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1、猫鼠争功 双卫抢人
    这时候,陈武押着刘唐,恶来一只手抓着郭盛,从一旁赶了过来,吴立仁看了看现在被抓的几个人,几乎都在,独独缺了时迁。他望着宋江等呵呵一笑道:“看来这个鼓上蚤还是有几分本事,竟然又让他给溜走了!”

    “哈哈,时迁走了,吴铭你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任你自作聪明,也不过如此!”宋江听到时迁逃走,心情大好。

    这时候吴立仁冷笑一声,继而叹了口气,“宋江啊宋江,就怕你高兴不了多久,一个时辰之内,我一定要让时迁和你们相会!”

    正在这时,忽然系统一个声音响起:“滴!检测到白玉堂技能盗圣触发,武力+3,智力+3,武器尖刺雁翎刀武力+1,当前白玉堂武力提升至93,智力提升至83.”

    “滴!检测到展昭技能御猫触发,武力+3,湛卢剑(仿)武力+1,当前展昭武力提升至97.”

    吴立仁忍不住哈哈一笑,这锦毛鼠和御猫两人一起出手,擒拿鼓上蚤,就是不知道鼓上蚤一跳能跳多高。

    此时白玉堂和展昭两人早已经在下山的路上埋伏起来,专等着那些漏网之鱼;虽然时迁已经很小心,更是深谙夜行之术,在深夜中他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可是白玉堂和展昭两人,更是精于此道。【】两人同时感觉到一个烟影闪过,便从一旁的草丛之中同时一跃而起,身形矫健,动作如同闪电一般。时迁只觉得两边空气一动,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脖子上一凉,瞬时就有两把武器一左一右抵在了自己的身上。

    时迁自然一点都不敢乱动,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两位英雄,手下留情啊!都是道上混的,今天要是能饶过我时迁一命,以后时迁必然会感恩戴德,报答两位。”

    然而时迁并没有得到什么应答,反而感觉到凉意越来越浓,杀气越来越重,他额头冒汗,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想要如何对自己,心中愈发紧张。

    “我先拿下的!这个人,算我的!”展昭率先说话。

    “芎菲,虽然你是我的夫人,但是公事公办,这时迁我已经盯了很久了,他离我的武器更近一些,所以这个功劳应当算我的。”

    虽然展昭已经嫁给了白玉堂,但是白玉堂也丝毫不相让。

    “白左使,既然公事公办,那我是主公亲封的虎卫右使,请喊我展右使,还有,这个小毛贼,你到底让不让,要不我们两个先打一架,看看谁赢就算谁的。”

    白玉堂一阵冷汗,心中暗道:主公封了夫人虎卫右使,她这性格真是相当强势,以后定然是母老虎啊!偏偏我这功夫又不如她,也罢,好男不和女斗,就让她一下吧!否则,在这外人面前输给展昭,想想还是有些小丢人呢!

    想到这里,白玉堂嘿嘿一笑道:“那个展右使,我们现在是奉命行事,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情互相争斗,若是被主公知道了一定会责罚我等。既然如此,这时迁就算你虎卫的功劳了。”

    此时的时迁,心中仿佛无数只神兽马奔腾而过,自己怎么也算是业界的翘楚,现在竟然被这一对夫妻当成小毛贼不说,还拿自己当成功劳争来争去,他真的很想说:你们两个再争,老子咬舌自尽,让你们两个谁也得不到!

    可是时迁还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否则也不会看到宋江被抓,他反而偷偷溜走。

    展昭一会儿工夫就把时迁绑的结结实实,押着时迁,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吴立仁面前。

    这时候宋江看到时迁,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本来时迁逃走,不顾自己,他已经很生气;可是想到时迁逃走,可能让吴立仁更加不爽,他心中反而暗自高兴。只是,这才没多久,吴立仁的话就应验了,时迁就这样被抓了回来。李逵则没想什么,立刻破口吼向了时迁道:“时迁!你这个不讲义气的小贼!竟敢丢下我们,独自逃走,我一定要砍了你!”

    时迁有些尴尬地答道:“铁牛哥哥,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回去搬救兵,并不是不管诸位哥哥啊!”

    吴立仁哈哈一笑道:“好了,齐了!来人,收兵回城!把他们都给我各自关押起来,明日再行发落!”

    路上,白玉堂跟着吴立仁身后,吴立仁看到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问道:“玉堂,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白玉堂点了点头,“主公,岱山这伙贼寇居心不良,我知道主公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但是这鼓上蚤时迁,确实有几分本事,身手敏捷,又十分机警,正是保全卫的不二人选。属下斗胆请主公饶他一次,调给属下,属下保证能让他忠心不二。”

    听到白玉堂的话,吴立仁呵呵一笑,时迁的本领,确实适合做些刺探消息的事情,所以吴立仁也打算留下他,他是宋江一伙人中唯一没有给仇恨值的一个。所以吴立仁知道,时迁是最容易争取过来的。既然白玉堂这样说,吴立仁自然乐的成人之美了。

    可是还没等吴立仁说话,另一侧的展昭怒视着白玉堂,继而向着吴立仁拱手答道:“主公,这时迁是属下亲手所擒,所以如果要将时迁收降,也自然是要归我虎卫所用,请主公明鉴!”

    吴立仁可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时迁都还没有收降,两人就开始争了起来,而且这两人还是夫妻,怎么一点都不懂得相敬如宾呢?看来让两人分属不同的部分,也有弊端啊!

    “展右使!刚刚擒拿时迁的功劳已经让给你了,你怎么什么都跟我抢?”

    白玉堂不忿,争辩道,然而展昭莞尔一笑,挑衅般地望着白玉堂道:“怎么样?白左使,若是不服,我们再切磋一场?”

    “展右使,这是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一说到切磋,白玉堂瞬间就没了办法,自己打不过展昭,展昭偏偏就拿这个欺负自己,白玉堂心中的憋屈,实在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