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4、王守仁片语定计 诸葛亮一言解惑
    襄阳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曹操自然一直不会放松,这也是他要吴立仁的重要据点,所以他不可能放松警惕。面对这样一座军事重镇,谁都不可能轻易断定结果。

    “襄阳,兵家必争之地。如今马腾既然已经占据长安,那么便可以趁势东进,以向宛洛,主公则围困襄阳,遥相呼应。如此曹操则两面受敌,只要抓住机会,曹操不难破矣!”

    王守仁只用简短几句话说了一个简单的方略,但是众人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轻松。襄阳城的坚固人人皆知,谁也没有把握能找到传说中的那个机会。

    “如今襄阳城守将是何人?”吴立仁忽然问道。

    王守仁答道:“主帅曹仁领五万大军驻扎在襄阳,后曹操又调了于禁一万大军在樊城,张辽一万大军在偃城。”

    樊城和偃城,就在襄阳附近,一旦襄阳有变,两城可以迅速派出援军,策应襄阳。但是此时吴立仁却想到了当初关羽发动襄樊之战时,威震华夏的武功,当时的主将不就是于禁曹仁这些人。虽然当初是占据了忽然爆发的洪水之天时,但是自己目前的阵容和兵力,可比当时的关羽强多了。先不说周瑜诸葛亮量大军师,陈庆之、戚继光一代名将,更有薛仁贵这样的大唐神将。反观曹操,虽然系统不断给他爆将,但是如今在襄樊地区,也没有什么超级名将,难道自己这群人,连关羽都不如?更何况如今自己的后方再也没有孙权这样的坑货队友,什么都不用担心,同时马腾已经占据汉中、长安,直逼宛城,吴立仁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是站在天平胜利的一端了。

    曹仁,于禁和张辽,在三国时候,算得上良将;但是纵观全史,还是有些不够看啊!

    吴立仁嘿嘿一笑,这次来个陈庆之兵围襄阳,诸葛亮水淹七军,周公瑾活捉张辽于禁,戚继光阵斩曹仁,曹操还能有什么办法。

    “如此甚好,那开春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联络马腾和袁绍,以清君侧为名,攻打曹操。袁绍自诩忠于汉室,想必也不会对天子的衣带诏无动于衷。”

    这时贾诩起身再补充了一句道:“主公,袁绍此人好虚名,不如和效仿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时,奉袁绍为盟主。如此必然可以令其讨曹之时更加尽心尽力。”

    吴立仁面上一喜,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戴高乐吗——给他戴个高帽让他乐呵一下,毕竟这个盟主也没有什么用,他也不能用盟主的身份号令,可是袁绍却会为此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这就是人性啊!

    “文和所言极是,到时可让孔北海给他写封信,极力赞扬一番,并和马腾相约,愿奉袁绍为盟主即可,如此虚名,让与他又何妨!”

    江陵。

    周瑜、戚继光等人夺下江陵之后,便开始积极打造江陵的防务,同时对襄阳的渗透也在进行着。他们都清楚襄阳的重要性,想要将曹操覆灭,襄阳将是关键一战。周瑜、陈庆之等都接连上表给吴立仁,陈述攻打襄阳的意义,以及各自的策略,吴立仁只是没有给他们直接的回复。

    “孔明先生以为,主公现在到底为何迟迟没有答复?莫非主公现在无意进取中原?”

    周瑜此时正虚心向诸葛亮讨教,按他对吴立仁的了解,他觉得吴立仁一定会容许曹操有喘息之机。

    诸葛亮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襄阳重镇,易守难攻,公瑾以为,如果主公将攻襄阳,当示敌以何?”

    周瑜想了下,“兵者诡道也!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欲攻襄阳,自然需要在其余各地陈兵以为疑兵。”

    “公瑾既然知道,那就可以理解为何主公至今没有透漏半点消息。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主公没有说什么,是怕泄露了风声;但是将军不可不早做打算。”

    周瑜抱拳对着诸葛亮说道:“孔明见识果然不一般!”

    诸葛亮摆了摆手道:“公瑾只是太过着急,个中缘由,怎么会想不到。”

    “那以孔明之见,主公会在何时发兵?”

    诸葛亮想了片刻,继而慎重答道:“此战必然会牵连甚广,想要万无一失,必然要准备很久。亮以为,至少要数月时间准备,到时候真到攻打之时,势必要到今年夏初。”

    周瑜点了点头,会心一笑道:“看来我们的时间也很紧迫,我们所要做的准备也是全力固守江陵。”

    戚继光和周瑜着手加强训练将士,训练的大多都是防守战术,同时令城中百姓参与的城墙的修筑,已经守城器械的打造,一时间,江陵城中仿佛就要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对于这样一座久经战火考验的坚城,百姓们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而在江夏,陈庆之同样也已经嗅到了不一样的奇袭,纵然他没有接到任何消息,也不敢丝毫放松,秣兵历马,准备迎接下一场大战。

    这日,陈庆之正带着田复在巡营,忽然看到校场上围着一圈人,正在那里呐喊喝彩,场面十分热闹。陈庆之好奇之下,走了过去。众人看到陈庆之来了,也浑然不觉,都把眼睛盯在校场中央。

    陈庆之抬眼看了过去,校场中央有两个大汉对峙着,其中一人他认识,正是他曾经亲自提拔的马觉马孤行。马觉此人膂力不弱,只是武艺稀疏平常,后来让田复指导了一番他的刀法,马觉的功夫就日渐娴熟起来,又加上在战场上英勇万分,斩获颇丰,累积战功已经升到了都尉;而另一人,他却十分陌生,面大而方,广额疏眉,两颊甚丰,目圆鼻尖,自口以下,重颐甚长,让人一看上去便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自信和威势。

    这时,只见马觉上前一步,拱手对着对手抱拳说道:“姓岳的,听闻你身手了得,爱管闲事,我手下兄弟被你揍了,那也只有我能替他们出头。今天你我公平一战,我若是胜了,那你可要给他们道歉,并不要插手他们的事情;若是你胜了,那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