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8、吴立仁兴师攻曹 曹孟德带兵进宫
    岳飞的话,陈庆之也明白,只是他心担心,若是按照岳飞的心思,以后即便消灭曹操,吴立仁也只能当一个兴之臣,还要继续维持这名存实亡的大汉王朝,陈庆之最终还是决定,先提醒一下岳飞,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ww.od.

    “当今天下,汉室倾頽,天子威信尽皆没于奸臣之手,诸侯并起,割据一方。而匈奴、鲜卑、羌族、乌桓等异族更是陈兵于境,只等有机会,便会长驱直入,侵我大好河山,屠戮黎民百姓。此时若无英主登高而呼,他日原大地势必会惨遭胡虏铁蹄蹂躏,鹏举以为如何?”

    “将军所言极是!如今天子蒙难,只要能救出天子,则主公奉天子之命征讨四海,天下忠义之辈必然纷至杳来,到时刀锋一起向外,区区异族胡虏,有何惧哉!”

    陈庆之情知如今岳飞还是抱着忠于汉室的思想,他不敢再多说下去,只有勉励了他一番,让他先下去。而陈庆之又立刻追加了一封奏表,告诉吴立仁岳飞的情况。

    岳飞带着李秀宁一起离开,两人一起来到岳飞的帐,李秀宁望着踌躇满志的岳飞,她忽然喊道:“岳兄!小女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岳飞呵呵一笑道:“秀宁但讲无妨!”

    “陈将军的话,不知鹏举是否明白,但是我却听得很清楚。吴公为汉室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如今的情况,大汉王朝名存实亡,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已经脱离了天子的管辖。若不是如今天子还在曹操手,恐怕称王之人不在少数。主公虽然仁德著于四海,可是如今身居高位,麾下臣武将无数,天下诸侯之,除了袁绍、曹操。机会再难有能和其肩者。吴公素有大志,他日一旦得势,未必再肯封汉家天子为主;即使他愿意,那麾下的武,也未必会愿意。”

    听到这里,岳飞楞在了原地,一句话没有说,好像陷入了深思。

    “小女子一时多言,还望岳兄不要介意。”

    李秀宁说完,岳飞呵呵一笑,望着李秀宁,“秀宁,你所说的,我岂能不知?只是岳某以为,主公一直以汉室忠臣自居,如今曹操欺凌天子,吴公征讨,顺天应人,曹贼覆灭,旦夕之间。若是以后真的将大汉江山亲手覆灭,岂不是毁了他一世英名?岳飞深知忠孝之道,实在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希望有朝一日,我能让主公回心转意,尽最后一点绵薄之力吧!”

    李秀宁点了点头,“鹏举思虑甚远,一切言之尚早,媛不才,只是希望鹏举不要太过执念太深,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王朝更替,在所难免!”

    李秀宁说完,转身离开了,剩下岳飞望着李秀宁离去的背影静静发呆。

    吴立仁听完岳飞爆表的两次六个人之后,心情十分不错,继续将当初姜松的爆表继续看了下去。

    “滴!姜松武力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一:秦朝大将章邯,章邯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6,统率94,智力81,政治62.检测到章邯的植入身份为朱温新收的义子,姓张名韩,字子帮。”

    章邯成为朱温义子?这是闹哪样,还是给曹操了吧!

    “姜松武力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二:隋朝开国大将鱼俱罗,鱼俱罗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9,统率91,智力76,政治53.检测到鱼俱罗的植入身份为帝辛麾下的大将,刚被帝辛提拔为都尉。”

    鱼俱罗给纣王打工去了,又是酱油的货色!

    “姜松武力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三:元初名臣耶律楚材,耶律楚材的四维属性为武力47,统率73,智力95,政治98。耶律楚材的植入身份为完颜阿骨打新招募的谋士。”

    这几个爆表的人物,也没什么,这样吧!吴立仁没有怎么放在心。

    没多久,吴立仁收到了陈庆之的汇报,将岳飞盛赞了一番之后,吴立仁虽然不能直接回复陈庆之重用之类的,但是吴立仁知道岳飞一定会在将来的襄阳之战崭露头角。毕竟,战功才是硬道理。

    可是不久之后,陈庆之的另一封奏表让吴立仁的心如坠冰窟,岳飞是忠于汉室,那么即使自己以后击败曹操、袁绍等诸侯,若想能取代汉室,必然会遭到岳飞的强烈反对,甚至会引发兵变。这时吴立仁绝不愿意看到的,他不想对岳飞动手,但是他又岂会不想走人生巅峰?

    这个时候吴立仁不由得想起了荀彧,荀彧在曹操的争霸大业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当曹操露出了他的野心之后,荀彧还是果断反对,结果便被曹操无情赐死,荀彧的结局,让多少人为之唏嘘不已。

    “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世事变化无常,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要搞定曹老板。”吴立仁心暗暗下定决心,如今既然襄阳又陈庆之、周瑜、诸葛亮、岳飞、戚继光等猛人,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如今只要曹操不是将所有兵力都集在襄阳,那曹操很难守住襄阳。甚至,还有马腾虎视眈眈,曹操更不可能安枕。

    时间转眼间到了四月,公元200年,新建安六年,吴立仁终于再次对曹操发动了进攻。这一次,他进攻的方向,不是寿春,不是襄阳,而是选择了从下邳出发,直接攻向徐州。而阵容,也算是空前的强大,吴立仁亲自挂帅,自不必说,领麾下三军总计五万人,王守仁和贾诩一起随军,先锋大将有贾复和薛仁贵,其余大将裴元庆、恶来、陆飞、武松、臧霸尽皆随军,陈武和花荣依然是吴立仁的贴身护卫。同时吴立仁为了锻炼陆逊,也带着他一起随军。甚至连孔融的长子孔巨,在孔融的强烈要求之下,也跟随了这次出征的大军。至于宇成都,吴立仁令他去往钟离,听宗泽调遣,毕竟,宗泽麾下武力最高的卢俊义了,遇到曹操手下的猛将,根本没有一战之力。而王彦章此人也是大将之才,吴立仁是让他留在了下邳,协助陈近南防守策应。

    如今的徐州经过连年的征战,人口骤减,曹操和吴立仁都不敢放太多心思在徐州的建设和防守之,所以徐州虽然是沃野千里,但是进攻下来却十分容易。薛仁贵和贾复分兵数千兵马,将徐州其余各郡,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全部收回,而吴立仁领大军再次进军彭城,回到了之前他亲**毁的地方。

    对于徐州,对于彭城,也算是吴立仁的发家之地,当初若不是陶谦三让徐州,让自己获得了徐州牧的封号,那以后的争霸之路或许没有那么顺利。只是如今的彭城杂草丛生,百姓也基本没有多少户,感慨之下,吴立仁便下令,彭城将在未来三年之内免除一切赋税和徭役,让百姓们能够在彭城重新安定下来。

    吴立仁大举进攻徐州的消息自然也是传到了曹操耳,曹操不敢大意,立刻召集麾下将士商讨对策。

    “吴铭小儿欺人太甚!如今大举攻伐徐州,以吴铭的兵力,徐州怕是旦夕之间便为其所有,诸公可有良策教我!”

    当初为了争夺徐州,曹操可算是损失惨重,可是几年之后,吴立仁竟然如此轻松的将徐州夺回,这对曹操来说,好像被打脸一般,可是他却没有一点办法。

    荀攸起身答道:“丞相!吴铭厚积薄发,如今麾下精兵猛将,徐州恐怕此时已经尽失,甚至连青州、兖州都有可能随时受到吴铭大军的攻击,望丞相速派援军!”

    曹**着脸,望着众人道:“我岂能不知吴铭之所图也!可是如今形势,诸公想必也知道。西有马腾虎视眈眈,北有袁绍,包藏祸心,襄阳、寿春又有吴铭大军厉兵秣马,若是我调军前往青州,那么我又如何防备如此多的敌人啊!”

    “丞相!马腾和吴铭,虽然是为盟友,前番天子封侯加爵,他也受了,说明他也并不想见到吴铭一家独大,所以只需遣一舌辩之士,前往长安,以利害说之,只要能让马腾不和吴铭一起发兵,我军能免受两面围攻。而河北袁绍,好谋无断,丞相只要再派人前往邺城,以重金贿赂许攸,请其从周旋,袁绍必然不敢轻易发兵,如此,敌人只有吴铭一人。丞相若破之不易,守之也不难。”

    曹操听完,脸色好转,点了点头道:“仲德之言甚好,甚好!不知要遣何人为使?”

    程昱继续答道:“伊机伯能言善辩,丞相尽知,可令其出使,大事可成!”

    曹操听到这,不由得连连摇头,“我杀了蔡氏母子,他早已经恨我入骨,岂能还会帮我,仲德莫要玩笑了。”

    当初满宠听了曹操之言,将蔡氏屈打成招,蔡氏母子尽皆诛杀,而伊籍被下了大狱,虽然曹操欣赏人的才华,没有为难他,可是伊籍却对曹操痛恨至极,所以曹操即使想再用他,可是也不敢将他放出来。如今程昱说让伊籍为说客,曹操哪里能放心。

    程昱呵呵一笑道:“丞相若取请,伊籍自然不肯;但是若是让天子亲自去请,伊籍岂会还有推脱之理?”

    “天子如今对操恨之入骨,那衣带诏虽然无法确认,但是和天子绝对脱不了干系,又岂会听操之言?”曹操心明白,此时诸侯闻风而动,多半是刘协在捣的鬼。可是他现在又不能拿刘协怎么样。

    “丞相聪明之人,想要控制天子,还不是易如反掌?”

    程昱说完,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曹操瞬时明白了过来,想要天子听话,曹操可谓有无数种办法。

    “马腾、袁绍,可暂缓其攻势,但是吴铭举倾国之兵,其余各路兵马,又当如何挡之?”

    曹操如今抛却了马腾和袁绍的顾虑,对吴铭一人,他依然是一筹莫展。

    “丞相,曹子孝将军在襄阳,张辽、于禁为其羽翼,只需再遣一大将助其守城,以襄阳之固,陈庆之、戚继光等人,急切之间想要攻破,殊不易耳!寿春冉闵樊梨花夫妇二人,尽皆当世猛将,主公可调杨林将军前往挡之,至于吴铭大军,嘉听闻岱山匪寇宋江、吴用等人,聚啸山林,集结兵马数千人,丞相可先遣人前往招揽,征为己用。令其先伺机破坏吴铭大军的进攻,延缓其推进的脚步,丞相可亲自领倾国之兵,前往挡之,吴铭大军虽众,破之可以!”

    郭嘉的话,众人都在思量,特别是对宋江,这伙匪寇,曹操早想灭了他们,可是一直以来,他根本抽不出机会,才让宋江不断做大。但是再大的盗贼,也是盗贼,招安他们不难,但是要让他们去挡住吴立仁的大军,无论是谁,都不敢相信,宋江能够完成。

    “区区宋江,岂会是吴铭的对手?奉孝此言是否有些过于自信了?”

    曹操有些怀疑地望着郭嘉,这时荀彧呵呵一笑,拱手答道:“丞相!吴铭大军虽众,但是劳师远征,粮草供给殊为不易,徐州粮少,也无法让吴铭大军支撑太久。宋**匪,虽然不堪大用,但是只要让其找准机会,破坏吴铭的一些粮草,便是大功一件。如若不成,也无关紧要,可令山东诸郡坚壁清野,即使吴铭占据各郡县,也无法补给粮草,一旦其战线拉长,补给不足,那便是主公破敌之日。”

    “好好好!若之言甚合我意!我与吴铭,不共戴天,诸公可愿随我一同诛杀吴铭逆贼?”

    曹操大喊一声,声音高亢,麾下众多武跟着曹操一同喊道:“诛杀吴铭!诛杀吴铭!”

    “好,吕布,令你领兵五千,前往襄阳,驻扎在邓县,听候曹仁调遣!夏侯惇,典韦,张须陀,汝等随我一起前往泰山郡。朱温,聘,汝二人和杨林将军一起前往汝阴,防止冉闵偷袭汝南。”

    曹操做了简单的布置,他知道,这一战,将会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战,胜负,都在此一举。当天,他带着近卫军一起来到皇宫之,吓得皇宫的刘协战战兢兢,以为曹操要谋害他的性命,而身旁的两个太监魏忠贤和曹正淳,也都小心翼翼护卫在左右,不知道曹操到底意欲何为。

    曹操没有时间和刘协太多解释,他甚至连礼都没有行,直接冲着刘协喊道:“天子可知如今汉室之覆亡在即乎?”

    ://..///36/36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