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3、吴铭祭三军 贾诩谏忠言
    吴立仁拜完,麾下武众将一起所有将士都跟着一起拜了几拜,一起喊道:“送兄弟们回家!”

    一时间,所有人都神情肃穆,凝重,当尸体开始熊熊燃烧之后,有些人忍不住暗暗抽泣起来。 .vo.

    “狼烟起,江山北望!”

    吴立仁缓缓唱了起来,紧接着吴立仁身后的薛仁贵、陈武、陆飞、武松等将也纷纷跟着接着唱道:“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慢慢的,所有的将士都跟着一起唱起了这首歌,只不过这一次唱,经过这次残酷的战斗,他们对这首歌有了更深的理解。

    何须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吴立仁和大军站在外面足足站了几个时辰,他同时下令:所有阵亡的将士家若有老幼,皆可得到免费的粮食继和衣物,若是遇到生病,也可以得到免费的治疗;若是有有劳动力的,除了抚恤金外,免除这些人家的赋税。严厉各地官员执行下去,若是有任何人贪赃枉法,一经查处,立刻下狱问罪。直接领导官员,连带负责。

    英雄流血,但是不能让他们的再流泪!

    而对拼命护主而战死的花荣,吴立仁专门给他设了灵堂,接受众武的祭拜,准备将他的遗体,送往下邳安葬。

    吴立仁带着一般武来到花荣灵堂之,神情肃穆,拿起点着的香火,拜了一拜,郑重说道:“花荣将军追随我数年之间,立下战功无数,箭射曹贼霹雳车,挽救下邳百姓于累卵之,数次救我吴铭生死之间。铭从不敢忘怀,我三军将士和数百万百姓都不该忘怀。而今花将军早早离我而去,我誓要斩杀曹彰,为花将军报仇。前番左魁将军献青骓宝马之时,花将军甚为喜爱,吴铭曾许花将军神驹一匹,至今未能实现,实为遗憾。幸好薛礼将军夺得曹彰小儿坐骑白鹄一匹,今吴铭便将此神驹与花将军一起陪葬,以慰花将军在天之灵!”

    吴立仁的话,让身后众人都不由得心神一震,特别是薛仁贵,他起初以为吴立仁只是因为喜爱白鹄,才从自己手索要回去,而现在想下,吴立仁只是想完成花荣生前的遗愿。同时这匹马又是曹彰所骑,用白鹄为花荣陪葬,也算是给花荣一个交代。

    众将军群情激昂,齐声喊道:“主公!某等一定会为花将军报仇!”

    “好!诸位将军,花将军与我,与你们,都情同兄弟;还有那么许许多多的牺牲的兄弟,今日我们在花将军灵前起誓:为花将军报仇!剪除曹贼!!”

    “剪除曹贼!”

    这一整日,吴立仁都在忙碌着,到了晚,贾诩才来见他。吴立仁知道,今天贾诩一直想和自己说话,但是却碍于场面,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贾诩一定会来找他的。

    “和先生,我已经猜到你会来了,有话但说无妨。”

    贾诩点了点头,“主公,花将军之事,众将士都很难过,主公还请节哀。但是此时确实不是报仇的时候,属下怕主公因为一时激愤,不顾一切出兵讨曹,所以今日此来便是为此。我军的形势目前不容乐观,若是再战下去,势必会让袁绍等诸侯坐收渔翁之利。”

    如今曹操虽然也是损兵折将,可是吴立仁的大军也损失很大,至少他知道贾复的五千大军算是全军覆没了。

    “贾先生继续说下去。”吴立仁面色不变,继续说下去。

    “如今这一战,曹操和主公都元气大伤,但是曹操却有着足够的粮草补给和兵源,若是战下去,不需要多久,我军必然因为粮草不济而不战自溃,除非能有办法直接攻破许都,否则,此战必败。”

    吴立仁点了点头,他也清楚现在的情况,所以即使他很愤怒,也不会真的失去理智,这点即便他不是主公,也不会这样做,这事情不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和以为,如今我军是守在泰山还是退回徐州?”

    贾诩听到吴立仁没有坚持下去,总算轻轻松了一口气,他担心王守仁不在的时候,吴立仁会固执己见,到时候便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这样他总算放心了,继续说道:“此战曹操也实力大损,属下建议,让薛礼将军继续领兵在奉高驻守,主公大军撤回徐州。如今曹操四面受敌,徐州不再是之前的危险之地。徐州肥沃之地,主公可以率大军在此屯田,招募四方流民。一旦襄阳战场有所突破,则主公可使一将统兵出山东诸郡,则曹操便可一鼓成擒。”

    贾诩的建议非常稳妥,薛仁贵驻守在奉高,相当于一颗钉子插在了曹操的治下;他若是想再攻下,要耗费巨大的兵力和财力;甚至有徐州大军的支援,曹操即使动用所有力量,也未必能取得预期的效果。况且如今曹操元气大伤,想要重整旗鼓,也需要时间。而战场的主要方向,还是以襄阳的陈庆之和周瑜、戚继光等人为主,水陆并进,只要攻下襄阳,则便可以直接威逼许都,这便是当初关羽襄樊之战所取得的巨大的战果。

    “和是否担心贾甫将军的安危?”

    吴立仁没有评价贾诩的建议,而是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贾诩楞了一下,继而叹道:“虽然属下想的很通透,但是毕竟是亲父子,不瞒主公,担心是肯定的。只不过属下知道此时再多担心也没有什么用,所以不再去想了。”

    吴立仁呵呵一笑,前两步,“和,无论你是否相信,我可以告诉你,令公子现在没事,他很安全。”

    贾诩抬头看着吴立仁自信的眼神,忽然感觉到这种自信,让一贯理智的自己变得狂热起来,他相信吴立仁,相信吴立仁的话,相信贾甫是安全的。

    “主公真乃人也!贾诩自诩能看透很多人,却唯独对主公看不透,但是有点贾诩可以确认,那是跟随主公,是我贾诩此生最正确的选择。”

    ://..///36/36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