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2、朱桓伏击安禄山 太史质问左宗棠
    薛仁贵将手中的震天弓收了起来,而现在用的武器便是“赛奉先”郭盛的画戟,只是此时的战况已经是一面倒,安禄山虽然有一万大军,但是毫无斗志可言,几乎相当于单方面的屠杀。

    “降者不杀!”

    左宗棠见状,立刻令人喊话招降,他并不追求将这些人全都杀掉,毕竟鹰隼军的主体,也是山越人,若是能招为己用,必然能够壮大鹰隼军的规模。这些将士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也算是百战之卒,训练起来,必然可以事半功倍。

    面对着左宗棠大军的围剿,安禄山等人的溃逃,这些山越将士很多人都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心,随着左宗棠大军的齐声呐喊,很多人瞬间都放下武器跪在地上,一起喊道:“我等愿降!”

    安禄山这一万大军,被袭杀了两千多人,跟着安禄山逃走了两千多人,其余还有将近五千兵马全部投降,安禄山和养由基等人丢盔弃甲,总算进了苍梧郡荔浦县。

    看着现在只有不到两千多残兵,安禄山的心在滴血,他始终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为什么自己一去反倒是一败涂地。养由基来到安禄山面前,长叹一口气请罪道:“都怪末将技不如人,请主公责罚!”

    “杨将军说哪路话!吴铭派大军来征讨,我等还不知道吗,反而觊觎荆州之地,这是我自讨苦吃,还好如今已经赶到了交州,这里地势复杂,蛇虫出没,想必左魁等人也未必敢追过来……”

    说到这里,安禄山停顿了一下,继而有些不敢肯定地问向养由基道:“他应该不敢过来吧?”

    养由基想了想,直接答道:“前番不是贺齐领军劫了公子押送的粮草吗?好像就是在苍梧郡,主公……”

    安禄山听完,脸色一变,立刻起身,高声喊道:“将士们,快走,撤回南海!”

    说完之后,安禄山什么也顾不得,立刻翻身上马,紧接着,他又派出一名信使,立刻前往交州龙编,向交州刺史士燮求援。

    正在这时,安禄山就发现四周再次竖起了旗帜,旗帜上分明写着“朱”字,而看盔甲战袍,正是左宗棠的鹰隼军。

    “杀啊!活捉安禄山!”

    一声呐喊,大军便一起冲向了安禄山的兵马,领头之人正是左宗棠麾下部将朱桓。

    “滴!检测到朱桓技能贼忍触发——桓之贼忍,殆虎狼也。其领军出征之时,能够适应山林地形,同时在险要处埋伏之时,统率+3,武力+2,麾下将士武力+1.当前朱桓统率提升至94,武力提升至91.”

    像虎狼一般的朱桓啊!看来是个好猎人,善于打伏击,吴立仁只不过不知道左宗棠现在在做什么事情,胜负又如何。

    朱桓麾下的鹰隼军此时个个士气高涨,安禄山的残军迅速就溃败完全,只有养由基带着几十个心腹护着安禄山杀出了重围。

    朱桓并没有继续追下去,否则若是安庆绪领大军前来支援,那他就凭这区区两三千人马,定然无法全身而退——他要等左宗棠的指令。

    左宗棠在苍梧郡和桂阳郡交界之地,大败安禄山之后,将收降的五千俘虏一起押着,会合黄忠和太史慈的大军一起,正式进入了交州,来到了苍梧郡的荔浦县。

    一时间,荔浦县集合了左宗棠麾下几乎所有精锐大军一万五千余人,大将更是有黄忠、薛仁贵、李广、太史慈、林冲、朱桓和贺齐等人。

    虽然这一战让太史慈扬眉吐气,报了大仇,可是他还是对之前左宗棠和廖立的矛盾引发的一系列事情耿耿于怀,他的性格直,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上前问道:“左将军,慈有一事不明,当初到底是因为何事才让将军和廖太守反目,导致后来桂阳失守?”

    这个时候,左宗棠摇了摇头道:“太史将军,事到如今,我知道诸位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非左某刻意去廖太守作对,实在是左某身负主公重托,不得已而为之。”

    太史慈继续问道:“请左将军明言,为我等解惑!”

    “诸公知道,若想南取交州,且不说交州地势坎坷,山林颇多,蛇虫鼠蚁四处横生,瘴气不断;再加上安禄山李密等人麾下兵强马壮。同时我若是远涉山林,攻击安禄山,唇亡齿寒,交州士燮,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我等将面临的不只是安禄山,还有整个交州。所以我便想能诱使安禄山走出交州,这样我等便可以找机会逐一击破。我曾和廖太守商议之事,便是让廖太守诈败,放弃桂阳,一旦李密占据桂阳郡,李密安禄山必然会生出骄纵之心,到时候安禄山必然会对荆州其他郡县生出觊觎之心。如此便会不断增兵,但是却远离交州,粮草补给难以得到及时补给。我只要想办法截断其粮草,其大军必然不战自溃。安禄山若是大军尽皆折损在此,我若是再想取交州,岂不是易如反掌?到时候即便是士燮发现问题,我又有何惧之?”

    听到左宗棠的话,太史慈才好像明白了过来,事实证明,一切都在左宗棠的预料之中,只是廖立没有同意左宗棠的计划,一意孤行,被李密大败之后,被动执行了左宗棠的计划。

    “是我等误会左将军了!哎,只是不知如今廖太守人在何处?主公若是知晓,一定不会轻饶了廖太守的。”

    这时左宗棠摇了摇头,“廖太守确实也是一个人才,若是因此事而受到惩罚,岂不可惜?此事我会和主公汇报:廖太守是为了让李密中计才使用的苦r计,所以廖太守不但无过,反而有功,还望诸位将军能看在左某的面子上,不要和主公详述此事。”

    说完,左宗棠看了看李广和薛仁贵,毕竟他们两个是吴立仁亲自调派过来帮助左宗棠的,和吴立仁走的最近。薛仁贵自然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也不算迂腐之人,哈哈一笑道:“左将军以德报怨,令人敬佩,薛礼定然会守口如瓶,成全左将军的美意。”

    b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