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0、廖立出使交趾郡 纣王约赌左宗棠(下)
    廖立?前段时间得到了廖立的仇恨值,吴立仁还有些莫名其妙,后来想到他的性格,也就释然了。前段时间听到左宗棠给他的辩解,吴立仁明白左宗棠的心思,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次廖立忽然触发技能,吴立仁还是有些糊涂。只不过这个技能,降低对方好感度,极有可能让人产生恨意,岂不是自己作死?

    廖立整了整衣衫,继续说道:“我主吴公,起兵十载,诛袁术,破曹操,图荆襄,定江东,如今麾下精兵数十万,猛将如冉闵、宇文锦、赵云等等不可胜数,智谋之臣如王守仁、诸葛亮、贾文和多如牛毛,天下诸侯,无人可挡。今番我主遣将军左魁,领兵数万,战将数十员,前往交州不毛之地,先破安禄山李密于桂阳,又逐安庆绪于南海,气势之盛,无人可挡。如今左将军为了避免生灵涂炭,特遣廖某来此劝士刺史能以天下百姓为先,顺应大势,如此则国家幸甚,百姓幸甚,诸公幸甚!”

    听完廖立的话,士燮又一次心中开始担忧起来,毕竟吴立仁的名声在那摆着,吴立仁的实力他也清楚,此时他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这时士武冷笑一声道:“无人可挡?莫非廖先生忘记了桂阳之败?丢盔弃甲,险些丧了性命,廖郡守何必自欺欺人呢?”

    廖立知道他说的自然是李密几次大破桂阳,自己更是差点被李密所获,但是廖立却一点都不在乎,继续说道:“有桂阳之败,才有李密之被破;有廖立之险,才能有安禄山之死。此非不如人,实乃是左将军之计,士将军不懂兵法,自然不识其中玄妙。”

    士武一听,立时大怒,拔出佩剑就要斩过去,这时袁徽才慌忙站出来,高声喊道:“将军息怒啊!俗话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廖立虽然口出狂言,将军却不能因此杀之,否则主公恐为天下名士所耻笑!”

    士武虽然生气,却也并不想真的让廖立血溅当场,于是又将佩剑收了起来。这时许靖走了出来,对着廖立行了一礼道:“公渊先生有礼了!许靖佩服先生的胆量,只是先生独身一人来此,就想说服我主归降,莫非以为我交州我人乎?”

    廖立呵呵一笑道,“许主簿有礼!立从不敢小觑交州群贤,只是若是交州真的有知晓天下大势之高士,便会助我劝服士刺史;否则,恐怕都是浪得虚名之辈!”

    许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廖立一句话让他无言以对。

    这时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纣王走近廖立,打量了一番,对着廖立说道:“廖先生既然以为左魁小儿如此厉害,那我便与他立个赌约;若是三个月之内,左魁大军能够兵临交趾,我就愿意说服我主归降;若是不能,哈哈,就让左魁倒戈,如何?廖先生既然如此有信心,恐怕这个赌约不会拒绝吧?”

    纣王的话,让廖立愣了一下,这事情对他来说也算是为难。若是同意,到时候左宗棠若是不能再三个月之内达成条件,那到时候左宗棠更不堪倒戈相向,这对左宗棠甚至吴铭的名声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污点;可是若是不敢答应,则便是从气势上服输,自己刚刚说的那番慷慨激昂的话,都再也站不住脚了。纣王的这个难题,让廖立一时不知如何解决。

    “敢问将军是?”

    纣王呵呵一笑:“某便是狄昕,廖先生是否胆怯,不敢作赌?”

    廖立听完,哦了一声,呵呵一笑道:“原来将军便是和力士孟说一起力战姜松,后来害得孟说被姜松将军所斩的狄昕狄子受将军啊,失敬失敬!”

    “滴!检测到帝辛受廖立技能讥诃技能影响,对廖立产生仇恨,怒意上升,成功激活技能帝怒,自身武力+3,当前帝辛武力提升至105.受帝怒技能影响,纣王基础武力降低至101.”

    这!吴立仁顿时有些震惊,这廖立的技能作死,可是却拉着纣王一起作死,竟然将纣王的基础武力-1点,这廖立若是再帮纣王刷几次,那纣王岂不是从**oss变成小怪物了?果然没有坏技能,只有没发现他的用处啊!

    纣王心中一直对孟说的死耿耿于怀,当时孟说是好心帮着自己,可是哪想到姜松竟然当着自己面,强杀了孟说,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耻辱。此时廖立竟然专门提了一下,立刻让纣王恨不得一拳锤杀了廖立。只不过他知道当着士燮的面,他不能这样做。

    “我只想问,廖先生,敢不敢和我打找个赌!赌赢了,则可让多少百姓和将士流血,这是有多大的好处!廖先生为何一直避而不答?”

    廖立呵呵一笑,没有理会纣王,而是对着士燮说道:“士刺史一贯仁义君子,岂能以百姓将士生命为赌约,若是他们知道了,谁还肯为士刺史卖命?如此赌约,岂不是让士刺史自绝后路?狄将军虽然以此诡计刁难,实际上却是暗中陷害刺史,廖某还是替刺史大人所不值!”

    纣王听完廖立的这番辩解,不由得脸色一变,连忙对着士燮道:“主公,这廖立鼠辈挑拨离间,主公切勿听他胡言乱语!”

    士燮呵呵一笑,他也知道纣王并没有谋害自己的心思,但是廖立的话却是有几分道理,他让纣王先行退下,接着对廖立说道:“廖先生机辩无双,才智过人,实在令人大开眼界。至于廖先生所请之事,我还是再思考一番。来人,送廖先生回驿馆休息!”

    过了一会,士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对着众人说道:“诸公以为如何?廖立此人,牙尖嘴利,让人防不胜防,还望诸位能为我拿个主意。”

    这时袁徽又一次出来说道:“主公,徽与廖立本是旧识,此次廖立便是属下引来,本不该多说什么。只是廖立说言,确实句句属实,吴铭之势,就连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都无法抵挡,更何况是我等偏远之地?还望主公三思啊!”

    “主公,请先斩廖立,再罢袁徽!末将定然会将那左魁小儿赶出交州,还望主公明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