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9、诸葛亮定计破樊城 庞士元出山助曹仁
    曹仁说完之后,便带着贾逵,准备了一些礼物,一起再次去往玉溪山水镜山庄去请庞统出山。

    秦而昭此时正领着一万无双军,和诸葛亮一起大举围困着樊城。樊城的防御可没有襄阳那么坚固,经过了几次试探性的攻击,发现于禁对守城却还是相当有心得,若是想要强攻下来,恐怕伤亡会很大,秦昭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先静观其变,围而不攻,同时询问诸葛亮可有妙计攻城。

    诸葛亮想了想,起身说道:“计策倒是有,只不过,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行。”

    “孔明莫非是要等陈煦将军破了蔡阳,偃城之后,和我军一起围攻不成?这样的话,岂不是还要很久?那我无双军也不能独立大功了。”

    秦昭呵呵一笑,虽然她不贪功,但是她麾下的无双军却是个个求战心切,毕竟陈庆之的白袍军和赵云、岳飞领的铁血军,都已经杀敌很多了,无双军从对荆襄大举用兵以来,还一直没有什么立功的机会。

    诸葛亮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依我推断,陈将军的白袍军即便再快,想要拿下偃城、邓县等也需要至少两个月,但是我等得机会应该在一个月之内会有。”

    听到诸葛亮的话,秦昭大喜,继续问道:“孔明到底是要等什么机会?快快道来!”

    诸葛亮嘿嘿一笑,继而走向秦昭,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秦昭连连点头,“果然是好计策,此计要多赖孔明之力了!”

    刚说完,躺下的孟良顿时笑了起来,起身说道:“哎,秦将军,诸葛先生,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怎么还那么客气啊!我和焦赞看着都觉得很别扭。莫非你们在私下里,也是这般相敬如宾不成?那不知道诸葛先生什么时候才能抱娃啊!”

    孟良的话,让秦昭顿时羞赧万分,她故作生气地冲着孟良大喝一声:“大胆孟良!军营议事之时竟敢说这些无关紧要之事,来人,将孟良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军棍!”

    听到这里,孟良吓得脸色一变,哭丧着脸望着秦昭,苦苦哀求道:“将军,末将知错了,还请将军饶过我这一次吧!”

    秦昭哼了一声,转过身不去看他,孟良无奈,只好又看了看诸葛亮道:“诸葛先生,末将,末将其实是为你好,今日得罪了秦将军,还望诸葛先生能够发一言相救啊!”

    一旁的焦赞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拍了怕孟良的肩膀,“我说兄弟啊!你这都是自己作的啊!他们夫妻两的事情,你一个光棍瞎掺和什么,这下好了吧?”

    秦昭忽然转身,再次下令道:“连焦赞一起打!每人五十军棍!”

    这时候诸葛亮看着两人都满是委屈的样子,呵呵一笑道:“你们竟敢拿秦将军说笑,我看你们是获得不耐烦了!不过秦将军,眼看大战在即,若是现在打了两人,到时候岂不是无将可用了?不如暂且寄下这顿军棍,等到他日攻下樊城之后再做计较。”

    秦昭听完,点了点头,“那依孔明先生所言,你们两个,还不赶紧给我退下!”

    焦赞和孟良连忙拱手应诺,唯唯退下。刚走出秦昭的大营,孟良叹了口气,对着焦赞埋怨道:“依我之见,什么军棍不军棍,八成是将军和参军两人想要说点亲密话,才用这样的理由把我们两个支开。”

    “我说兄弟啊!他们两个琴瑟和谐,你说你多插什么话,现在好了吧?我还陪你一起,给寄下了五十军棍。”

    再说曹仁赶到水镜山庄之后,恰好庞统还在那里没有离开,曹仁亲自去请庞统,庞统冷笑一声,“听闻征南将军曾解释过统之道号凤雏是为小鸟?那今日不知曹大将军来寻我这小鸟是何用意?莫非是想试试,小鸟能不能高飞?”

    曹仁被庞统言语相激,脸色极为难看,他很想一刀杀了庞统这样的狂徒,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今日来此便是为了请庞统过去,帮自己破解危难。

    “高士勿怪!之前曹仁肉眼不识高士,所以言语冒犯了先生,曹仁在此给先生赔罪!只不过如今襄阳城四面被围,黎民百姓又累卵之危,江山社稷有倒悬之急,还望先生能够相助,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

    曹仁的话不知是不是让庞统有所触动,他叹了口气,翻身起来,呵呵一笑道:“既然征南将军如此看重我,那统若是再拒绝,拂了将军的面子。也罢,我这随将军一起,看一看这吴铭到底有几分本事。不过,如今的形势,襄阳城固若金汤,而陈煦、赵云等人虽勇,想要破邓县等,也非旦夕之间。只有樊城,如今秦昭、诸葛亮两人攻势甚急,怕那于禁未必是他二人的对手。不如我去樊城,先助于禁将军退了秦昭再说。”

    听到庞统的话,曹仁顿时大喜过望,他才知道,庞统虽然一直在水镜山庄,却对荆襄战场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同时更是看清楚各路兵马的强弱,这才是真正的高士啊!

    曹仁现在是发自内心地对庞统佩服,他躬身对着庞统一拜道:“凤雏先生,请再受曹仁一拜!只要先生能够退了那秦昭和诸葛亮,我必然会亲自向天子为先生讨封赏。”

    紧接着,曹仁便派人将庞统送到樊城,同时修书一封,嘱咐于禁,庞统是高明之士,让他要多听庞统的意见。

    虽然于禁不知道这庞统到底有什么本事,但是如今的情况危急,他也只能去问庞统到底有什么计策退敌。

    庞统站在樊城之,望着远处的无双军大营,皱了皱眉问道:“于将军,这秦昭最近攻城情况如何?”

    于禁连忙答道:“起初几天攻击了几次,见我防御甚严,后来停下了。如今大约有十天没有什么动作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听闻诸葛亮智计百出,现在虽然没有什么行动,定然是在谋划着什么诡计,于将军不可疏忽,小看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