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4、荀公达权变设谋 薛仁贵谨慎守城
    孔巨的目前武力提升了18,统率提升了2点,政治和智力都没有变化,而从巅峰属性来看,这孔巨果然是个大将之才啊,若是再好好培养一番,也算是个二流武将了。孔融的的这两个儿子,看来还是很不错的。

    张须陀勒马向后撤去,薛仁贵率部开始冲杀起来,张须陀在前面跑,薛仁贵在后面追着,同时口中大喊道:“张果小儿,不是说十回合之内拿下我吗?你倒是来杀我啊!有本事别跑!”

    张须陀虽然满心愤怒,却也知道现在不是他意气用事之时,薛仁贵领军追杀了二十里,张须陀麾下大军死伤两千余人,薛仁贵担心中了敌人的埋伏,便鸣金收兵,返回奉高,同时让人送出急报,汇报曹操大军的消息。

    张须陀收拢败军,回到营地,心中颇为郁闷,想到之前曹操的吩咐,他更加着急,但是没办法只好派快马将今日之战况报给了曹操。

    曹操收到消息之后,虽然心中十分恼火,可是现在他手下本来就缺人手,自然不可能再惩罚张须陀,只是让他紧守营寨,等到大军到的时候再做论处。

    “主公,宋江这伙人的诈降之计,被吴铭识破,如今他们全部被吴铭生擒,麾下将士大多都已经归降了薛礼。”

    泰安郡郡守凉茂从奉高逃走之后,便去见了曹操,这个计策,他自然也知道,可是结果却让他十分失望。

    “宋江这伙草莽果然靠不住!如此诈降之计,岂能瞒得过吴铭这奸猾之徒!哎,算了,我反正也没有指望他们能取得什么成就。奉孝,如今之计,我等应当如何?”

    郭嘉来到曹操面前道:“将军不必忧心,如今泰安郡也只有薛礼一支兵马,不足五千人;若是我大军一起进攻,他必然会弃城而走!吴铭一直没有派大军来,便是担心粮草不济,所以我料定,薛礼必然不会在奉高久守!将军只要在薛礼撤退路上设下埋伏,到时候必然让他无路可走!”

    “薛礼之勇,不在冉闵之下,吴铭岂会坐视不管?到时候必然会领军接应的。”

    曹操想了一下,他可没有郭嘉那么乐观。

    “将军,吴铭大军最多五万人,贾甫领五千如今正在东莱;而吴铭又有部分大军在琅琊和彭城,如今能派出的援军最多一两万人。只要将军再遣一大将埋伏,同时派人从梁父山和牟县方向挡住吴铭大军,薛礼还有什么路可逃?”

    没过几天,曹操大军就来到了奉高城外,他二话不说,立刻挥军进攻。

    薛仁贵此时早已经做好准备,但是曹操大军众多,双方厮杀之下,各有损伤不提。

    当日夜,张须陀便按照曹操的吩咐,在奉高城城南二十里外埋伏了起来,专等薛仁贵大军的到来。可是张须陀等了很久,却一直不见一兵一卒,直到第二天早上,奉高城依然平静如水。

    “莫非这薛礼想要死守在此?”

    曹操眼看郭嘉的猜测没有准确,心中疑惑,便立刻召集众谋士再次商议。

    “将军,郭先生的猜测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虽然吴铭兵力和我相差无几,但是只要用好了,未必一定要逃走;属下担心,这薛礼有其他打算。”

    荀攸这个时候起身说道,曹操皱了皱眉,接着问道:“公达之意,莫非是这薛礼死守,而吴铭会倾巢而出,到时候里外夹攻?”

    荀攸点了点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吴铭麾下精兵猛将甚多,若是真有此打算,我等危矣!”

    “公达可有妙计教我?”曹操脸色凝重,紧紧盯着荀攸望着。

    “滴!检测到荀攸技能权变触发——其为主谋划策略之时,自身智力+2,对方主将智力-3,检测到荀攸的四维属性为武力53,统率62,智力98,政治83.受权变技能影响,荀攸智力+2,薛仁贵智力-3,当前荀攸智力提升至100,薛仁贵智力降低至87.”

    荀攸这是要智力碾压吗?吴立仁听到这个消息,心中还是有些隐隐担忧,荀攸毕竟算是曹操真正的谋主,虽然在演义之中表现的并不咋地,大概是因为他的性格,曹操曾经评价他就是:外愚内智,外怯内勇,外弱内强,不伐善,无施劳,智可及,愚不可及,虽颜子、宁武不能过也。可见,他在曹操心中的地位,他和荀彧两人,可谓是曹操的心腹之人。

    “到底这荀攸用什么计策了?系统能不能检测到?”

    吴立仁开玩笑的文了一句,自然系统连回答都没有回答。

    此时吴立仁已经带领恶来、裴元庆等人,直接杀向了奉高,按照原来的计划,现在他要等着曹操大军大举攻城之时,后方防备不及,再和城中的薛仁贵相约,里应外合,共破曹操。

    然而薛仁贵等了几天,曹操大军只是驻扎在城外,甚至连组织进攻的次数都很少,曹操只是令将士在城外痛骂,骂累之后,就一个个的慵懒地躺在地上,盔甲和武器,横七竖八放着。

    “将军,这曹操小儿如此嚣张,末将愿意领一千大军出战,定然可以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廖化此时站出来,拱手请命道,还没等薛仁贵说什么,孔巨也紧跟着站了出来,“末将也愿意!”

    “廖都尉,孔都尉,汝二人不必着急!曹操是什么人?他可是身经百战,麾下智囊之辈众多,他敢这样做,必然是想诱我大军出城。只要你们忍不住出城,那到时候必然伏兵四起,汝等皆无活命的道理。”

    听到薛仁贵的话,廖化和孔巨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等受教了!”

    薛仁贵据称死守,而曹军却也一点都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薛仁贵虽然心中不解,可是一时也不知道曹操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两军相持了近半个月,薛仁贵忽然收到消息,城外的大军一夜之间全部撤走了。

    “莫非这又是曹操的诱敌之计?他不会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撤军吧?”

    薛仁贵派出探子,先去四处探查一番,同时令人快马将曹操的反常行动报给了吴立仁。

    “阳明,文和,二位军师,这曹操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你二人可能猜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