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8、玉溪山逢怪人 水镜庄拜丑男
    庞德公哈哈一笑道:“黄公你这又何必担心!天下纷纷皆有其定数,士元也好,孔明也好,他们选谁为主,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至于以后会如何,岂是我等山野之民所需要操心的?我们还是进去手谈一把,胜过在此猜测未知之事。”

    “老夫可是做不到和庞公这般了无牵挂啊!毕竟月英和孔明如今算是吴铭船上的了,庞公可不要误了我啊!”

    庞德公笑而不语,只是令人去取棋盘。

    贾逵快马加鞭,连续赶路了一天,终于来到了襄阳南漳县城南玉溪山上的水镜庄上,这里便是司马徽隐居之所。玉溪山山峰高耸挺秀,山下有溪,水声淙淙如玉佩,确实是一处洞天福地,贾逵初次来此,也不由得被这山中风光所吸引。

    正在这时,一个洪亮而又坦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不知贵人在此,有何贵干?”

    贾逵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生的仙风道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那人正在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自己,心中揣测:莫非此人就是水镜先生司马徽?他不知道司马徽的年岁,所以不敢贸然去认,只好拱手拜了一拜道:“某乃征南将军麾下从事贾逵,听闻水镜先生大名,特奉将军之命来请水镜先生出山,助我主一臂之力,为天下百姓谋福祉!”

    听到这里,那中年人哈哈一笑道:“想求高贤,却只是派你这样一个身份低微的年轻小辈,曹仁以为这天下就是他曹家的不成?”

    贾逵听到这里,不由得脸色一变,急忙上前几步,高声问道:“贾逵知道自己身份低微,无奈将军此刻正在襄阳抵御敌人的入侵,所以无暇来此拜会,不知贤士高姓大名,还请告知一二。”

    那人又是哈哈一笑,“一人余一人,微子不为君。水镜先生此刻就在庄内,贵人想去拜访,现在去即可。某乃山野之辈,有幸在水镜庄上听得水镜先生教诲一二,当不得贤士之名,”

    说完就飘然而去,贾逵心中迷惑,但是他已经快到水镜山庄了,还是要先去拜访下司马徽才是正途。

    果然如刚刚那个人所言,如今司马徽正在庄内,听闻贾逵到来,他也早就准备好迎接。贾逵看到司马徽站在那里,不由得有些受宠若惊,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拱手说道:“贾逵拜见水镜先生!”

    司马徽呵呵一笑道:“好!贾先生里面请!”

    司马徽引着贾逵走了进去,贾逵看着司马徽面带春风,温和慈善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开口说道:“一直听闻水镜先生是好好先生,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贾先生,好好先生,成不得大事;古今凡是成大事者,皆有非常人之能,非常人之心,非常人之手腕,非常人之谋略。徽自知不能,所以并不能为征南将军效力。如此大战,某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贾逵还没有开口,司马徽竟然就直接拒绝了,这让贾逵有些尴尬,不过司马徽好像已经意识到了贾逵的处境,呵呵一笑,继续说道:“贾先生不必太过介怀,我虽不能为将军效力,但是我却识得几人,或许能帮上征南将军。”

    贾逵一听,不由得大喜,连忙问道:“不知水镜先生所言是谁?莫非是凤雏先生乎?”

    司马徽倒是没有差异,“原来汝也知道凤雏之名?看来一定是去拜会过庞德公了。”

    “不瞒水镜先生,我就是从庞公那里来的,他曾言凤雏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不知道这凤雏到底是何许人也?庞公说凤雏先生此刻正在水镜庄上,不知是真是假?”

    庞德公介绍的时候,只是说凤雏先生,却绝口不提名姓,所以贾逵至今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凤雏到底是谁。

    “凤雏者,襄阳人庞统庞士元是也!如今年方二十有余,也确实是在我这庄上做客,只不过若是贾先生来请,他会觉得失了身份,未必肯相随啊!”

    司马徽的话,贾逵也是能理解,自己只是曹仁手下的一个小官,若是说用武力征召,倒是还能说得过去,若是说求贤,自己这样的身份还真是上不了台面。特别是要求高贤名士,你这样去求,简直是对人的一种侮辱。汉末三国时期,当官靠的是举孝廉;而对于那种月旦评,则评的就是名气,名士之间比的就是各种待遇。所以在三国演义中,庞统即使有诸葛亮的书信,他也没有拿出来。不然以后诸葛亮吹牛说自己是主公三顾茅庐请问来的,他庞统只能是诸葛亮一封信请回来的,无疑已经是掉价了。直到最后刘备亲自去请,庞统才算是尽心尽力,辅助刘备。

    “水镜先生能不能请凤雏先生出来一见?贾逵自当尽心劝说,若是不行,某自然会回去禀告将军,再让他亲自来请。”贾逵奉了曹仁的命令,所以他只能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试试再说。

    “那好吧!贾先生请跟我来,此时士元正在别院读书。”

    司马徽带着贾逵前往别院之中,远远就看到一个年轻人,身穿缁衣,一块灰色方巾束着头发,手中拿着一卷书简,正在聚精会神地读着,司马徽和贾逵两人靠近,他好像丝毫都没有察觉。

    贾逵走近之后,这才看见,这庞统的真面目,不过还是吓了他一跳:只见此人浓眉高鼻,黑面短髯,嘴巴半张,仿佛不能合拢,嘴唇附近还有几颗痦子,仿佛是沼泽区上漂浮的朽木随着庞统读书时候嘴巴的一张一合不断沉浮着。

    贾逵看到之后,忍不住啊了一声,这才让庞统惊觉身边有人,抬头看到司马徽和贾逵,他皱了皱眉,起身对着司马徽拜了一拜道:“水镜先生来此有何指教?不知这个鲁莽之人又来此何干?”

    贾逵自知失礼,连忙躬身行礼道:“某乃征南将军麾下从事贾逵,一直听闻凤雏先生大名,所以特来此地求凤雏先生出山,助征南将军一臂之力,若是凤雏先生果然能同意,那就是征南将军之幸,我主之幸,汉室之幸,天下百姓之幸啊!”

    还在找”三国之我是无名氏”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