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8、林冲再战王伯当 李密设计擒猛将
    王伯当定睛一看,不是那疯子林冲又是何人,前番本来王伯当有机会出去林冲,可是后来被太史慈救下。如今林冲还是咬牙切齿地想要杀自己,他岂会任由他在自己面前嚣张。

    “林冲!你不要不识好歹!给我滚开!”

    王伯当一枪刺了过去,林冲一枪迎过来,两人虽然不是第一次交手,但是如今林冲携着愤怒而来,王伯当也是誓要除去林冲而去,攻守之间各不相让。

    “滴!检测到林冲技能豹子头触发,武力+1,王伯当武力-1,当前林冲武力提升至93,王伯当武力降低至94.”

    两人战在一处,十回合不分胜负,眼看黄忠已经策马赶了过来,王伯当不敢恋战,虚晃一枪,调头就走,林冲自然是紧追不舍。王伯当气极,一边跑,一边伸手去拿自己的弓箭,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黄忠自然是看到了王伯当的动作,大声喊道:“林将军小心啊!”

    林冲早已知道王伯当的厉害,可是他如今早已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心想着只要自己能防备,就不一定会着了王伯当的箭。黄忠眼看林冲还是这样不知闪避地往前冲着,他立刻拿出自己的麒麟弓,望着王伯当的方向一箭射了出去。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烈弓触发,武力+5,麒麟弓武力+1,青骓武力+1,当前黄忠武力提升至109.”

    青骓?这不是左宗棠的坐骑吗?看来是左宗棠送给了黄忠了,毕竟猛将要有神驹搭配,现在的黄忠起手就是104的武力,也算是vip武将了!

    王伯当一箭射出,这个时候黄忠的箭便一箭射了过来,稳稳地射落了王伯当的箭矢。然而王伯当好像早已经料到会有人射落这一箭似的,第一箭射出还没有喘息,便再次搭了第二支箭,再次射向了林冲。

    林冲刚刚从错愕之中醒悟过来,便又看到王伯当瞄准了自己,林冲来不及多想,长枪举起一拨,想将王伯当的箭拨开,然而这个时候虽然他的铁枪碰到了王伯当射出的箭矢,却没有将王伯当这一箭拨落,这一箭改变方向之后,还是从林冲的右臂擦了过去,顿时让林冲痛的大声吼道:“啊!王伯当,有种你别走,快来和我再战三百回合!”

    “滴!检测到林冲技能怒杀触发,武力+4,当前林冲武力提升至96.”

    这时黄忠从背后赶了过来,朗声喝道:“林将军切莫逞强!王伯当日后必然能擒住,鲁达将军的血仇也一定可以报的。”

    林冲这时候才缓了过来,他对着黄忠拱手道:“多谢黄将军刚刚救命之恩!是末将太过冲动了!”

    黄忠点了点头,收起自己的麒麟弓,再次抓起破风刀,向着溃逃的山越大军杀了过去,林冲虽然刚刚右臂被射中,可是却不影响筋骨,再次挥舞着铁枪,杀进了乱军之中。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敦壮触发”

    王伯当率军后撤,可是黄忠、彭式等率麾下鹰隼军在不停地追击着,直到快追到耒阳城,黄忠才下令大军撤回。此时王伯当回到城中,检查了下伤亡,五千大军已经伤亡一大半,现在只有两千人左右,再加上城中的两千兵马,王伯当此时已经不敢再出城,他只好令人传信给郴县的李密,请求支援。

    安禄山和李密接到养由基和王伯当的消息之后,两人心中俱是一惊,安禄山更是十分不满地冲着李密喊道:“李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两千残兵?不是说左魁大军已经离开桂阳回到会稽了?现在怎么会是这样的状况?”

    李密虽然心中也十分愤怒,可是他却无处发泄,他只好耐住性子对安禄山道:“主公息怒!左魁大军确实大多数回到会稽,这次黄忠和彭式率领六千人,必然是想趁我等不备偷袭的。幸好主公亲自领大军来此,敌军最多不过还有五六千人。末将斗胆,请主公移兵耒阳,只要重兵围之,定要黄忠和太史慈尽皆授首!”

    安禄山这才点了点头,“你可要弄清楚,若是这次不能将敌人消灭,那我等必然身受其困!此地远离交州,补给不便,若是不能一击而破,我等也不能在此多做纠缠!”

    养由基此时领着不到一千残部,来和安禄山请罪,安禄山自然不会惩罚他,好生劝慰了一番之后,安禄山和李密率领剩余的近两万多兵马浩浩荡荡杀向了耒阳。

    大军还没有来到耒阳,王伯当已经亲自出城三十里迎接,李密立刻向王伯当询问黄忠、太史慈等人的下落,王伯当这才有些不安地答道:“回主公和李将军的话,自从前几天中了敌人之计之后,我四处派人打探,却只没能发现敌军的踪迹;不知是不是撤到临郡去了,至今不见踪影。”

    安禄山听完,嘴角动了一动,“莫非这两个鼠辈是想要玩老鼠戏猫的把戏?玄邃,汝可有良策除去这两个肘腋之患?”

    李密也不知道这黄忠和太史慈到底玩的什么把戏,但是他现在确实有些担心自己的处境,他想了好一会,这才对安禄山说道:“如今敌人如此骚扰,我军虽然数倍于敌,但是却无法找到机会围而歼之,不如暂时放弃耒阳,王将军趁夜偷偷撤退,如此黄忠等人若是知道伯当撤退,势必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于半途拦截。到时候主公亲率大军埋伏起来,等到敌人追来,主公一声令下,谅他黄忠和太史慈再厉害,插翅也难飞!”

    安禄山捻了捻胡须,略微沉吟了一番,开口答道:“如此也好!那就有劳王将军了!切记一定要让敌人发现王将军的行踪,同时不可恋战,让敌人误以为你一心只想逃跑!”

    王伯当听后大喜道:“末将领命!”

    当日夜三更时分,王伯当将城中兵马全都集合起来,来到城外之后,人人举起了火把,同时大声吼道:“兄弟们!此地不宜久留,我接到主公命令,让我等连夜撤退!众将士切记,不可声张,加速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