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8、岳飞箭退吕布 曹仁亲请庞统
    这个时候,两人的合击终于起到效果了,虽然樊玉凤几乎没办法对吕布造成什么压力,但是随着时间的进行,赵云面对的压力却越来越小,胜利的天平,逐渐出现了倾斜。

    然而,这个时候,樊玉凤刚刚受的伤随着战斗的进行,让她越来越觉得吃力,每当用力的时候,胸口就一阵绞痛。起初她为了和赵云一起对抗吕布,咬牙坚持了十几回合,但是随着这种高强度战斗的持续进行,她越来越感到手脚不听使唤。

    赵云也注意到了此时樊玉凤的状态,他心中担忧,一边挡开了吕布的画戟,一边急忙喊道:“夫人,你先走!无需恋战!”

    吕布自然也看到了樊玉凤的状态,他哈哈一笑道:“今天你们都别想走!”说完,再次将攻击的目标转向了樊玉凤。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吕布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空之声,吕布心中大骇,不顾一切,急忙侧身一闪,那箭矢正好从自己耳边擦过。惊魂甫定的吕布怒骂道:“哪个匹夫,竟敢暗箭伤人!”

    这时,只见一骑由远及近向着吕布靠近,口里高喊道:“赵将军休慌,岳飞来也!”

    原来正是刚刚大破魏延援军的岳飞,他心知吕布之勇,所以明白赵云恐怕不是对手。当他看到吕布正要对樊玉凤痛下杀手之时,立刻弯弓射箭,逼着吕布收了这一击。

    听到刚刚是岳飞救得樊玉凤,赵云连忙拱手对着岳飞,十分感激地答道:“今日岳将军救了玉凤,那便是我赵云的救命恩人!他日若有差遣,赵云必当万死不辞!”

    岳飞呵呵一笑道:“赵将军见外了!我等还是先迎敌再说!”

    吕布看到了岳飞,他的心中已经开始打鼓,他也知道援兵之事,也猜到了岳飞一定是去阻截救援了,现在岳飞重新出现在这里,难道援兵已经败退了?

    “岳飞小儿!你休要猖狂,吃我一戟!”

    岳飞手中沥泉枪用力一挡,奋力挡开了吕布的画戟,而赵云,连忙从旁再一枪刺出,吕布瞬间就感觉到压力巨大,加上刚刚的大战,心中有些发虚,立刻拨马就走。

    正在这时,只见张辽冲过来,高声喊道:“温候,陈煦兵马也杀过来了!看来两路援军全部都被杀退了,我等赶紧回城,固守待援才行!”

    吕布点了点头,他忽然有种日薄西山的感觉——曹操好像靠不住了。

    经过一天的激战,蔡阳城外硝烟弥漫,双方的将士各有死伤,堆在城外,好像在诉说着战争的残酷。陈庆之令人先将己方的将士尸首都收拢起来,然后找了一处空旷之地,一起埋葬了起来,同时令人将他们的名姓登记造册,送往下邳,让陈近南等人做好他们家人的抚恤。

    张辽和吕布守在城中,等待着曹操或者曹仁是否能够再组织救援。

    而张辽期待的曹仁救兵,此时却根本是镜花水月,因为此时曹仁已经自身难保。

    尔朱荣率着数百残兵败将逃回襄阳之后,曹仁彻底心灰意冷了,这一败,他再也无力组织起来抵挡吴立仁大军的兵力了。

    这时,他忽然想到贾逵让他请回来的徐庶之母,曹仁连忙问道:“贾先生,那徐庶可有消息?”

    贾逵长叹一声,“我已经仿照徐母的笔迹,写了一封信,让人交给徐庶了,可是听送信之人说,原本徐庶想立刻就来,却被刘备军中另外一人阻止了,只是说了几句话,便打消了徐庶来襄阳的打算。故而,贾某之计,或许已经被人识破,徐庶恐怕不会再来。”

    曹仁苦笑一声,这才是真正的穷途末路吧!

    “戚继光和周瑜大军有没有再进攻?”

    贾逵摇了摇头,“起初攻势很猛,幸好施琅将军小心防守,不曾让敌人得逞,这段时间,戚继光的水寨十分平静,好像要准备和我军长期对峙下去。”

    对峙下去,曹仁倒是不怕!襄阳城中的兵粮足以够大军一年之用,但是戚继光的水军,肯定不能支撑那么久。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文远还能支撑多久,许都暂时也抽不出人马来了。虽然天子已经下令让诸侯勤王,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人听天子的命令。”

    正当曹仁想着如何破局的时候,忽然从外面有将士急匆匆跑了进来,口中高喊道:“将军不好了!樊城忽然遭到了敌将秦昭和诸葛亮的大军进攻,于禁将军抵挡不住,派人前来求援。”

    瞬时曹仁想通了为何戚继光和周瑜现在偃旗息鼓,原来并不是准备对峙,而是准备先取樊城,这样就可以将襄阳重重围住,到时即便自己还能坚持守一段时间,但是若是没有援军,那襄阳的两万兵马便就只有束手就擒了。可是如今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派出去,否则一旦再次分兵,恐怕又会和尔朱荣那般惨淡而回。

    曹仁怒骂道:“吴铭小儿,这是不给我留一点活路啊!给我告诉于禁,无论如何都要牢牢守住,现在哪里都没有援兵,要想活命,就让他靠自己!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那士卒何曾见过曹仁发过如此大的脾气,听完之后,连忙唯唯诺诺退了出去,准备将曹仁的话悉数转达给了于禁。

    “将军请息怒,此时形势危急,但是将军是大军的主心骨,不能乱了分寸,还需要从长计议!”

    曹仁抬头一看,原来是荆州的长史梁习,他的眉头皱了皱,忽然看向贾逵说道:“或许,我应当相信贾先生一回,去请那庞统来助我!”

    贾逵听闻,面色一喜,“将军英明!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妻。属下相信,那凤雏绝不会让将军失望的。”

    曹仁此时已经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若是现在没有谁能帮自己破局,现在的情况几乎是没有一点希望。

    “梁习,李通,尔朱荣,我要离开几天,这几天汝等要将城内大小事情负责起来,千万记得不,紧守不出,等我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