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5、岳鹏举现身白袍军 李秀宁误陷江夏城
    对方满面春风,呵呵一笑道:“那请马都尉多多指教!”

    此时两人各自赤手空拳,马觉左脚横跨一步,甩了甩手腕,大喝一声,飞身而起,一拳就砸向了他的对手。那人不闪不避,站在远处,看到马觉一拳从高空砸了下来,他暗自运劲,猛握右手,一拳硬生生地迎了过去。

    一旁的陈庆之暗道一声不好,他知道马觉此人膂力过人,寻常将军都未必能比得过他,甚至连田复单凭膂力都未必是他的对手。若是两人这样对上一拳,那人即便胳膊能保住,恐怕也要躺上个一年半载。这两人都是军中的猛将,若是因为彼此切磋比武,而造成损伤,那只能是让自己麾下将士实力受损。

    然而陈庆之还没来得及担心,就随着围观将士一声“哦”的喝彩声,就看到马觉竟然被那岳姓之人一拳给打的倒退几步,细心之人还能看到,马觉的手掌此时有些微微颤抖。

    “好,好,好大的力量!”

    马觉连续几声叫好声,让众人总算明白了,眼前这人的力量竟然比马觉还要厉害,这让陈庆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问道前面的将士道:“此人是谁,为何有如此本领?”

    陈庆之身前那个被问到的将士回头一看,竟然是陈庆之,不由得一震惶恐,连忙就要行礼,被陈庆之拉住,继而示意他不要声张,只是问道:“此人是谁?”

    “回将军的话,此人姓岳名飞,字鹏举,是最近来投奔的我军的,现在只是一个百夫长。”

    岳飞?陈庆之自然对这个人的名字非常陌生,但是若是吴立仁在此,一定会激动的跳起来。

    岳飞岳武穆,那是何等的英雄人物!

    而此时,马觉赞叹了岳飞之后,后退几步,从一旁的武器架上拿了一柄大刀,不服输地对着岳飞说道:“来,我们真刀真枪的打一架!刚刚只是拳脚,算不得数!”

    岳飞看到马觉此时有些动了怒气,不由得哈哈一笑道:“马都尉,刀枪无眼,你我本是同在陈将军麾下效力,若是如此动手,怕是会伤了和气。区区小事,不如让岳某和你细说一番,到时候马都尉只要能凭着一个理字,岳某便再无异议!”

    然而岳飞的话再好听,马觉此时也已经听不进去,在众多将士面前,特别是他麾下的将士面前败在了一个百夫长的手里,无论如何他也拉不下脸面。所以今日他势必要和岳飞再次论个输赢,他心中想,这岳飞膂力大,用兵器未必擅长,就像当初自己一点武艺都不会的时候。现在跟田复学了刀法之后,他相信自己有机会胜过岳飞。

    马觉看那岳飞依然不动,站在原地,他心中更加恼怒,手持大刀,用力劈向了岳飞,岳飞神色肃穆,这次他可不敢不闪不避。马觉的刀来得快,来得猛,岳飞瞅准,脚步一动,快若闪电,闪到了一边去,而马觉一击不中,再次提刀而起,反手再次劈向了岳飞。岳飞依然没有去挡他的意思,依然身形一遍,急退了几步,避开了马觉的第二刀。

    马觉又接连进攻了十几回合,可是岳飞依然不急不缓地闪避着,这让马觉气愤不已,他大吼道:“岳飞!你为何不还手?快拿你的武器,和我堂堂正正地比一场!”

    岳飞这时拱手说道:“马都尉刀法凌厉,有几分田将军的风采,想必是得到了田将军的指点,岳某自愧不如,只求此事马都尉能够秉公处理!”

    马觉此时心里已经没有岳飞教训他麾下将士的事情,而是自己的脸面问题,可是岳飞越是这样退让,越让他觉得是岳飞看不起自己,越让他觉得没面子。

    “怀古,此人不简单啊!不但认出了你的刀法,而且以我之见,你未必是他的对手。”

    田复点了点头道:“此人膂力胜过马觉,虽然还没有露出全部本领,但是能在马觉的进攻之中泰然自若,想必武艺一定不差,看来将军又能收一猛将!”

    马觉再次欺身上前,可是陈庆之对田复使了使眼色,田复会意,上前几步,大声喝道:“马觉,岳飞还不赶紧给我住手!”

    这时众将士回身一看,正看到陈庆之和田复,慌得他们慌忙躬身低头给两人行礼,马觉和岳飞也从校场之上下来,来到了陈庆之面前。

    两人施礼完毕,陈庆之看向他们,皱了皱眉,问向马觉,“汝二人到底因为何事竟然在军中弄得动刀动枪?汝二人皆是有用之身,岂能因为一己私欲而持械斗殴,莫不是忘记我军法为何?”

    两人听闻,纷纷再次低头请罪,而岳飞便将两人比试的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是马觉麾下将士不知从哪里抓到了一个女子,他们认为此女子身份可疑,便想将此女子带回军营审问;可是女子不从,便动起手来。那女子竟然功夫十分不弱,连续击退了十几个将士,最后来了百余人总算将那女子拿下。

    这些将士眼看自己的兄弟浑身是伤,都将怒火撒到了这个女子身上,加上他们认定了这女子是曹军奸细,所以他们其中竟然有人欲行**之事。这个时候恰好被岳飞带队经过,便只身上前,救下了女子,其他众人尽皆不敌,所以才到马觉处告状,便有了刚刚的事情。

    听到这里,马觉更加愧疚了,他的手下报告给他的时候,只说岳飞为了一个女奸细,竟然对他们动手,他们不敌,只能请马觉给做主。马觉竟然没有细细查明,便直接就去约岳飞来校场比武。

    “此女现在何处?”

    岳飞答道:“正在属下营帐之中,属下大概询问了一番,此女姓李名媛字秀宁,本是一个孤女,因为躲避战乱,所以四处奔波,恰好被马都尉麾下将士误认为奸细,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矛盾。”

    陈庆之点了点头道:“此女有如此本事,想必出身不凡,她的话还是要细细确认才是,此时正是关键时刻,我等不可放过任何一丝细小的细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