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2、时迁加入保全卫 郭盛争辩吴立仁
    “展右使啊!这件事白左使说的对,你可不能用仗势欺人啊,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

    吴立仁看到白玉堂的模样,心中感叹不已,于是便生出为男同胞说话的心思,可是展昭却并不买账,“主公若是能想到什么办法,能令属下心服口服,那属下无话可说。”

    “既然如此,那不如这样,我既然想要招降时迁,那时迁以后便是汝等同僚,他也有自主的选择权。我便让你们两人一起前去和时迁交涉,看他更愿意在谁的手下做事,如此你们以为可否?”

    两人细细一想,纷纷点头,对吴立仁拱手说道:“主公英明,此法我等尽皆信服!”

    看着这对欢喜冤家,吴立仁心中十分欣慰,接着又开始头疼宋江这伙人该如何处理。

    宋江,自不必说,不安定成分,杀之而后快;吴用和李逵,这两个宋江携带的人物,对宋江忠心耿耿,也没有留的必要;而刘唐、李忠、郭盛几人,刘唐脾气暴躁,也较为忠心,想要收降,怕是也十分困难;李忠和郭盛,实力不明显,即使能招降,吴立仁也没有多大兴趣,真的是有些食之无味。

    第二天,白玉堂和展昭携手一起去见时迁,两人都是一脸自信,自以为稳操胜券。

    白玉堂发挥了他的男人风范,让展昭先开口,展昭也不谦虚,上来就问道:“时迁,我见你身手还不错,便和主公说了,想收你进我的护卫,不知你意下如何?”

    时迁愣了一下,好像没有明白展昭的意思,所以并没有回答什么;这时候,白玉堂嘿嘿一笑,“时迁兄弟,是这样,主公呢见你是个人才,和宋江那帮逆贼也不一样,所以便起了怜才之心,想将你收到麾下,不知你是否愿意?若是愿意了,我会让主公将你调到我保全卫下,以后兄弟们在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岂不痛快?”

    时迁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转,心中暗想:一直听闻吴铭求贤若渴,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是不知道,这是吴铭的意思还是他故意想试探于我。若是就此同意了,岂不是让吴铭小看了自己?心念及此,他叹了口气说道:“吴公好意,时迁心领了,只不过我有几个哥哥被抓,若是我屈膝投靠了吴公,那他们却要同赴黄泉,时迁岂能做这种背信弃义之事?还望两位告知吴公,若是能,能饶过我那几位哥哥,时迁愿意,愿意为吴公效命!”

    听到时迁的话,白玉堂和展昭不由得一阵无语,展昭更是十分不屑,“时迁,你要想清楚你现在的状况,现在可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宋江等人,主公不会饶过他们的;你若是真的想和他们同生共死,那我也不在这里多费唇舌了!”

    展昭转身就走,可是他却看到白玉堂还在那里站着,展昭拉了一下白玉堂,白玉堂摇了摇头,“时迁兄弟,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你还想以此来要挟我主,恐怕谁也救不了你!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间,还望兄弟你考虑清楚啊!”

    时迁自然不是真愿意为了宋江而死,他只是想表明一种态度,自己不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可是听到白玉堂的话,他感觉有些不淡定了,他试着问道:“小的其实也没多大本领,比两位将军差的太远了,主公真的看上了小的那点微末伎俩了吗?若是真的,那时迁愿意为吴公效犬马之力!”

    白玉堂点了点头,“主公好像很早之前就知道你鼓上蚤时迁了,所以你从一进到这开阳城,我等就开始寻找你的下落,否则主公也不会在峥嵘山上设计将宋江等人一网打尽。”

    “将军所言当真?小的感念吴公之心,愿为主公效死力!”

    展昭一听有戏,不由得一愣,连忙回头继续说道:“你想明白了?那就赶快加入我们虎卫吧!”

    “展右使,你这样抢人不好吧?这明明是我劝服时迁兄弟的!”白玉堂有些不忿。

    “主公说了,时迁到底加入保全卫还是虎卫全靠我们争取,莫不是我这样有错吗?”

    两人再次争论了起来,这让时迁不由得又一阵冷汗:可是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主张。

    “白左使,展右使,你们就别争了,小的已经做好了选择。”

    白玉堂和展昭齐声问道:“那到底选谁?”

    时迁嘿嘿一笑道:“本来小的有些犹豫,白左使一番话,让时迁茅塞顿开,所以时迁感恩在心,愿意加入到白左使麾下,还请白左使多多照顾!”

    白玉堂哈哈一笑,却看着展昭双眼含怒,瞪了一眼展昭,转身就走了。

    这时候时迁望着远去的展昭,小声说道:“展右使的脾气有点大,其实小的是看白左使斗不过展右使,才主动愿意跟随白左使,还望白左使以后能够争口气!”

    听着时迁的话,白玉堂满脸烟线,“时迁,我看你还是在这监牢中再多待几天吧!”

    与此同时,吴立仁还是让人将李忠和郭盛带到了府上,准备还是劝降下二人。

    “郭盛,李忠,你等可知罪?”吴立仁开口就喝道。

    两人各自昂首不言,似乎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好,你们都很忠心,那就都拉下去,三天之后,和宋江等人一起斩首!”

    吴立仁说完这句,李忠和郭盛的脸上不由得还是有些震惊,眼神中也有一丝恐惧,特别是李忠,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吴立仁嘴角一笑,“汝等助纣为虐之辈,死不足惜!真替你们的列祖列宗感到羞耻!”

    这句话,顿时让郭盛怒了,他大声吼道:“吴铭!你这叛国之贼,还敢在此大言不惭,装模作样,你演戏给谁看?”

    吴立仁看到郭盛说话,呵呵一笑道:“曹操奸贼,欺凌天子,又杀害了贵妃和皇后,甚至连太子都被他指使人秘密杀死,如此奸贼,我奉天子密诏讨之,而汝等却听信曹操之命,与我为敌,难道还不是助纣为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