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4、陈庆之再议进军 曹子孝独爱徐庶
    虽然王守仁和贾诩对吴立仁这样的判断存有保留态度,毕竟吴立仁可是和这个尔朱荣一点都不熟,他之前也不是什么人帐下的将领。可根据以往吴立仁对人下的判断来看,吴立仁的这种说法却又极有可能是真的。

    “若是真的如同主公所言,那陈将军恐怕会中了尔朱荣之计啊!主公还请速速派人送信给陈将军,令其小心防备才是。”

    贾诩的话,让吴立仁有些担心,毕竟尔朱荣和陈庆之的宿敌任务在那里,两人若是真的不死不休,陈庆之再中计,岂不是真是成全了尔朱荣?

    然而事实上,此时的陈庆之已经知道了尔朱荣的嘴脸,毕竟他在尔朱荣的兵马之中加入了一部分自己的人马,就是希望能监视尔朱荣的动静,同时如果尔朱荣将这些兵马带回襄阳,他们还会伺机去刺探各种情报,在以后攻城的时候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给陈庆之传过来一点信息,这个时候陈庆之派人再去调查的时候,就发现这些将士的尸体被埋在了偃城附近。这显然说明了,尔朱荣的投降和献计全都是假的,那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伺机逃走。

    陈庆之被尔朱荣戏耍,他很愤怒,从来没有的愤怒。

    “将军,尔朱荣鼠辈,竟然如此狡诈,实在该杀,末将愿为前锋,斩杀此贼!”

    说话的正是岳飞,之前岳飞背水一战,大破了张辽、吕布大军,让这次大战取得了开门红,陈庆之心中十分佩服,事后夸奖岳飞道:“鹏举勇智胆色,虽古良将不能过!”

    相比之下,陈庆之做了的这个决定,不但放走了尔朱荣这个好不容易抓住的一个大鱼,还害了自己几百兄弟的性命,这让陈庆之如何不恼。

    岳飞请战,陈庆之自然也是求之不得,所以他便摊开地图,和岳飞、赵云等一起商议起来。

    而在襄阳城中,当尔朱荣率着几百残军回到襄阳之后,立刻遭到了曹仁大军的控制,尔朱荣一番极力辩解,并且将陈庆之如何派出自己将士混在曹军之中,自己如何将那些奸细全部都一一斩杀的消息报给曹仁之后,曹仁又让人寻找了尔朱荣麾下将士的花名册,一一核查过一遍之后,才相信了尔朱荣的话。

    而此时贾逵也已经回来和曹仁汇报了消息,声称这庞统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才,让曹仁无论如何都要亲自前去相请。

    曹仁呵呵一笑道:“那庞统本事具体怎么样,竟然让贾先生如此盛赞?莫非他提出了什么破贼之策?又或者能够说服吴铭撤军,又或者联合马腾袁绍攻击吴铭?”

    贾逵摇了摇头。

    曹仁继续问道:“那贾先生,这庞统的相貌如何?”

    贾逵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何曹仁会这样问,“此人其貌不扬,没什么特别之处。”

    “哈哈哈,贾先生莫非收了此人的好处?其貌不扬,如此丑陋不堪的乡野鄙陋之徒,难以登大雅之堂,竟然被贾先生说的如此天上有地上无,也真是让某大开眼界。如果真的是千古难得一见,那也是千古难得一见之丑。”

    曹仁说着说着,语气逐渐加重,他不知道,在自己走之后,曹仁也派了几个心腹之人暗中跟踪贾逵,观察那贤士到底是怎么样的,自己再做决断。而庞统的容貌自然被汇报的一清二楚,曹仁便想试探一下贾逵,没想到贾逵怕曹仁以貌取人,还替他稍微遮掩了一下,这反而更让曹仁起了疑心。

    “将军,不可以貌取人啊!庞统虽然形貌丑陋,但是他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连襄阳名士水镜先生和庞德公都盛赞庞统,称其为凤雏!将军莫不是不知此二人之名乎?”

    曹仁摇了摇头,“司马徽和庞德公,虽然是此地隐士,却也未必有几分本事;司马徽,只是一个逢人就说好的好好先生,庞德公则是山间耕田之民夫,有何道哉?况且,贾先生说言凤雏,凤者,鸟也,雏者,小也,凤雏就是一个小鸟而已,能有什么本事?”

    贾逵差点要吐血,他不知道曹仁的这些话是怎么想出来的,只好痛心地喊了句:“将军!”

    曹仁冷着脸,低声喝道:“休要多言,反倒是那个玉溪山的那个劝你的先生,倒是个贤士,此人英姿雄伟,志向高洁,想必是真正的高人,汝可知此人是谁?”

    听到曹仁总算有个看上眼的,贾逵转忧为喜,本来打算介绍完庞统,再介绍这个徐庶的,现在既然曹仁只喜欢徐庶,那他也不藏着掖着,上前说道:“回将军的话,此人姓徐名庶字元直,确实也有一番大本领,主公既然想收此人为己所用,那就赶紧派人去请他回来吧!不,为了表示诚意,将军应当亲自带人去请!”

    此时的贾逵显得有些激动,然而却看到曹仁再次摇了摇头,贾逵不明白这曹仁到底什么意思,想问又不敢再问。

    “徐庶是个人才,可是终究不能为我所用!我派去的人跟着他,他却径直前往白马,去投刘备这个大耳贼去了,实在是气煞我也!”

    怪不得曹仁今天脾气那么不好,原来自己看上的一个人竟然去投敌了,袁绍此时派出了张郃和刘备两路大军,虽然暂时是按兵不动,但是曹仁知道,一旦襄阳失守,袁绍和马腾都会趁虚而入。所以徐庶去投刘备,无疑是给敌人送去了人才,这让他如何不恼?

    贾逵明白了其中情况之后,悄悄地动起了心思,过了一会,他拱手说道:“将军若是真想用那徐庶,也不是没有办法。”

    曹仁听到贾逵竟然还能有办法,脸色稍微有些好转,连忙问道:“贾先生有什么办法,快快道来,若是真的可行,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听闻徐庶此人只有一个老母在家,而他又天生至孝。将军如是想用此人,可令人前往徐庶老家颍川郡长社县,将其老母请到襄阳。再让他写一封信,劝徐庶回来。徐庶收到徐母之信,必然会立刻返回。到时候,还怕他不肯为将军效力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