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4、黄忠射杀任鄙 姜松枪挑乌获
    说时迟那时快,养由基看到任鄙中箭落马,他立刻冲过去,一个海底捞月,便将任鄙整个拉了起来放在自己的马上,一起向着城内冲去。没一会,正遇到了乌获率大军过来,养由基语气中满是悲怆,高声吼道:“乌将军,任将军中箭了!”

    养由基将任鄙放下,乌获也赶紧下马,抱着任鄙,他失声哭喊道:“兄弟!是我害了你啊!”

    任鄙气息微弱,望着乌获,挣扎着说道:“此事不…不怪你…都是吴铭…吴铭小儿…!”

    “吴铭,吴铭!我要杀了你!”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任鄙和乌获仇恨值19点,当前宿主拥有仇恨值31,亲密点55。”

    “滴!检测到任鄙被黄忠射杀,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34.”

    黄老将军威武啊!竟然把三力士属性最高的任鄙给射死了!哈哈哈!吴立仁心中狂喜。

    随着任鄙的头一歪,乌获瞬间暴走,“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的!儿郎们,随我一起杀敌!”

    乌获带着兵马一起冲向了黄忠大军,然而任鄙的死并没有激发这群将士的斗志,反倒是当碰到强悍的鹰隼军让他们心中有些惧怕。乌获却不理睬,他一心想要为任鄙报仇,到处寻找黄忠的下落,终于在不远处,他看到了黄忠的身影。

    “黄忠小儿,还我任兄弟命来!”

    乌获挥舞着大斧,向着黄忠冲过去,黄忠认得乌获,只见他一刀挡开乌获的斧子,哈哈一笑道:“任弼死了?哈哈哈,太好了,现在让某再送你去陪他吧!”

    “找死!”

    乌获双眼通红,手中的大斧毫无章法地向着黄忠劈着,他用着十分的力道,来势凶猛,这种拼命的打法让黄忠还是有些忌惮。

    “滴!检测到乌获技能千钧触发,武力+5,当前乌获武力提升至104.”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敦壮触发,武力+3,乌获武力-2,卷云刀和青骓武力+1,当前黄忠武力提升至107,乌获武力降低至102.”

    乌获接连攻了几招,自然根本对黄忠产生不了什么威胁,等到乌获招式刚老,黄忠卷云刀顺势一番,横着一斩,直接向着乌获腰间斩了过去。乌获心中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收斧去挡,情急之下,他只好顺势一翻,翻落下马。黄忠见状,拍马上前,准备再补上一刀,然而忽然他有一种危机感,继而身后破空之声急响,黄忠按照自己的判断,迅速一动,可是刺痛感还是瞬间传到黄忠的大脑。

    “滴!检测到养由基技能一箭触发,武力+10,当前养由基武力提升至103.”

    乌获眼看黄忠中箭,心下一喜,立刻起身,抓起他的大斧,由下而上再次劈向黄忠。黄忠忍着剧痛,双手抓住卷云刀,奋力去挡乌获的这一斧,然而两武器这样一碰,瞬时让黄忠肩上的箭伤再次触动,他额头冒着汗水,手微微颤抖,可是乌获却不打算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此时的黄忠形势万分危急,眼看乌获已经再次翻身上马,大斧再次全力劈过来,这时一骑飞奔而来,一枪挑开乌获的大斧,紧接着高声喊道:“黄将军,这乌获的首级就让给某吧!”

    黄忠喘了几口气,这才点了点头道:“永年将军小心了!”

    来人自然就是姜松,乌获一看到姜松,不由得就有些蔫了,可是他看到自己的仇人黄忠要跑,他顾不上什么,策马就想追过去,姜松哈哈一笑,一枪挡在前面。乌获大怒道:“姜松小儿,你莫不是以为我真的怕你?找死!”

    “滴!检测到乌获技能千钧触发,武力+5,当前乌获武力提升至104.”

    “滴!检测到姜松技能枪绝触发,武力+3,八宝玲珑枪武力+1,当前姜松武力提升至107。”

    纵然乌获口里这样说,但是他对姜松的害怕是源自内心深处,两人还没交手,他心里胆怯,手上也就弱了几分。再加上姜松的枪法端的是出神入化,不到十回合,乌获竟然已经支撑不住。随之姜松手中玲珑枪寒光大盛,乌获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眼前飘过一道枪影,乌获顿时觉得喉咙刺痛,想要喊已经喊不出来。

    玲珑枪的枪尖刺进了乌获的喉咙,乌获手中的大斧也无力地垂落在地上,姜松冷笑一声,手腕一用力,长枪就收了回来,而乌获此时已然没了气息,整个身子轰然倒地。

    “滴!检测到姜松阵斩乌获,恭喜宿主获得乌获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35.”

    姜松和黄忠,一人斩了一个,给力啊!

    这一幕,正巧被去求援的返回的孟说碰到,眼看着乌获被姜松刺死孟说的心情已经出离了愤怒,他什么都顾不上,紧握双锤大吼着向着姜松冲了过去。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孟说仇恨值10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55,仇恨值41.”

    孟说双锤砸过去,口中狂喊道:“姜松匹夫,还我兄长命啊!”

    姜松这才看到孟说,他呵呵一声道:“蒙说,我还是送你去和你的那两位好兄弟团聚去吧!”

    “滴!检测到孟说技能拔角触发,武力+5,当前孟说武力提升至105.”

    此时的孟说眼中喷射着怒火,姜松浑然不惧,刚刚经过了长时间的战斗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发挥,孟说这种蛮力型的,总是在姜松的枪法之下吃亏,虽然他愤怒连连,却依然无法奈何姜松。

    两人战了三十回合,孟说坚持不住,而且在鹰隼军的攻击之下,番禺城的守军已经全线溃逃,安庆绪见状,心中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这时养由基冲过来,向孟说问道:“士将军为何还没有派来援军?莫非他真的是见死不救吗?”

    孟说听到养由基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乌获和任鄙都死了,反而养由基一点事没有,这让他如何不怒。

    “杨高!休要再言!士将军来的路上正遇到薛礼的埋伏,如今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反倒是你个无能之辈,害死我两位兄弟,等到今日事了,我定然要和你算一算这笔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