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4、恶来诈败 贾复复仇
    王守仁率领大军,日夜兼程,终于在出兵三天之后来到了北海国的高密县东南,早已经有探子提前探知到,贾复大军遭到围困,在即墨县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王守仁的心愤怒到了极点。

    “报军师,前方十里外,有曹军正在活动。”

    王守仁一听,不由得神情一振,大声下令道:“兄弟们,曹贼正在前方,贾甫将军一定就在附近,让我们将曹贼杀个措手不及,为我们的兄弟们报仇!”

    “滴!检测到王守仁技能巧变触发,统率+3,智力+2,当前王守仁统率提升至94,智力提升至101.”

    恶来更是面色一喜,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接应贾复,所以听到贾复正在被追赶,恶来当即请命道:“军师,伍来愿为先锋,接应贾将军。”

    王守仁点了点头,“伍将军且等一下,你且听我安排。你领一千兵马,先去迎敌,但是切记许败不许胜。然后你就将敌军引到旁边那处山谷,到时候我军一起杀出,即使不能杀他个全军覆没,也要让曹贼付出代价。”

    恶来信服王守仁的话,连连点头道:“末将领命!”

    张须陀已经连续追击了两天,可是每次到最后关头总是让贾复走掉,他开始怀疑这贾复是不是在耍自己;可是夏侯惇的死,让他久久不能释怀,而且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现在曹操和吴铭也应该分出胜负了。张须陀决定,若是贾复逃出北海,那他就直接前往泰安和曹操大军会和。

    “回张将军,前方有千余人吴铭大军正在向我军方向赶过来。”

    张须陀听闻,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周围是否还有其他兵马?”

    “回将军,不曾看到。”

    这是支孤军?莫非是在奉高城之战逃出来的?张须陀心中这样想着,不过既然遇到了,张须陀也正好想吃掉这支兵马,戴罪立功。

    “好,众将士听令!随我一起杀敌立功!”

    没一会张须陀大军已经冲向了恶来,恶来见状,也策马冲过去,和张须陀战在了一起。

    “滴!检测到张须陀技能昭彰触发,武力+4,花斑斧武力+1,当前张须陀武力提升至106。”

    张须陀手中大斧向着恶来劈了过去,恶来举起双鞭就去一挡,两把武器一撞,恶来使出了八成力道,瞬时被张须陀的斧子逼退,他咬牙又继续和张须陀战了几回合,自然有王守仁的命令,他示敌以弱,和张须陀战了十回合不敌,拨马就走。

    张须陀眼看恶来能和自己战了那么久,又看旗号,于是便想到了此人就是和典韦大战的伍来,心中更加兴奋,策马追了过去,大声喊道:“伍来小儿休走!留下首级!”

    恶来率部径直逃走,张须陀紧紧追着,心中早已经将恶来和他麾下的大军当成了到嘴的肥肉。追了一个时辰,只见恶来忽然勒马回头,手中双鞭向着张须陀一指道:“张果小儿,你莫非以为我真的怕你?来来来,你我再大战三百回合!”

    虽然王守仁让恶来诈败,但是他经过刚刚一战也知道这张须陀的本事也不弱,所以此时他打算全力出手,若是能拿下张果,定然是大功一件。

    张须陀哈哈一笑道:“伍来匹夫,你已经无路可逃,还不赶紧给我下马受降,我还能饶你一条生路,否则定然让你做我斧下亡魂!”

    “滴!检测到恶来技能蛮力触发,武力+5,当前恶来武力提升至108.”

    恶来大怒,拍马冲向了张须陀,双鞭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一左一右袭向了张须陀。张须陀毫不示弱,花斑斧一抬,直接迎向了双鞭,两人兵器再次撞在了一起,瞬时张须陀就感觉到双手一麻,心中顿时大惊道:这匹夫力道怎么大了那么多?莫非刚刚他故意保留实力诱我来此?

    刚想到这里,忽然四周竖起了许多旗帜,呐喊声四起,张须陀心中大惊,大叫一声:“不好,中敌人奸计了!快撤!”

    张须陀心知不妙,拨马就准备走,可是恶来怎么那么轻易让他就走,双鞭呼呼生风,攻向了张须陀,张须陀无奈,回手一斧子,恶来迎面一挡,两人再次缠斗在一起。然而此时的曹军本来就已经有些疲倦,忽然遇到王守仁的埋伏,瞬时陷入了混乱之中。张须陀且战且退,俗话说,兵败如山倒,张须陀麾下的将士溃败之势也顿时显现出来,王守仁的五千大军将曹军心理的防线彻底击垮。

    张须陀眼看从追击者变成被追击者,心中悔恨不已,同时他也开始为曹操庆幸起来,吴立仁能派出这样一支大军出来,那么曹操想要擒贼擒王的计策更容易成功。

    “兄弟们,快撤!”

    张须陀忍痛奋力挡开了恶来的双鞭,拍马向外冲了过去,张须陀的心腹将士便一下子挡在了恶来前面,恶来双鞭左突右劈,曹军将士惨叫声不断响起,可是他们却依然没有退让的意思。

    “都给我滚开!”

    恶来大吼,随手又是一鞭,直接挑起了一个曹兵,恶来用力一甩,这个曹兵瞬时被甩出了几尺远,砸在了身后其他兵士身上。可是此时张须陀却已经逃远,恶来想要去追,却已经这么也赶不上了。不过张须陀的这三千多兵马,却死伤了两千多人,只有大约五六百人跟着张须陀一起逃走了。

    张须陀望着残兵败将,心中悲伤不已,可是此时他也只能感叹自己回天无力。正当他盘算着从哪里撤退,又如何和曹操请罪的时候,忽然又一骑横戟立马,出现在了张须陀大军之前。夕阳的余晖落在那将的身上,一到长长的影子,衬出一个挺拔的英雄。

    “贾甫!”张须陀惊叫道。

    这可是他一路上想要追杀的人,可是即便贾复受伤,他还是一直没有能成功将贾复留下,张须陀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可是如今张须陀只有五六百士气全无的将士,他心中更是没有一点信心能将贾复留住。

    “张果匹夫!今日我就要你血债血偿,用你的人头,祭奠我那五千兄弟!受死吧!”

    贾复用着一声低沉的声音吼了出来,手中银雪画戟向前一挥,一个孤独的身影,再次冲进了张须陀大军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