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0、曹操羞辱伏皇后 朱温舍弃蒋玄晖
    曹操眼神一冷,转身就看到了曹化淳和魏忠贤,他手中长剑向着曹化淳劈了过去,曹化淳纵身一跃,连忙躲开了去,刘协看到曹操动手,慌忙哀求道:“丞相手下留情!”

    “哼,我暂时没有时间和你们多费唇舌,等我抓到伏完,再将你们一并问罪!”

    正在这时,夏侯惇走了过来,回报道:“丞相,没有发现!”

    “都搜完了吗?”曹操皱了皱眉问道。

    “除了天子的龙榻还不曾搜。”夏侯惇迟疑了下答道。

    “为何不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曹操大吼一声。

    “皇后此时,此时已经就寝,末将不敢打扰!”

    曹操哈哈一笑,亲自仗剑向龙床走去,刘协慌忙跟过去,冲到曹操面前,拦着曹操,“曹操你想干嘛?皇后是一国之母,岂容你如此羞辱?”

    曹操冷笑一声,“昔日董卓为恶,祸乱宫廷,日日夜宿皇宫,淫辱妃嫔,也不见天子如此阻拦!今日天子莫非以为我曹操好欺吗?给我让开!”

    说完,曹操一把推开刘协,曹化淳怒视着曹操,可是看到曹操身旁的夏侯惇等人,他还是忍着怒火将刘协拉开了。

    曹操来到龙榻之前,看着伏皇后此时颤巍巍地望着自己,而被褥之下,显然不是伏皇后一个人的身体,曹操微微一笑道:“皇后,这龙榻之上到底还藏着什么乾坤?”

    伏皇后此时比刘协更是害怕,“丞…相,就妾身一人,只是最近饮食没有节制,所以身材臃肿。妾身衣衫不整,不能起身给丞相请安,还望丞相万勿怪罪!”

    曹操摇了摇头,“我观皇后,身材不应如此。操不信皇后之言,那我就亲自试试皇后的身子是否真的和你说的一般!”

    说完,曹操一把抓向了伏皇后香肩,顺势向下摸索过去,继而抓住伏皇后的胳膊,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伏皇后提了起来,此时伏皇后只穿着亵衣,被曹操这样一提,顿时尖叫起来,曹操一把把她揽在自己怀里,手中长剑将被褥一挑,穿着宦官服的伏完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曹操,你大胆!”曹化淳此时忽然怒喝道,紧接着只见他忽然夺过身旁一武士的大刀,猛地刺向了曹操,而夏侯惇早就一刀挥过去,直接将曹化淳砍翻在地。

    刘协望着地上的曹化淳,他不停地发抖,曹化淳勉强说道:“陛下,我尽力了!”紧接着他再次看向曹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骂向曹操:“我就是死也要化作厉鬼喝曹贼之血,啖曹贼之肉!”

    “给我拖下去,乱刀分尸,拉出去喂狗!”

    曹操很好说道,他再看向床上的伏完,又将怀中的伏皇后向地上一丢,“陛下,皇后与其父竟然在龙榻之上相偎而眠,有碍人伦大防,实在有伤皇室颜面,臣建议,废除伏后之后位,再行诛杀,以绝后患!”

    伏完这时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望着曹操,破口大骂道:“曹贼!你欺君罔上,竟敢意图谋杀皇后,不得好死!”

    这时早有甲士上前,将伏完拿住,浑身上下搜查起来,那张密诏一会儿就被呈给了曹操。

    “天子啊天子!我曹操何曾亏待过你,你竟然如此恨我!陛下是君,我是臣,臣不敢说什么,但是伏完小儿,撺掇天子谋害忠臣,当灭九族!来人,将伏完拉出去,五马分尸,一家老小明日全部斩首!至于这伏后,后位就此废黜,立刻缢死!”

    刘协再次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而伏皇后听到这里,立刻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口中不停喊着:“陛下快救我!陛下救我啊!”

    刘协爬到了曹操面前,哀求道:“此事伏后一概不知,还望丞相能看在我那两个皇儿的面子上,能饶她一命!”

    “哈哈,我饶她一命,谁又能饶过我的命!陛下,请你好自为之,若是以后再有类似事情,那休怪我不讲君臣之义了!动手!”

    曹操杀了伏完一家老小之后,又开始着手调查和伏完有过往来的人,全部下狱,自此许都再次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伏后之死,更是让曹操如同众矢之的。

    “丞相,斩草除根,如今伏后已死,但是伏后还有两子,若是等他们长大成人,一定会记得母亲之仇,不如也一并诛杀,以绝后患!”

    郭嘉的话,让曹操点了点头,“但是诛杀国之储君,其罪不小,如今操已经让天下人唾骂,此事当让何人去做?”

    “此事决不能让丞相亲信去做,而之前曹子孝将军收降的山贼朱温,正科去做此事,若是天下人怪罪,丞相就可以将所有罪名都推在他的身上,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朱温是山贼出身,曹操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让他去做这种事情,到时候让他当这个替罪羊,也无关紧要,曹操听闻甚是高兴,立刻让人将朱温请过来。

    曹操将自己的计划告诉朱温之后,朱温想了想,拱手说道:“丞相,非末将不愿意替主公分忧,只是末将不在宫中当差,若是带兵进宫,必然会让人怀疑是丞相默许的。臣有一个人选,可以更加胜任此事。”

    曹操呵呵一笑,问道:“朱将军所言是谁?”

    “正是末将的亲信蒋玄晖,此人现在正在宫中御林军担当百夫长,若是其忽然起歹心,不小心谋杀了皇子,也是在情理之中,不知丞相钧意如何?”

    朱温哪里不知道曹操的主意,若是他答应了去杀太子,那到时候自己一定会被当成替罪羊;所以他只好舍卒保车,将他的亲信蒋玄晖推出去。如此既能不忤逆曹操的意思,还能让自己置身事外。

    “朱将军好谋划,只不过若是我知道你敢有半分其他心思,我定然让你人头不保!”

    朱温慌忙跪下,拱手说道:“末将只想留有用之身,为丞相效命,绝不敢有半分非分之想,还请丞相明鉴!”

    “哼,谅你也不敢!明日你便先领军去汝阴,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私自回许都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