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6、纣王死磕吴立仁 林冲索战王伯当
    当薛仁贵拿出震天弓的时候,士武就已经看到,他怎么会让纣王再出事,急忙开口提醒道:“狄将军小心冷箭!”

    这一声大吼,顿时让纣王内心一惊,急忙就往一侧闪了过去,那一箭恰巧从他耳边擦了过去,若是稍微慢一点,必然让他死在薛仁贵的箭下。纵然如此,纣王还是感受到一阵阵的后怕,此刻他已经无心恋战,于是一拍马就跟着士武一起率军撤走。

    薛仁贵也不再去追,他快马赶到了姜松面前,十分担心地问道:“永年,你没事吧?”

    姜松毕竟经过了一夜的血战,而且都是强度很高的战斗,所以此时他已经气喘吁吁,薛仁贵一箭救了自己,他也清楚,看到薛仁贵,他拱手说道:“多谢薛将军相救之恩!我没事!只是邴将军不幸中了杨高小儿的冷箭不幸遇难了!而黄老将军也中了杨高一箭,只不过没有性命之忧。”

    听到姜松的话,薛仁贵也有些哀伤,只是如今番禺城刚刚攻下,他要赶紧带人将城池接管下来,同时安抚民心才行。

    安庆绪带着养由基和两三千残兵一起逃向了周边的山林之中,而士武和纣王则只好带着剩下的一万大军灰溜溜地退了回去,不仅兵马损失了一万,还折损了乌获三兄弟。

    听到士武的汇报,士夑顿时无力地坐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败的如此彻底。这样一来,士夑除了投降吴立仁,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主公,不如就此降了吧!吴铭素有仁义之名,颇得民心,若是再如此对抗下去,只会让百姓多加伤亡啊!”

    一直主张和平的程秉再次劝起了士夑,可是还没等士夑来得及回答,一旁的纣王大喝一声道:“竖子岂知我主大志!整天就会劝说主公投降,依我之见,你们就是贪生怕死的懦弱匹夫!主公,即使左魁侥幸攻下南海,可是交州地广,山高路远,左魁想要攻下也觉不容易,末将愿意率部驻守先要,定然不会让左魁再进尺寸之地!”

    程秉看到纣王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有些惊惧,不敢正视纣王的目光,只是退了下去,不再言语。

    “天下大势,已经如此,狄将军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我主虽然是一方诸侯,但是却只能困守在这偏远之地;等到中原大势已定,交州又有何作为?”

    许靖倒是丝毫没有畏惧纣王的威势,他面不改色,继续向士燮劝谏着。

    “许主簿,既然中原大势还未定,我主又要顺从何种大势?时势造英雄,许主簿为何确信我主又不能引导这种大势呢?许主簿如此为吴铭说话,莫非早已经和那吴铭暗通有无?”

    纣王冷冷一笑,凌厉的眼光盯着许靖看着,许靖摇头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

    士燮还是被纣王的话给说服了,纵然他经历了这样的惨败,可是此时他却仿佛已经全然忘记,“狄将军既然有如此信心,我又有何惧!士武,着令你二人全力整饬大军,从各郡百姓中再征兵两万,这天下大势到底属于谁,还为时尚早!”

    南海,番禺。

    经过几日的休整,鹰隼军损失的部分,左宗棠又从收降的敌军之中挑选了部分,重新编入。黄忠受伤之后,左宗棠让他先休息一段时间,没有让他再参与大军的整编和训练。朱桓和贺齐则开始将南海各县纷纷收入治下。

    没多久,吴立仁的命令终于来了,他对李密和王伯当,虽然也算是欣赏,但是一来李密的野心他一直明白,仇恨值也挂在身上,他不敢留;至于王伯当,吴立仁更清楚他的秉性,思前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将两人就地处斩,特别强调,让林冲亲自对王伯当下手,自然这是为了林冲的那个死仇任务而来。

    左宗棠将吴立仁的命令传达给林冲之后,林冲特别兴奋,他立刻对着左宗棠拱手说道:“主公如此体恤末将,末将感激不尽。只是末将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左将军能够答应!”

    左宗棠连忙问道:“林将军还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左某能做到的,自然会帮助林将军!”

    “林冲欲亲手取那王伯当小儿的性命,为我鲁达兄弟报仇;可是如果是让王伯当满身束缚,被林某一枪刺死,必然会被天下英雄所耻笑;甚至主公都会遭人议论。末将斗胆,求左将军给林某一个机会,单独和王伯当举行一场生死之战;若是林某败了,则死而无憾;若是林某胜了,一来可以为我鲁达兄弟报仇;而来也不至于让主公名声受损,不知左将军意下如何?”

    林冲说完,左宗棠连忙摇头,林冲的本领他知道,王伯当的本领他也知道;两人虽然相差不大,但是王伯当的武艺实际上还是要略高一筹;若是他同意了林冲和王伯当的决斗,无异于让林冲去冒生命危险,更何况这种生命相搏的时候,王伯当也会拼命的;王伯当已经被抓,这个时候若是让林冲前去送死,他根本没办法和吴立仁交代。作为一个统帅,这件事情,他决不能答应。

    “林将军,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此事断不可为!”

    林冲听完,脸色通红,高声喊道:“左将军莫不是以为林冲真的是技不如人吗?林某若是没点把握,也绝不会下如此决定,还望左将军让林某试一试。”

    左宗棠还是不同意,然而这个时候一旁的姜松笑了笑道:“左将军,以属下愚见,林将军枪法确实不俗,只要末将再指点他一招半式,到时候应付一个王伯当,不在话下。”

    姜松的本事,他已经知道;在番禺一战,他一人力压乌获三兄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而且又亲手斩杀了乌获和任鄙,姜松的本领,在他麾下诸将之中,可以说是无人能敌。既然姜松如此说,左宗棠也有些犹豫了。

    左宗棠皱了皱眉问道:“不知永年将军需要多久?胜率又有几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