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3、文聘兵败溃逃 吴铭怒斥诈降
    但是如果现在逃走,那么在高速度的骑兵面前,所有人都逃不掉;况且他还有救援汝阴城的任务,文聘此时只能选择拼死一战。

    “将士们!我等世食汉禄,当为天子效死力。今日敌军来犯,形势危急,你们若是不想死,那就随我一起杀敌!”

    “滴!检测到文聘技能壮武触发,自身统率+3,全军武力+1,士气回升。当前文聘武力提升至93,统率提升至88.”

    若是在其他地势,文聘倒是还有些办法,可是这里地势空旷,没有任何阻拦之物,正是冉闵骑兵纵横驰骋的地方,他根本用不着埋伏起来。在这样的冲锋之下,文聘麾下的将士根本不是这一千骑兵的对手,更何况这支骑兵是铁血神骑,是让天下所有骑兵都闻之色变的强悍兵种。

    “兄弟们,杀啊!消灭曹贼!”

    冉闵一声大吼,铁血神骑如同一阵旋风一般吹向了曹军。而曹军也在文聘的指挥下四散开来,尽量将大军散开,避免铁血神骑的冲锋带来的影响。

    “滴!检测到冉闵技能铁血神魂触发,统率+2,武力+2,所有铁血军士卒武力+4,连钩戟和奇锋双刃矛武力+1,朱龙马武力+1,当前冉闵武力提升至111,统率提升至90.”

    “滴!检测到铁血神骑兵种技能神骑触发,所有铁血骑兵武力+4,。”

    又一次听到了铁血神骑的技能,每次铁血神骑一出动,吴立仁总是感觉到心潮澎湃!冉闵率领的铁血神骑真的算是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骑兵了!武力+8的骑兵,现在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兵种能够攫其锋芒。至于文聘,吴立仁相信,只要被冉闵遇上,也就是手起刀落,一回合的事情,他心中只能替文聘祈祷了。

    冉闵和他的铁血神骑,在虎豹骑中传的神乎其神,但是也只有亲身经历,才感觉到绝望。这是如今文聘心中唯一的想法,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铁血神骑的勇猛依然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两骑一起冲了过来,文聘原本以为自己只要手起刀落,定然可以斩杀一个。没想到这两骑竟然配合的亲密无间,让文聘愣是没有找到机会。

    更让文聘心中大惊的是,那个为首之人,双手各持一把武器的猛将,现在正向着自己杀了过来。

    “不好,是冉闵!”

    文聘下意识吃惊一喊,擒贼先擒王,冉闵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而他在乱军之中恰巧看到了文聘。心中一喜,便催动朱龙马,向着文聘杀了过去。

    文聘知道冉闵的厉害,曹操手下的大将,死在冉闵手上的,不在少数,特别是连虎痴许褚都在钟离一战被冉闵斩杀。

    冉闵过来,文聘咬了咬牙,立刻调转马头就跑;他这一跑不打紧,原本还抱着拼死一战的曹军瞬间就被瓦解了士气,纷纷跟着逃了起来,曹军立刻变得混乱起来。在冉闵铁血神骑的冲杀之下,曹军仿佛一群受惊的羊群,碰上了猎食的狼群,屠杀就此开始。

    战斗没有持续太久,一千铁血神骑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将五千曹军杀的丢盔弃甲,曹军死伤了两千多人,而铁血神骑伤亡不过一百余骑。冉闵并没有恋战深追,他的任务便是摧毁文聘大军的有生力量,让汝阴城中的杨林彻底失去抵抗的信心。

    卢方更是亲眼看到了这铁血神骑的厉害,见识到了冉闵天王的骁勇,不知不觉就感到脖子凉飕飕的,心中暗道:即便是义父,恐怕也不能在此人走下走过五十回合吧!

    随着曹军的溃败,他知道了,这次求援算是彻底失败,他也一下子想通一件事:为什么自己突围的时候会那么轻松的,一定是樊梨花故意放自己跑出来求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文聘的大军。

    想到这里,卢方内心生出一种绝望,这样的情况下,汝阴根本不可能守住,而以杨林的性格,必然会和汝阴共存亡。若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他们所有人恐怕都要和汝阴城陪葬。而樊梨花这样做,无疑是想逼迫杨林主动撤兵,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卢方此时心中担心杨林,便不管文聘大军到底会如何,单人单骑找到一条小路,便再次向着汝阴城狂奔而去。只用了半天,他便再次来到了汝阴城北门外。这次北门更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城墙上的守卫看到卢方之后,立刻开门将他放了进来。

    卢方进城之后,来不及休息片刻,直奔杨林府上,他决定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劝杨林弃城而走。当卢方将文聘大军被冉闵杀得大败之后,正准备措辞劝说的时候,只见杨林挥挥手道:“方儿,你先去休整一下。今晚我等从北门突围。”

    卢方仿佛一下子没有听清楚杨林说的什么,又问了一句道:“义父说什么?”

    “今晚弃城,突围!”

    杨林说的虽然很平静,但是卢方却感受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他喜出望外点了点头,立刻拱手退了出去。

    吴立仁收到了陈庆之的信,当他知道陈庆之竟然直接将尔朱荣放走之后,不由得极为恼怒,这让贾诩和王守仁十分奇怪,看完了信件之后,也是十分不解。就连一贯善于揣度人心的贾诩都不清楚吴立仁到底在想什么。

    “主公,尔朱荣既然愿意投降,并且还愿意助陈将军夺取襄阳,这不正是好机会吗?为何主公会如此愤怒?”

    他们不能理解吴立仁的愤怒,因为他们不知道尔朱荣和陈庆之的宿仇任务,不知道尔朱荣的仇恨,所以吴立仁已经断定,这尔朱荣一定是诈降。可是他又没法用这些理由跟王守仁和贾诩解释。

    “哎,两位军师有所不知,尔朱荣此人,为人奸险,素无信义,为利而不知耻,谋私而不顾本,实在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豺狼之辈!所以我敢断定,他一定不会再回来,庆之一定被他骗了,所以才会如此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