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3、李白谏言取西川 吴铭再议取中原
    吴立仁对李白的话有些怀疑,他不知道李白想要说什么,事实上李白在安史之乱时,曾经不顾高龄,还想着投军报国,上阵杀敌,所以李白的一腔热血一直都是有的。

    “太白有何良策,不妨直言!”

    李白再次拱手,深吸一口气,朗声说道:“当今天下,诸侯并起,民不聊生,人人都欲思明主。吴公仁德之名著于四海,天下之民,皆望吴公。西川之地,天府之国,益州险塞,沃野千里,民殷国富,乃英雄用武之地。而刘璋暗弱,碌碌无为,文臣武将皆不能用之,云南苻坚,虎视眈眈,而那王猛更是有经天纬地之才,益州之地,久必为苻坚所得。”

    听到这里,吴立仁忽然一愣,这时他才想到当初的萧摩诃,原来萧摩诃是在苻坚手下效力,那当初那个爆表出来的*坚竟然是苻坚,而王猛则又投到了苻坚手下,这两人看来是天作之合啊!

    “所以白此次前来,特意是为了益州百万黎民百姓,请求吴公能够发兵益州,先取西川,然后北图汉中,收取中原,如此可成绝世之莫大之功业!”

    吴立仁现在明白了李白的意思,他是让自己先攻打益州,打完益州,以为粮仓,进可攻退可守,立于不败之地。然而吴立仁却只能苦笑一声,益州艰险,哪里那么容易攻打,李白的想法虽好,实施起来却十分难。当初刘备即使在内应张松法正的接应之下,还是花了很久才取得了西川,还损失了谋士庞统。如今自己不但要对付曹操,还有交州的士燮,这要是再对益州刘璋开战,那可真的是四面为敌,作死之道啊!

    “益州刘季玉,乃是天子宗亲,若猝然取之,必遭天下人非议,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吴立仁只好这样和他解释,他不想说的太多。

    李白听完,不由得慷慨力争道:“大丈夫在世,当以天下百姓为先,岂可因自己虚名而枉顾百姓生死?吴公,益州今若不取,必为他人所取,到时候悔之晚矣!还请吴公三思!”

    听到李白还是如此诚心劝谏,吴立仁想了想,呵呵一笑道:“太白勿忧,我心中已有计较!若是苻坚攻伐刘季玉,刘季玉不能挡之,很可能求救于铭,到时候铭便以救援刘季玉为名,名为助之,暗中图之,岂不事半功倍,一举而定之?”

    听完吴立仁的话,李白稍微想了下,便骤然开朗,他哈哈一笑,对着吴立仁拜道:“吴公果然英武不凡,草民远不及也!”

    “那不知太白可否和某一起,为百姓创造一个盛世出来?”

    吴立仁望着李白,十分诚恳地说了这句话,李白听完,不由得感慨万分,拱手应道:“草民李白,愿为吴公驱策,建功立业,成就不世之功!”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李白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64,仇恨值41。”

    看到李白的亲密点竟然如此轻易拿到手,吴立仁倒是有些意外,他知道如今的李白,也是一个热血小青年,你要是让他弃武从文,他一定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的。只是如今的李白,他要怎么给他安排职务呢?对了既然李白那么想让自己取益州,那就让他先将西川地形图给绘画出来,毕竟李白的植入身份便是蜀中的士子,对西川的地形还是比较了解的。

    “太白,苻坚如今已经气候已成,想必用不多久,西川便会出现大的变故;但是我若是率军入川,西川地形复杂,蜀道崎岖,千山万水,车不能方轨,马不能联辔,颇为困难。我欲先封你为特绘使,让你先回西川,将西川地形图详细画一份出来,到时候才能助我军长驱直入,不知太白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李白更加高兴,面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属下定然不负主公厚望,愿为主公大业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吴立仁点了点头,让他去找陈近南,看看还需要准备点什么,都一概应允,李白虽然是文人的模范,却也是侠士的气节,87的武力值也比一般武将强多了,和白玉堂也差不多。况且还有不低的智力,吴立仁觉得将这个任务交给他是最合适不过了。否则真不知道该如何安置李白,如今李白一腔热血,他也不忍心给他泼凉水。

    但是如今吴立仁的战略目标还是定在了曹操身上。

    想要灭曹操,你不能给他一点喘息之机,否则一旦等他恢复过来,一定会让你后悔不已——拥有主角光环的曹操,可是吴立仁最忌惮的。连系统爆表的人物,都给了曹操不知多少了,吴立仁深有感触。

    时间的脚步已经到了公元200年,吴立仁穿越到汉末也已经将近十年了,这十年竟然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但是吴立仁根本无暇感慨,在这样的乱世之中,只要稍微一松懈,便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哪怕你拥有系统。

    吴立仁再次召集王守仁、贾诩、陈近南还有薛仁贵等人一起商量破曹之计,如今各处探明的消息已经表明,袁绍也想分一杯羹,马腾更是稳稳占据长安,曹操为了大局,甚至刻意去拉拢马腾,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说,现在正是破曹的大好时机。

    “诸为以为,我欲讨曹,当从何处着手?”

    王守仁起身答道:“主公,若要破曹,当取战略要地,取之便能威震中原,如此,才能动摇曹军之心,属下以为,当取襄阳。襄阳上流门户,北通汝洛,西带秦蜀,南遮湖广,东瞰吴越,若取襄阳,则便可从南阳,直抵许昌。如此则曹操还有何路可逃?”

    吴立仁点了点头,但是他却知道,就是因为襄阳城的战略地位如此重要,才会让襄阳的防御一直都是赫赫有名的,俗话说铁打的襄阳,纸糊的樊城,襄阳背山靠水,易守难攻,前番孙策和吴立仁两路一起攻打襄阳,也丝毫没有占到一丝便宜。若不是刘表的意外身亡,蒯越私下投曹,曹操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攻下襄阳。

    “襄阳难破,为之奈何?阳明可有妙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