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1、曹孟德再辞相位 袁本初兵发官渡
    曹操的话,让朱温心神一凛,拱手应道:“末将领命!”

    没多久,蒋玄晖杀了刘协和伏皇后的两个儿子,天下震动,曹操更是一怒之下,将参与此事的蒋玄晖和他手下的百余人御林军全部处以极刑,同时自己向献帝认罪,自动辞去恢复没多久的丞相之位,保留辅国将军的称号,而和蒋玄晖关系非同一般的朱温,因为已经带兵去汝阴,被判定与此事无关,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与此同时,伊籍赶往长安,劝说马腾,马腾思虑再说,最终听从了伊籍的建议,暂时持观望状态,想等曹操和吴铭打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出手;

    而袁绍,先是接到了吴铭的消息,共同伐曹,因为被吴铭尊为天下诸侯之首,他便十分兴奋,想要立刻发兵,大有和吴立仁一起会师许都的打算;大军到达官渡之后,许攸建议袁绍坐收渔利,又让袁绍犹豫起来。

    “主公可知,吴铭为何能从区区一个幕僚取得今天的成就?”

    审配在大帐之中,循循善诱地问道。

    袁绍想了想,皱了皱眉答道:“吴铭小儿,或许是上天保佑他吧!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文臣武将甘心为其卖命,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审配哈哈一笑道:“主公此言差矣!文臣武将虽然重要,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吴铭每次征伐之时,都必借天子之名,如此便是顺应天下大势;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吴铭恰恰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世人都以为他是忠君爱国之辈,所以天下贤才愿意跟随其左右。而如今,曹操在许都倒行逆施,前后杀害了伏皇后和董贵妃,甚至连天子的儿子也都被他派人谋杀。曹操早已经成为天下诸侯的众矢之的。如今主公奉天子衣带诏,挥兵伐曹,本是顺天应人之事,为何大军到此却驻足不前?若是这次功劳再被吴铭独得,则之后必然会有更多贤才前往投奔,这便是大势所趋。主公为何甘心将这样的机会让给吴铭?授实在为主公所不取也!”

    审配的话,让袁绍楞了好一会儿,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一点,当许攸说可以渔翁得利之时,他便认为坐山观虎斗才是自己目前应该做的,毕竟损失可以降到最低。但是审配却是从另一方面考虑,放任吴立仁和曹操争斗,万一曹操不给力,被吴铭完败,到时候胜利果实可就全算吴立仁的了。

    “审先生之言也有几分道理,可是子远的话,听起来,也没错,哎,好生让人为难啊!”

    袁绍的话让审配十分无奈,然而他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劝道:“主公!许攸之言虽然不差,但是那也只是寻常时机;而今若是如此做,便是目光短线之辈。之前主公错过了和曹操一般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机会,现在不能再将这个机会让给吴铭了。何况许攸和曹操曾是故交,主公也是知道的。他如此竭心尽力劝主公不要发兵,必然是曹操暗中贿赂于他,请主公明断啊!”

    这时刘备走了进来,袁绍大喜,连忙喊道:“玄德来的正好!如今大军在此,许攸劝我暂时按兵不动,左手渔翁之利;而审先生又劝我速战速决,攻下许都,迎回天子。绍只觉得两人说法都很有道理,一时间实在拿不定主意,不知玄德有何高见?”

    刘备对袁绍拱手行了一礼,继而看了看审配,他呵呵一笑道:“这就要看主公到底是要成霍光那种兴汉之功臣还是我朝高祖那种开国之伟业了!”

    袁绍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玄德公教我!若是要成为霍光那种应当如何选择?若是要……”

    虽然袁绍没有说下去,但是谁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刘备也不遮掩,毕竟这里只有审配和袁绍。

    “若是要成兴汉之功臣,自然要和吴铭一般,竭心尽力,为了不让他捷足先登,主公当立刻进军,若是能将天子救出,则主公必然可以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若是要开创新朝,那主公自然要以许攸先生之计为上。曹操和吴铭只要互相消耗,主公最后再能倾巢而出,即便吴铭能击败曹操,那剩下的兵力也必然不是主公的对手。”

    袁绍听完,哈哈一笑道:“玄德公之言果然是字字珠玑,让绍茅塞顿开。就依许先生之言,暂时按兵不动,等到曹操和吴铭两败俱伤之时,我定然要让他们知道,我才是诸侯之首!”

    刘备离开之后,审配一脸不悦,袁绍连忙好生劝慰道:“审先生不必如此,虽然如今并没有用你的计策,但是我也知道你是好心的。这样,我让刘备三兄弟先领大军一万,前往白马,进逼濮阳。再让张郃领军一万,出延津,剑指陈留,如此便是两全之策。”

    审配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主公如此信任刘备,可是刘备之心委实难测。刘备一直自称中山靖王之后,可是又怎么会愿意主公取代汉室呢?他如此教唆主公,必然是不安好心,还望主公小心防范为上!”

    袁绍听完,勃然大怒道:“审配!你好大的胆子!玄德公一直深受某的喜爱,你嫉妒成性,屡次造谣中伤,莫非以为我不知道?他刘备是中山靖王之后又如何?如今汉室天下名存实亡,刘备也非等闲之辈,择明主而事,又有何不可?汉室宗亲,这天底下又有多少?想那襄阳刘表,不也是汉室宗亲,可是却从来没有以汉室江山为上;益州刘璋,也是汉室宗亲,却也只想做一方诸侯。我不管谁是什么出身,只要能忠于我,肯为我卖命,那就是我之臂膀;谁要是敢出什么鬼心思,我定然不会绕过他。沮授就是个例子,我劝你还是不要给我耍小心思,不要以为我袁绍那么好骗!”

    审配此时冷汗连连,他没有想到袁绍此时竟然如此大的反应,他被袁绍怼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是却无法反驳。

    “主公,属下失言!”

    审配认了个错,叹了口气,袁绍冷哼一声,“知道就好,赶紧下去好好想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