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8、尔朱荣携民出襄阳 高仙芝谏言守宛城
    焦赞迎着董衡,孟良迎着董超,两人各自用了不到十回合,直接砍死了各自的对手,虽然秦昭想让他们留下这两人的性命,可是却也来不及了。

    “滴!检测到焦赞斩杀董衡,孟良斩杀董超,董衡和董超临死前的主属性分别为武力83和81,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2,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46。”

    于禁望着自己手下的参军和偏将全都惨死当场,于禁的内心已经崩溃,他不管自己是不是对手,再次从地上一跃而起,抓着自己的长枪再次攻向了秦昭。秦昭叹了口气,随意一出手,再次将于禁打落在地,而焦赞和孟良则一起出手,直接将于禁给拿下。

    “于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样是何必呢!”

    于禁大喝一声道:“匹夫,有本事你杀了我!”

    这时一旁的孟良脾气顿时被他激了起来,大声说道:“将军,我看这小子不识抬举,干脆剁了算了!”

    说完作势就要动手,秦昭连忙喊道:“孟将军住手!”

    于禁此时已经额头冒了冷汗,他哪想到孟良这夯货说动手就动手,但是他还是扭过头去,一副要杀就杀的态度。

    “先将于禁关押起来,等回去再行处置!”

    曹仁逃走,于禁被擒,樊城也被攻下,但是樊城的大水还没消退,戚继光大军便驻守在樊城,和投降的吕常一起,先安抚百姓,收编降卒,同时加固城防,准备面临之后的考验。而秦昭,略作休整之后,继续向着襄阳赶过去,准备和周瑜大军一起合围尔朱荣。

    曹仁撤退之时,立刻派人快马去通知蔡阳的张辽,张辽听闻襄阳、樊城已破,也是心中一惊,当夜便带领麾下的几千兵马悄悄退走。第二天,陈庆之发现蔡阳的情况之后,立刻进军接连取下蔡阳、邓县等,直接兵临襄阳城下。

    城中的尔朱荣起初也打听到了樊城的情况,可是没有曹仁的命令,他并不敢轻易行动。直到周瑜大举进攻,陈庆之兵临城下,而曹仁已逃之夭夭,并没有任何指令,尔朱荣这才意识到事情危急。

    但是如今襄阳城中,只有几千兵马,他知道,拖下去根本没有一丝机会。可是如今他已经是进退两难,襄阳已经被重重包围,因为之前诈降了一次,现在就是想投降,陈庆之也不会准许。

    然而陈庆之好像已经知道了尔朱荣的想法,直接让岳飞射了一封书信进城中,劝降尔朱荣,保证只要尔朱荣能够献城投降,以前的一切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陈庆之无论怎么保证,尔朱荣也不可能相信他;换位思考下,如果他遇到了一个降而复叛的人,也不会原谅对方的。

    但是尔朱荣也不愿意坐以待毙,他最终想到了一个主意。

    第二天,天刚一亮,襄阳城城门大开,早有探子前去汇报,等到岳飞和陈庆之大军集合之后才发现,从城中出来的大队竟然是襄阳城中的普通百姓,浩浩荡荡,约有万余人。而百姓队伍之中夹杂着尔朱荣的五千大军,尔朱荣便是以百姓的生命为威胁,胁迫陈庆之不得不放自己离开。而尔朱荣,更是直接藏匿在队伍的正中央,带着一些心腹将士,护卫着自己。

    望着这种阵势,陈庆之和岳飞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应付,也不敢对这样混杂的队伍动手,若是伤到百姓,必然会失去民心。所以陈庆之只好任由尔朱荣裹挟着百姓向着许昌而去。

    周瑜和陈庆之在襄阳会师,曹仁溃败回许都的消息,就传开了去,特别是一直关注着荆襄战局的袁绍和马腾,襄阳一破,马腾立刻挥军直取宛城,洛阳;而张郃,也紧跟着向封丘、平丘等发起了进攻,彻底验证了一句话——墙倒众人推。

    马腾攻下宛城之后,便下令大军停止前进,因为如果再向南,便就会和秦昭大军相见,毕竟两人都是身负天子刘协衣带诏,还是名义上的盟友,两家兵马这个时候于情于理都不会动手。所以双方不约而同地中间形成了一处真空地带。

    马腾带着麾下的马超、庞德、魏冉和高仙芝等人一起商量着如何进军,同时远在后方的姚崇也护送兵粮来到了宛城。

    “主公如今拿下了长安、雒阳两处旧都,如果能进一步,请天子幸其一,则是复兴汉室之大功臣也;如今袁绍、吴铭二人进军无一不是为了汉室天子,故而属下以为,当迎天子为先。”

    姚崇的意见很简单,目标很明确,就是谁先抢到了刘协,那就掌握了主动权,况且马腾是伏波将军马援后人,一直抱着汉室忠臣自居,姚崇的建议也算是符合马腾一贯以来的思维。

    只不过这个时候,马腾却没有说话,而是转头问下其他人道:“不知各位将军是否还有其他异议?”

    这时高仙芝看了看姚崇,呵呵一笑道:“姚先生之言虽然有理,但是按照目前的形势却不可行,其原因有二。一,当今天下诸侯并起,虽然有天子在手,可以在名义上控制各方诸侯,然而实际上,这天下诸侯几乎没有能从天子之命者,就连实力如此强盛都不免为天下诸侯击败,何况主公?有天子在手,一定会成为天下诸侯共同攻击的目标,这是不能迎天子的原因;其二,姚先生也说,这天子是袁绍和吴铭共同争取的对象,那主公以西凉之兵入主中原,本就失了地利的先机,无法和吴铭和袁绍这两方大诸侯相争,若取争之,则必败无疑。何不让袁绍和吴铭相争,主公坐收渔利?”

    高仙芝的话,让马腾呵呵一笑道:“高将军所言极是!元之,虽然你说的也不错,只不过如今的形势,确实不是应该强出头的时候。也罢,我军暂且驻守宛城,以待天下之变。到时候是进还是退,就看吴铭和袁绍两人,谁能将天子迎回了。”

    马腾说完,看了看高仙芝,继而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分明充满着夸奖,高仙芝自然明白马腾的意思。

    姚崇是何等聪明人物,他又岂能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