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1、纣王怒杀廖立 李白醉戏婉儿
    说这话的自然便是纣王,他听闻这袁徽竟然还在劝士燮投降,同时还和廖立是故交,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把刚刚对廖立的恨,也转移到了袁徽身上。袁徽听到纣王如此说,吓得冷汗直流,立刻退了下去不敢再多言语。

    士燮连忙好生安抚道:“狄将军切勿冲动!兹事体大,不得不慎之又慎!”

    “主公,那廖立纵然舌灿莲花,但是他不敢应赌,足以说明左魁并无什么把握。末将说这个赌约只是让主公认清楚左魁的实力,而并非真的让主公去和左魁做这样的赌约,还请主公明鉴!”

    纣王的这句话终于让士燮放下了心中的芥蒂,他哈哈一笑道:“也罢!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吴铭、左魁再厉害,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只不过袁先生也只是为我考虑,其实无罪,狄将军不必介怀!”

    袁徽听完后再次上前劝道:“主公三思啊!若是真的要交战下去,到时候生灵涂炭……”

    士燮脸色一变,十分不悦地斥责道:“袁徽!你还给我退下,莫非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不成?”

    袁徽长叹了一声,缓缓退了下去。

    “来人,将廖立给我遣送出交趾!子受将军,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虽然我知道你心中对廖立十分痛恨,但是也切莫让他在龙编出什么事情,否则定然会被天下人所耻笑,记住了吗?”

    士燮还是有些担心纣王的脾气,他不是什么残忍嗜杀之辈,可是他还是不忘嘱咐纣王,不要做出过火的事情。纣王也只是刚刚比较生气,虽然想杀了廖立,但是士燮的命令他还是要听得。

    纣王亲自带人来到驿馆,将士燮的命令带给了廖立,廖立心中空自叹息,出使之前信誓旦旦,可是如今依然功亏一篑。

    廖立被送到城外,纣王望着廖立失魂落魄的模样,瞬时感觉心情大好,他哈哈一笑,冲着廖立说道:“听闻廖先生曾和左魁不合,以我之见,廖先生不如留在交趾,我手下正缺一个像廖先生这样口齿伶俐的传令兵。廖先生以为如何?”

    “滴!检测到廖立技能讥诃触发,智力+3,当前廖立智力提升至96,同时有几率降低帝辛的好感度。”

    廖立又和纣王怼上了?吴立仁怎么觉得这廖立命不久矣。

    “狄将军缺的传令兵,只要有手有教能言能语之人就可以胜任;只不过廖某手下缺一个脚夫,非狄将军这样的四肢健壮之人不可为也,狄将军若是愿意,我这就去和士刺史讨将军过来。”

    廖立不甘示弱,立刻反唇相讥,顿时让纣王气得勃然大怒,手已经抓向了腰间的佩剑,不过想到士燮的吩咐,他还是没有出手。

    廖立丝毫没有适可而止的打算,他继续说道:“狄将军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那我就省了一匹骡马了!哈哈!”

    “滴!检测到帝辛技能帝怒触发,武力+3,当前帝辛武力提升至104.受帝怒技能影响,纣王基础武力降低至100.”

    听到这里,吴立仁再次忍不住心中的狂喜,这基础武力102的纣王愣是被廖立气的降到了100,可怜的纣王,可怜啊!

    “廖立你找死!”

    纣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然拔出佩剑,一下刺进了廖立的胸膛,廖立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纣王,口中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竟敢……杀……我……”

    纣王顾不上许多,再一脚,将他踢开,“你这匹夫,我要让你知道,逞口舌之力有什么后果!来人,将廖立的尸体给我扔到山谷中去,我会亲自去和主公请罪!”

    “滴!检测到廖立为帝辛所杀,廖立死前的主属性智力值为96,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枚,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38.”

    廖立挂了!这嘲讽技能确实厉害,可是却不能加血加防,遇到那么厉害的一个dps,还不是分分钟就被秒杀啊!吴立仁不由得为廖立叹息,廖立死前也算是做了一个巨大的贡献——让纣王的基础武力生生降了两点。

    士燮听闻廖立被杀的消息,整个人也呆在了那里,他本来都小心叮嘱纣王千万不要为难廖立,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纣王还是一剑把廖立给刺死了。

    “主公,廖立匹夫出言侮辱末将,末将才会一时没忍住将他刺死,还望主公责罚!”

    帝辛的话刚说完,一旁的袁徽早已经气得直打哆嗦,冲着纣王骂道:“狄昕!你这匹夫,主公严令不得为难廖立,你却还是将他杀了,就这样置主公命令于不顾,败坏我主名声,实在罪不可赦!请主公严惩狄昕,否则必然会引起左魁的无休止的报复!”

    狄昕冷笑一声,“袁先生,区区左魁,何足挂齿!若没有我,他左魁早已经打了过来,莫非你以为是因为你在这里嚼舌头左魁才停下了进攻的脚步不成?主公,这件事是末将没有处理好,主公但有任何处罚,末将一定会甘心承受!”

    士燮长叹了一声,看着纣王,只好挥挥手说道:“廖立是自己不小心掉到山谷而亡,非干狄将军之事。如今死无对证,汝等不必再多言,都下去吧!”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廖立之死没多久便传到了左宗棠的耳中,他此时的心情,十分沮丧,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和吴立仁交代。而且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都知道左宗棠和廖立有矛盾,此番廖立被派往交趾劝降,若是不明事情原由之人,一定会认为左宗棠公报私仇。左宗棠想提笔写封信给吴立仁,可是一时又不知道如何下手,最后还是就此作罢。

    时间又到了除夕,这一年又要结束了,薛仁贵又回到了下邳,一年一度的除夕,下邳城自然又是十分热闹,这次除夕,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些已经成家生子的文武。吴立仁自不必说,吴韶、吴道韫这对双胞胎,加上刚出生的吴炤;接着便是王守仁的两个孩子王元元和王贞;而陈庆之的夫人红拂女自从生了陈烈之后,又添了一个千金,名唤陈莹;张武和他的夫人傅善祥在不久前生了一个儿子名唤张斌。另外吴立仁又听闻薛仁贵的夫人甄宓在薛仁贵去交州之时就怀上了,现在也有几个月了,大概会在明年四五月份出生。至于秦昭和诸葛亮这对夫妻,却一直还没有反应,吴立仁不知道是不是秦昭目前还不打算要孩子的原因。

    还有让吴立仁操心的便是樊梨花和冉闵、樊玉凤和赵云以及柳如是和宇文成都,这三对都是郎有情妾有意,却迟迟没有更进一步,吴立仁不知道他们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吴立仁已经想好办法了,男方自己去做工作,而女方,吴立仁打算让上官婉儿出马,一来婉儿的能力在那摆着,这件事情她来做工作应该没什么难度;二来,婉儿是自己的义妹,身份在那摆着,想必樊家两姐妹和柳如是不会直接给上官婉儿闭门羹的。

    冉闵、赵云和宇文成都,吴立仁分别找他们聊了一下,他们虽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吴立仁看得出来,他们是愿意结婚的,或许是对方能力不俗,双方都不敢挑破的原因,等到上官婉儿回来,再一起讨论一番,吴立仁打算让他们三人今年把这事给办了,否则这样优秀的基因,不多留点下一代真是浪费了。

    在吴立仁的穿针引线之下,这三对情侣终于算是水到渠成;这次婚礼,又是空前的隆重。冉闵、赵云和宇文成都,三人都是那种绝世的猛将,都立功巨大的功劳,拥有自己的粉丝,这次三人一起成婚,无疑让许多人心中感叹。

    一天热闹下来,吴立仁又多喝了几杯,上官婉儿作为三对新人的婚礼促成人,也得到了三名新娘的的共同祝福:都希望上官婉儿赶紧找一个合适的人嫁了。

    只不过上官婉儿淡淡一笑,未置可否,她独自一人端着一壶酒,又来到后院之中,望着天空中的圆月,自斟自饮,暗自神伤。

    正在这时,忽然又一个身影闯了进来,上官婉儿一惊,回头一看,只见又有一人端着酒壶,也跟着走过来,望着天空,哈哈一笑道:“好酒好酒啊!”

    上官婉儿仔细看了一眼,却发现此人十分陌生,不由得心中怀疑,起身喝道:“来者何人?”

    那人看到上官婉儿,不由得呵呵一笑,迷离的脚步向着上官婉儿走来,一边走一边喝着酒,口中念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

    念到这里,那人看了一眼上官婉儿,不由得哈哈一笑道:“对影成三人!好酒,好诗,好月,好佳人啊!”

    “哪里来的登徒浪子!放肆!”

    上官婉儿本来听到他忽然吟诗还觉得此人不错,有点才学,可是后面忽然又来了这样一句,顿时让她觉得此人品行不端,十分气恼。

    那人好似浑然不觉,又是一杯酒下肚,哈哈一笑,继续吟道:“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上官婉儿忍不住开口赞道:“好诗,好诗!”

    一瞬间她将刚刚此人的无礼都忘却了,对他吟诵的这首诗佩服万分,只不过刚刚那人摇了摇头,走近上万婉儿,呵呵一笑道:“咦?何处佳人,竟然入我醉眼之中,挥之不去,奇哉怪哉!”

    上官婉儿这才明白,眼前这个才子只是喝多了,刚刚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幻觉,所以才是对影成三人,她呵呵一笑道:“兄台此诗,让人眼前一亮,不知兄台名姓,实在是失敬失敬!”

    “哦?原来佳人也懂我这诗的妙处,实乃平生一大快事啊!”

    说完他就跌跌撞撞再次向上官婉儿冲了过来,上官婉儿连忙闪躲,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大声吼道:“哪里来的醉汉,敢在此撒野!找死!”

    上官婉儿循声望去,原来正是陆逊,陆逊冲到了那醉汉身边,揪住了他的领口,想用力将他摔出去,可是这一摔不打紧,却发现醉汉的身形忽而一飘,他仿佛一下子被闪了一下,身形一个不稳,反倒是跌倒在地上。

    在上官婉儿面前如此丢脸,陆逊顿时被气的脸色通红,他连忙向着外面喊道:“陆将军,快来擒拿恶贼!”

    上官婉儿一听,知道陆逊是误会什么了,连忙喊道:“伯言,此人不是坏人,莫要冲动!”

    这个时候陆飞已经冲了进来,看到上官婉儿和倒地的陆逊以及一旁的一个醉醺醺的人,他立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快步上前就要去抓那醉汉,上官婉儿连忙喊道:“都给我住手!”

    陆飞这时有些迷糊,看了看陆逊,又看了看上官婉儿,此时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陆逊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上官婉儿道:“此人莫非是婉儿姑娘的旧识?”

    上官婉儿摇了摇头,“此人我并不认识,刚刚他醉酒来到此,随口吟诵了一首诗,让我觉得十分合心意,此人并非登徒浪子,只是喝多了点。”

    陆逊怒视着眼前之人,心中虽然有千百万个不乐意,可是也不想在上官婉儿面前表现的太过小肚鸡肠,只好上前问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来到此地?”

    那醉汉哈哈一笑道:“李白一斗诗百篇,下邳郡里酒家眠。吴公呼来不上船,自称某乃酒中仙。”

    李白?陆逊忍不住呵呵一笑,这妞吹的太大了,他不知道为何李白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他确信,若是李白真的对吴立仁这样不尊敬,那上官婉儿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快点将这狂妄的醉汉给拉出去!”

    上官婉儿有些厌恶地说着,陆飞连忙上前,一把抓住李白,便扯着他向外面走去。李白想要挣脱,却很难挣脱出去,他嘴里不住地嘟囔着:“你们这些鼠辈,快把我给放了,我要见吴公,我要见吴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