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1、庞统力谏曹仁 成何再劝于禁
    庞统越是这样说,曹仁越是开心,此时他还不知道庞统到底是有什么计策,心却对庞统已经信服了七八分了。

    “凤雏先生用大才消弭战争,是天下百姓之幸;然而如今天下大乱,自当以战止战。若想换万世之太平,自然需要有所牺牲,凤雏先生不必挂在心。还望凤雏先生赐教,到底该如何才能消灭秦昭这只百战之精锐之师?”

    庞统那有些高的鼻梁又耸了一耸,嘴角一咧,曹仁不自主地皱了皱眉,但是毕竟现在是有求于庞统,他还是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等着庞统的答案。

    “秦昭大军如今围而不攻,是想等秋雨大作之时,引襄江之水,水淹樊城。我已识破其计,所以故意让于禁将军引兵驻守在城北之罾口川,将计计,到时候将军只需要如此这样,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即便无双军是真正天下无双的兵马,那也只能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何愁秦昭和无双军不灭?”

    听完庞统的介绍,曹仁眉头皱了皱,眼神有些疑惑,“先生此计是否有些太过冒险?若是,我是说如果,此计被人识破,那襄阳岂不是危矣?”

    曹仁的话,好像让庞统十分生气,他冷哼一声,“如今荆襄之地,多已归于吴铭之手,襄阳城更是处于重重包围之。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如今若是不以计破敌,襄阳早晚为敌所破。之前岳飞兵行险着,背水一战,将张辽大军重重包围给硬生生给打散,这便是险境出险着。不过既然征南将军不愿用某之计,那庞统留在此地也没有任何意义,告辞!”

    曹仁看到庞统忽然生气,连忙起身快步拦在庞统面前,满脸堆笑道:“凤雏先生留步!刚刚是仁失言,既然如今没有更好的退敌之计,那按照凤雏先生之言。”

    庞统这才点了点头,回头说道:“还请将军速速做好准备,我今日还要尽快返回樊城,助于禁将军布置兵力。”

    曹仁怔了一怔,脱口而出:“凤雏先生需要那么着急吗?刚刚到襄阳,一路车马劳顿,何不休息一晚,再返回樊城?”

    庞统正色说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只有早做准备,到时候才能做到游刃有余,所以势不容缓,将军也要早做准备,告辞!”

    望着庞统如此尽心尽力,曹仁也拱手答道:“那凤雏先生一路顺风!等到无双军覆灭之时,便是为凤雏先生请功之日!”

    庞统走了之后,曹仁便将众武召集,商议出兵之策。当他说完庞统的计策之后,一群人都十分吃惊,纷纷觉得此计颇为冒险,连庞统的介绍人贾逵都几次想起身说点反对意见,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梁习起身,有些谨慎地说道:“将军,此计有些冒险,若是计不成,反为敌人所趁。况且这庞统新来,底细不明,未必一定会倾心为将军效力,还望将军小心提防才是。”

    “若是不从此计,那诸公可还有妙计助我退敌吗?有的话,我便不会再行此计。况且,冒险是冒险,依照常理推断,我绝不敢行此险计。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也是暗合兵法。诸公若是没有其他意见,那依计行事吧!”

    这时贾逵也起身开口提醒道:“庞统之计虽然可行,但是却也不得不留一些后路……”

    “事已至此,若是再有如此顾虑,还能如何破敌?只有做到真正的破釜沉舟,才能将士一心,同力破敌!汝等难道忘了岳飞是如何以五千兵马破了远的一万多大军吗?要的是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诸公,此一战只许胜不许败,否则荆襄不保,汉室难存也!我意已决,若有再有异议之人,斩!”

    曹仁忽然拔出佩剑,让襄阳一干武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一起起身拱手喊道:“我等愿意拼死一战,共破吴铭!”

    这时,尔朱荣走出了两步,再次问道:“不知这次将军派何人领兵?”

    曹仁思虑了一下,继而斩钉截铁说道:“这次我亲自领兵,尔朱荣,你留守襄阳吧!”

    “滴!检测到诸葛亮技能微星触发,未来一段时间能够准确预测到天气变化。”

    转眼间又是十天过去了,无双军大营之,诸葛亮悠哉悠哉地来到秦昭军大帐之,哈哈一笑道:“夫人,最近我一直在看天象,如今机会来了!最近几天便会持续有雨,水淹于禁,正在此时。夫人赶紧下令,让众将士快去准备。”

    看着诸葛亮一脸自信的模样,秦昭却故作生气地喊道:“军营之,孔明需要喊我将军,不可胡言乱语。”

    诸葛亮哈哈一笑,再次拱手躬身拜道:“亮遵将军夫人之命!”

    秦昭笑笑,不去理会诸葛亮,而是立刻让人去传焦赞和孟良,让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去襄江游堵住各处水口,等到下几天大雨之后,再一起决堤,水淹樊城。

    果然,第二天,原本早太阳刚刚升起没多久,过了没一会,顿时天空乌云密布,紧接着更是刮起了一阵大风,没一会大雨开始哗哗哗地落了下来,好像天空这块严实的幕布一下子变成了筛子一般。

    大雨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雨势开始小了许多,但是却没有一点停的意思,这一下便是三天,三天之,雨水时大时小,但是机会没有停歇的时候,这让秦昭和于禁大军都纷纷开始咒骂起这种变态的天气来。毕竟下雨对他们这些常年在外的将士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罾口川,于禁大营。

    随着秋雨的不停地下着,本来罾口川是地势低洼,有些营帐里已经开始出现了积水,曹军将士无法再继续安营扎寨。无奈之下,于禁下令大军将营帐迁往高些的土山之。半天时间,营帐刚刚迁完没多久,成何再次来见于禁,有些担忧地看着于禁说道:“将军,如今秋雨连绵,此地地势低洼,早晚会被淹的。若是再这样下去,我等岂不是无路可去了?还望将军三思,救我大军脱离此地!”

    成何的话,好像彻底激怒了于禁,他大喝一声道:“成何,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营帐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好像是水流拍打山石的声音,又好像是瀑布在山涧之呼啸。紧接着听到很多人一起高声喊道:“不好了,山洪爆发了!大水来了,快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