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5、林冲死仇王伯当 廖立反恨吴立仁
    林冲和鲁智深原本就是生死相交的兄弟,鲁智深的死彻底刺激了林冲,让他领悟了这个怒杀技能,当初他的徒弟曹正死的时候,他进行了一次蜕变;鲁智深死了一次,又激活了一次技能。林冲的增强完全是靠心伤来实现,吴立仁心中只能对林教头报以同情。按照这一下去,林冲迟早还是会伤心过度导致身体越来越差,有机会还是让孙思邈给林教头调理一番。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林冲,是否能躲过这一劫。

    林冲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径直向着王伯当杀去,王伯当看到他狰狞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害怕,毕竟刚刚已经射中了林冲一箭,他相信现在的林冲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林冲,我敬你是个汉子!但是,你现在有伤在身,岂会是我的对手,受死吧!”

    王伯当拍马舞枪直接迎向林冲,两人长枪一对,林冲已经感觉到胳膊发麻,毕竟他现在只能一手持枪,而王伯当也是一个厉害角色。可是林冲仍然要紧牙关,再次挥枪而上,势必要和王伯当分个你死我活。

    王伯当也被林冲这样拼命的架势给震住,只不过看到林冲此时的模样,他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惋惜,他知道现在的林冲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再斗下去,林冲迟早会死在自己手里。

    正在这时,远处的太史慈总算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手持双戟,冲向了王伯当;王伯当看到太史慈,自然不敢应战,调头就走。林冲正要继续追,一下子被太史慈拦在了前面。

    “林将军,你清醒点,鲁达兄弟已经去世了!你若是还在这里纠缠,他的尸身岂不是还要遭到敌人的凌辱?若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谁还能为鲁达兄弟报仇雪恨?鲁达若是泉下有知,岂不是要责怪你这个兄长?”

    林冲楞在那里,太史慈的一番话如利剑一般刺到了林冲心上,他再次仰天大吼道:“啊!!!鲁达兄弟,今天我林冲在此发誓,一定要手刃王伯当首级,替你报仇!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滴!检测到林冲触发任务死仇——其和王伯当之间的仇怨终生不能化解;若是其能手刃王伯当,则获得四维属性+的奖励,同时天雄星技能效果翻倍。若是宿主收降王伯当,林冲将会彻底背叛宿主,同时将宿主列为死仇。”

    听到这里,吴立仁再次被震惊到,林冲这是要三次强化了?只不过想要他手刃王伯当,却也相当不容易。毕竟王伯当身手不凡,又箭术惊人。吴立仁不知道现在左宗棠和李密大军交战的情况如何,为何会如此劣势?按理说,李密应该不是左宗棠的对手才是,可是现在的局势让他迷惑不已。

    林冲再次转头,找到鲁智深的尸体,一把抗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坐骑之上,继而他也翻身上马,纵马向着远方撤去,而太史慈率领部分将士殿后。

    一夜激战,太史慈等麾下的将士个个身上带伤,满脸血污,残兵还有三千余人,又折了鲁智深,廖立此时的心情已经差到极点。

    “我定然要向主公告那左魁一状!他竟然真的带走所有兵马,让我军遭此大败,实在是气煞我也!”

    廖立忍不住骂道,再看看林冲,此刻呆若木鸡,连左肩上的箭伤仿佛都没有感觉到。

    这时太史慈走了过来,看着廖立在发牢骚,太史慈劝道:“李密小儿确实有几分本事,我等不如,所以才遭此大败!太守,如今怕是李密会继续率军进攻,我等若是没有支援,断难挡得住。不如先放弃桂阳,向豫章郡撤退,再和主公说明情况,让左将军派军来援,才是上策。”

    “哎,只怪我当初话说的太满,可是左魁也应该以大事为上,怎么将所有兵马都带走!”

    胜败太史慈原本没有太放在心上,廖立之前的表现,确实也带领自己取得了几场胜仗,所以太史慈本来对廖立的印象还算非常好的。可是这个时候廖立竟然去埋怨左宗棠,太史慈忍不住说道:“左将军是听太守大人之言才会离开,此事不甘他之事。是我等谋事不成,战又不利,太守若是要和主公汇报,大可将这一切算在某的头上。”

    廖立楞了下,接着呵呵一笑道:“子义将军这说的哪里的话!左魁身负重任,又领雄兵万余人,却不能剿灭叛贼,实在是让人可恨!一直听闻主公善于识人用人,以我看来,左魁便是主公用人的一大错误!主公不能识人,主将不会用兵,哎,可悲可叹啊!”

    廖立说着说着,便开始埋怨道吴立仁身上,这时太史慈吉所不能忍受的,只见他疾言厉色,大喝一声道:“廖立!汝埋怨左将军也就罢了,岂能背后议论主公的不是?”

    可是廖立只是冷笑一声道:“子义将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主公也是人,也会看走眼,也会犯错,既然有错,难道还不能容我多说几句?你要是觉得我以下犯上,大可以将我抓起来,送回下邳交给主公问罪!我倒要看看,主公是不是真的会治我的罪!”

    太史慈脸色极为难看,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对廖立,他转身离开,带着自己麾下的将士,独自向豫章撤去。

    望着太史慈将大部分兵马都带走,廖立黑着脸,心中再次骂道:“吴铭!当初亏的我以为你是个明主,现在看来不过如此!现在想来,伯符之死,一定和他有关,哎,天下之大,就没有真正的明主吗?”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廖立的仇恨值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55,仇恨值5.”

    “系统,你是不是弄错了,廖立是本宿主的人,应该是亲密度吧?为何事仇恨值?”吴立仁完全想不通,廖立的这个仇恨值怎么得来的,他能想到,只能是系统的问题。

    “回宿主,并没有错,宿主手下若是对宿主产生不满,便会产生仇恨值,这是正常的。”

    廖立对自己不满?吴立仁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廖立到底在作什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