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1、姜松义助左宗棠 孟说嘲讽安庆绪
    正在左宗棠心中感慨的时候,忽然看到林冲又转了回来,左宗棠以为林冲又有什么想法,直接盯着林冲看着,林冲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左将军,林某在来的路上有幸结识了一位英雄豪杰,其枪法之精妙,是末将平生都未曾见过的。以末将之见,其武艺可以与黄汉升将军和薛仁贵将军有的一比。此人姓姜名松,字永年,如今想要来投军,林某特意将他引荐给将军。”

    听到这里,左宗棠十分高兴,大喜道:“实乃我主之幸也!快快将他带进来!”

    这时,只见一个少年英雄,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四肢虽然不是很雄壮,但看上去仿佛就有种万夫难敌之威风。他望着左宗棠一拜,口中称道:“草民姜松拜见左将军!”

    左宗棠点了点头道:“姜英雄快快免礼!汝仪表不凡,器宇轩昂,一看便是这天下间少有的英雄,今日能来此,实在令左某深感荣幸!”

    姜松哈哈一笑道:“左将军过奖了!今闻交州之地,出了几个凶蛮的力士,挡住了左将军的剪灭山贼的道路,草民不才,愿助将军一臂之力,也为吴公大业献上一份心意。”

    “哈哈,姜永年快人快语,实在很好。那我便先留你在我帐下效力,他日上场杀敌立功之后,我自当向主公亲自为永年将军讨得封赏。”

    这也便是姜松想要的结果,他连忙拱手谢道:“多谢左将军!”

    这时,左宗棠正在想李密的事情,忽然想到了邴元真,他心思一动,不自觉呵呵一笑道:“看来破城还需要他。来人,让邴元真过来一下。”

    南海,番禺。

    自从左宗棠撤军之后安庆绪一直派人打探左宗棠大军的消息,直到发现左宗棠真的在苍梧郡落脚之后,他才安下心来。不过士武却一直派人来催促安庆绪一起进军苍梧,意图将左宗棠彻底赶出交州。安庆绪心中还是有些犹豫,只是以粮草还没有准备妥当为由,暂时没有出兵的打算。而乌获大军一直在城中驻扎,却是安庆绪的一块心病,令他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到底要用什么理由将乌获大军请出去呢?”

    安庆绪在苦苦思索着,正在这时,养由基从外大踏步走了进来,口中高声喊着:“主公,探子来报,城外十几里处发现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正在向番禺赶来。”

    只有一百多人,安庆绪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他挥挥手道:“只有一百多人,有什么可担心的,交给你处理了。”

    “可是那支队伍是李密麾下的兵马。”

    听到李密,安庆绪的心动了下,他对李密的能力还是比较信服的,纵然此次被左宗棠打的大败,他还想着李密能回来帮助自己。特别是如今士夑大军到来自后,他想要李密回来的心情更加强烈,只不过自从上次和李密失去联系之后,就再也没有李密的消息传回来。

    “此言当真?快,随我一起出城,我要亲自去迎玄邃回来。”

    养由基看到安庆绪如此,心中倒是有些不屑,他并不认为让安禄山如此大败的李密有什么过人之处。

    安庆绪在城外三里之外等着,没多久,就看到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惊慌失措地向着番禺城而来,他们几乎都是灰头土脸,衣衫褴褛,一看就知道经历了很多磨难才来到这番禺城。

    其中有一人,小跑着来到安庆绪面前,对着安庆绪纳头就拜道:“末将参见公子!”

    养由基大声喝道:“放肆!这是主公!”

    安庆绪看了过去,一下子竟然没认出来他,他皱了皱眉道:“不知者不罪,你到底是何人?李密在哪里?”

    那人整了整头发,擦了下脸上的污垢,再次望向安庆绪道:“主…主公,末将就是邴元真啊!”

    紧接着,他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声音变得有些哽咽道:“李密将军和王伯当将军,尽皆被敌人所掳,末将也是运气好,才侥幸逃脱。末将不能护卫主将安全,独自逃回,还请主公治罪!”

    安庆绪对邴元真倒是没什么兴趣,可是听到李密和王伯当被抓,安庆绪变得极为失落,“既然如此,那杨将军就看着惩罚吧!”

    安庆绪将邴元真交给了养由基,自己就独自回城去了。

    养由基对李密并不感冒,相反,他倒是觉得李密被抓,都是他咎由自取,所以他只是让邴元真带着麾下的将士一起进城,将他们发到火头军中,令他们劈柴跳水做饭等,以示惩戒。

    乌获三人,受到士武的指令,再次来见安庆绪,商量出兵苍梧的问题。

    “安统领,只要杨将军出五千兵马,同时负责我等大军的粮草,其他一切都不需要安统领担心;苍梧郡拿下之后,依然交给安统领你来管理,如此安统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此事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乌获将士武的条件都说了出来,可是安庆绪却还是十分为难地说道:“不是安某不愿意配合!实在是那左魁狡诈,若是此战不能胜之,不但苍梧无法拿下,连南海亦为他人所得。先父之前的教训就是如此,乌将军无需多言,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

    “安统领如此胆小怯懦,不如让位于人,免得在这里让人笑话!”

    孟说冷笑一声,讥讽了一句,这让安庆绪脸色忽然一变,拍了下桌案大声喝道:“蒙说你放肆!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孟说哈哈一笑道:“杀我?就凭你?要是我主的命令,你这鼠辈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此时一旁的任鄙拉了拉蒙说,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同时他对着安庆绪拱手赔礼道:“我这兄弟口无遮拦,还望安统领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如今大敌当前,我们切不可起内讧!”

    乌获也不多说,转身就离开了,在他眼中,要是安庆绪再不识好歹,他就立刻发兵消灭安庆绪,让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到时候想怎么样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