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5、张须陀临战脱逃 曹子孝襄阳问计
    张须陀眼看贾复如此嚣张,不逃走反而还敢杀过来,不由得怒火大盛,大喝一声道:“贾甫小儿,你这是自找死路,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就收下你的首级,也算为夏侯将军报仇!兄弟们,一起上!”

    贾复冷笑一声,没有理会张须陀的话,手中银雪画戟带着风杀向了惴惴不安的曹军。

    “滴!检测到技能冲威触发,冲武力+3,威武力+5,银雪画戟和踏雪豹武力+1,当前贾复武力提升至112.”

    贾复此时肩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当他发现张须陀大军竟然只剩下不到千人之后,他就知道一定是张须陀遇到了什么变故,极有可能是吴立仁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派出援军,而张须陀则是受到了这支援军的袭击才会如此惨败。所以贾复此时觉得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只要能拖住张须陀,那么等到援军追击过来,张须陀只能束手就擒了。

    贾复手中画戟俨然变成一个微型的人头收割机,曹军虽然还有数百人,但是一来心中恐惧,二来后有追兵,哪里还有争斗的勇气,很多人都逡巡不前,互相观望,张须陀无论怎么呵斥命令,却很难收到效果。

    贾复深知擒贼擒王的道理,所以他看到张须陀的方向,双腿一夹马腹,踏雪豹向着张须陀冲了过去。张须陀脸色一变,可是此时贾复的嚣张还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大吼一声,花斑斧也不甘示弱地迎着贾复而去。

    “滴!检测到张须陀技能昭彰触发,武力+4,花斑斧武力+1,当前张须陀武力提升至106.”

    张须陀和贾复交手过数次,每次都被贾复打的狼狈不堪,这一次他却好像一点都不畏惧,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经历。他手中的花斑斧一下子劈向贾复,而贾复手中的银雪画戟轻轻一跳,一下子便将张须陀的花斑斧给挑飞,张须陀趁着这一个空隙,竟然直接策马就向远处而去,这让贾复一时有些失神。

    张须陀一走,其余众人也都纷纷四散而去,贾复虽然很想抓住张须陀,可是周围像无头苍蝇的曹军挡在他的前面,他虽然十分恼怒,却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张须陀逃走。

    没多久,王守仁和恶来的大军也终于赶了过来,望着横七竖八躺着的曹军尸体,王守仁冲到了贾复面前,十分关切地喊道:“贾将军,你没事吧?”

    贾复看到王守仁和恶来,长叹一声,翻身下马,拱手说道:“军师!末将不曾防备,被夏侯惇和张果二人领兵包围,五千大军全军覆没,末将愧对主公!”

    王守仁虽然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可是听到贾复所言,也不由得一阵心疼,这些将士可都是吴立仁这些年存下来的精兵。可是这又不能怪贾复,毕竟曹操的阴谋,他们都没有及时发现,他们也是有很大的责任。

    而贾复在敌人蓄谋的偷袭之下,面对好几倍的敌人,还能保住这条命回来,这也是贾复的本事,而现在战场之上的尸体,王守仁看的出来,全部都是曹军的,横七竖八的至少有上百人。贾复以一人之力,竟然能在数百人的围攻之下,斩杀了百余人,这种战绩,即使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

    “贾将军,我奉主公之命,便是来救援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此事不需太过放在心上,主公最不放心的便是贾将军,现在将军已经浑身是伤,我先让医官帮你包扎一下,然后快快随我一起回去见主公吧!”

    听到王守仁的话,贾复心中感动,这段时间他身上已经大大小小很多处伤,他一直咬牙坚持,这个时候他好像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整个人也好像累到了极点,一下子倒了下去,慌得王守仁赶紧让人将他抬起来,请人来医治。

    王守仁等回到奉高之后,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许多事情,他不禁有些后怕,吴立仁此时也在接受着治疗,他来见吴立仁,口中称罪不已。

    “主公,是属下思虑不详,让主公受此大难,实在是死罪啊!”

    吴立仁坐了起来,摇了摇头道:“阳明,不要说这些话了,此事全怪我自己,太过轻敌冒进,所以才遭此大祸。对了,你有没有把贾甫将军带回来?”

    王守仁点了点头,“文和先生正在和他说话,等会便可来见主公。”

    正在这时吴立仁忽然收到了系统的一句提示,“滴!检测到宿主经过这段时间的统兵历练,领军能力得到较大的提升,自身基础统率+5,基础智力+1,当前宿主的基础统率提升至77,基础智力提升至84.”

    这难道就是自己这段时间打怪升级的结果吗?虽然代价十分惨重,系统算是用这样的属性安慰自己一下。

    王守仁看到吴立仁没说话,继续说道:“花将军之事,属下已经知晓,但是主公切不可因为花将军一人而堕了志向。为人主者当有百折不挠之精神,日后的路还很长,主公的宏图霸业,刚刚走了一小步。”

    吴立仁呵呵一笑,他也知道王守仁的良苦用心,叹了口气道:“阳明之心,我岂能不知?如今曹操四面受敌,离覆亡不远,我会一步步将他消灭。如今,不知道陈煦和周瑜那边进展是否顺利。”

    荆州,襄阳。

    如今曹仁正在召集众文武一起商议破敌之策,因为他收到了消息,戚继光周瑜等人率水军两万已经从江陵出发,目的显然就是襄阳;而与此同时,陈庆之也领着两万大军从江夏触发,借道随州,也杀向了襄阳,大有水陆并进,前后夹攻之意。此时的曹仁心中时分忐忑,无论是戚继光和周瑜的水军,还是陈庆之的白袍军,都让他心有余悸。特别是水军,夏口一战,蔡瑁水军损失殆尽,战船也损坏的七七八八,虽然曹仁已经下令,襄阳城中又打造了很多艨艟走舸,但是水军却不是那么容易训练的。

    “如今形势危急,丞相将襄阳防守交给我,诸公可有良策助我破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