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2、木华黎杖责鳌拜 公孙度拜师蒙恬
    “滴!检测到鳌拜技能血滴子触发,武力+4,血滴子武力+1,当前鳌拜武力提升至104。”

    蒙恬看着血滴子直接袭来,他自然不敢小觑,瞅准之后,忽然侧身一闪,闪过了血滴子的攻击;可是血滴子收回之时,再次回旋着从背后向着蒙恬袭了过去。蒙恬感受到了危险,心中大骇之下,急忙一个翻身,手中铁枪向后一刺,径直顶着了血滴子的边缘。

    鳌拜眼看一击不成,收回血滴子,再次拿起自己手中的斧头,向着蒙恬杀了过去。

    蒙恬松了一口气,心知鳌拜这种暗器的危险,正面抗衡还是安全一点,他也不惧,手中长枪再次迎了过去。

    “滴!检测到鳌拜技能满勇触发,蒙恬武力-3,当前蒙恬武力降低至95.”

    鳌拜的力气极大,蒙恬虽然不能和他比拼力气,但是枪法还是弥补了部分差距,他和鳌拜周旋着,不一会就交手了十几回合。鳌拜眼看着蒙恬的勇猛更胜从前,心中更加焦躁,而麾下的将士更不是蒙恬大军的对手,死伤惨重。鳌拜想要突围,却被蒙恬紧紧缠着,无法脱身。

    正当鳌拜想着如何脱身之时,又一骑策马赶来,口中高喊道:“蒙毅来也!”

    鳌拜心中大惊,当初蒙毅的本事,他还是历历在目,如今两人一起来战,鳌拜更不是对手了。

    “滴!检测到蒙恬和蒙毅血缘技能触发,两人武力同时+2,当前蒙恬武力提升至97,蒙毅武力提升至101,受鳌拜满勇技能影响,蒙毅武力降低至98.”

    面对着蒙恬兄弟,鳌拜只觉得自己已经再无出路了,四周的敌军越来越多,鳌拜满身是血,怒吼连连,却也无法突破两人的围攻。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鳌将军休慌,木华黎来也!”

    只见又一支大军浩浩荡荡杀了过来,自然便是木华黎来救。

    “滴!检测到木华黎技能雄勇触发——其统军之时,武力+3,统率+3,同时麾下所有将士武力提升1-2点。受雄勇技能影响,木华黎武力提升至97,统率提升至95,鳌拜武力提升2点,卓布泰武力提升1点,当前鳌拜武力回升至99.卓布泰武力提升至98.受蒙恬技能震夷影响,木华黎和卓布泰武力-2,当前木华黎武力降低至95,卓不提武力降低至96.”

    木华黎和蒙恬。两个人难道说是天生的对手嘛?一个降低对手将士武力,一个是提升自身将士武力,鳌拜的武力又回升起来了。

    这个时候,木华黎带着卓布泰一起杀了过来,卓布泰救兄心切,不管不顾,杀向了蒙氏兄弟二人。

    “滴!检测到鳌拜和卓布泰血缘技能触发,两人武力+2,当前鳌拜武力提升至101,卓布泰武力提升至98.”

    卓布泰杀了过来,鳌拜顿时压力大减,他和卓布泰奋力拼死杀出,木华黎率部挡着蒙恬大军,且战且退,蒙恬害怕中了木华黎的埋伏,也没有继续追下去。

    鳌拜被救回之后,浑身伤痕累累,而卓布泰和木华黎也都满身血污,鳌拜满脸惭愧,单膝跪在了木华黎面前,低头请罪道:“将军,末将不听将军劝阻,强行出兵,导致大败,损兵折将,请将军责罚!”

    原来这次夜袭,是鳌拜提出来的,但是却被木华黎以敌军行踪未明,不能轻易出击为由给否决了。可是鳌拜却和木华黎争论了起来,还说木华黎是怕鳌拜立下大功劳,所以故意这样阻挠。后来木华黎下令,谁若是敢私自出战,军令处置。但是鳌拜心想:这次如果能一举击溃公孙康,那么到时候他就能直接在多尔衮面前请功,即便木华黎以自己不听号令为名想要处罚自己,那自己也会是有功无过,甚至可能取代木华黎的位置。

    所以鳌拜就瞒着木华黎,直接领着自己麾下兵马夜袭公孙康大营,结果就中了蒙恬埋伏,幸好卓布泰将鳌拜的行动告诉了木华黎,木华黎大惊之下,立刻带着卓布泰前去支援,这才险险将鳌拜救出。但是鳌拜的大军已经几乎损失殆尽。

    鳌拜自知自己错了,所以才会回来和木华黎主动认错,木华黎本想公孙康远道而来,补给不便,只要能挡住他们的攻势,后面必然不可以不攻自破。可是现在损兵折将,大军损失过半,还如何能和蒙氏兄弟相抗衡,更没法和多尔衮交代,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来人,将这个不听军令,擅自出兵之徒拉出去砍了!”

    木华黎大吼一声,瞬时有将士冲进来,作势就想将鳌拜拉出去。身旁的卓布泰连忙跟着跪下,惊声说道:“木将军,刀下留人啊!我兄长虽然是违抗了将军的命令,但也是破敌心切,他还是我们扶余第一勇士,若是阵前杀将,必定会让大军士气低迷,于军不利啊!”

    鳌拜心中羞愧,所以也不敢为自己求情,但是卓布泰说完,木华黎停了一停,继而说道:“既然如此,那今日死罪虽然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来人,拉下去,重打五十军棍!同时,传我将令,明日起,高挂免战牌,任何人胆敢私自出战者,立斩不赦!!”

    蒙恬大胜之后,公孙康这才对蒙恬佩服万分,虽然没有将鳌拜拿下,但是鳌拜五千兵马几乎全部被消灭,这可是一场大胜仗。公孙康这时候才记起临行前公孙度嘱咐他的话,公孙康这才来到蒙恬面前,十分郑重地说道:“勇盛将军果然用兵如神,康佩服!公孙康愿拜孟将军为师,还望孟将军不吝赐教!”

    听到这里,蒙恬倒是被吓了一跳,本来他是臣,公孙康是主,自己所学一切都可以教给公孙康的,现在公孙康竟然要拜自己为师,蒙恬不知道这公孙康心中到底是在想什么。

    “大公子怎么如此见外!公子想学什么,孟阗绝不敢藏私,至于拜师之事,孟阗万万不敢!”

    公孙康哈哈一笑,“孟将军莫非嫌弃公孙康愚钝?若不是,请受公孙康一拜!”

    说完,公孙康对着蒙恬纳头就拜,一时间,蒙恬不知是受还是不受,在原地急的额头冒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