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7、展昭剑退赤发鬼 薛礼夺戟赛奉先
    说完,白玉堂早已抽出自己的雁翎刀,呼啸着砍了过去。这时从那贼寇之中走出来一个脸上有一块朱砂记的贼人,而他的头发更是奇怪,每根都是红色的,不过白玉堂却没心思去管这些。

    只见那贼人大吼一声,抽出一把朴刀,迎面砍了过去,两人一交手,便震得那贼人后退一步,虎视眈眈地盯着白玉堂看。

    “我乃岱山呼保义宋江麾下头领赤发鬼刘唐,不知英雄到底是何人?若有得罪,还请见谅!”

    赤发鬼刘唐,白玉堂自然没有听过,但是宋江他是知道的,在来冀州寻找薛仁贵之前便已经见过,没想到,回来的时候,还是被宋江的喽啰打劫。

    “你莫问我们是谁,今日你们若是识趣,就赶紧放我们离开,否则一旦惹到了我兄弟,怕是你们都难走。”

    白玉堂对这样的江湖草莽倒是没有什么仇恨,或者有些理解,所以他还是想劝这些人赶紧离开。可是刘唐此时的心情却完全不是这回事,他以为白玉堂只是吓唬自己,他也算是入绿林许多年,岂能会被白玉堂的一句话吓跑。

    “我当你是个英雄,所以才这样问你,你这人好不晓事,那就不要怪我兄弟们不客气了!点子扎手,一起上!”

    刘唐大吼一声那几十山贼一起冲向了白玉堂,白玉堂对付一个刘唐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那么多人一起上,他自然根本无法应付。这个时候展昭早已经策马冲了过来,冷冷看着那些山贼,呵呵一笑道:“白兄,看来你的好心别人并不领啊!”

    展昭手持湛卢剑,冲了上去,直接向刘唐迎了过去,刘唐看到来人是个女子,他更有点轻视,手中朴刀劈了过去。

    “滴!检测到展昭技能御猫触发,武力+3,湛卢剑(仿)+1,当前展昭武力提升至96.”

    展昭湛卢剑锋利,力道又大,一剑就将刘唐的朴刀斩断,巨大的力量更是直接将刘唐震飞,飞出了一丈多远。刘唐心中大骇,他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如此厉害,自己竟然不是她一合之敌,那其余人更不是对手了。

    这时刘唐麾下的喽啰一起杀向了白玉堂和展昭,两人背靠背一起迎战,配合的天衣无缝,只见兵器嘈杂声此起彼伏,山贼众人不是从战团中飞出。若不是站在和白玉堂手下留情,他们此刻恐怕也没几个能活下来。

    这个时候,赶着马车的薛仁贵看着战斗快要结束,不由得呵呵一笑,对着马车中的薛母和甄宓道:“母亲,夫人,此等宵小不足挂齿,请勿担心!”

    正在这时,薛仁贵忽然脸色一变,因为此刻又有几十个山贼从两侧杀出,目标直指薛仁贵和他的马车。

    薛仁贵迅速掏出身后的震天弓,跳下马车,摸出一根箭,直接指向右侧,只见他眼睛一动,手指一松,那箭矢仿佛流星一般射向了那群山贼。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箭圣触发,武力+6,震天弓武力+1,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08,并且极大增加命中率和穿透力。”

    开始御猫触发技能的时候,吴立仁还没有在意,可是薛仁贵又触发了,吴立仁开始为己任担心起来。

    薛仁贵这一箭快若闪电,那些山贼哪里见过这样厉害的神箭手,一箭过来,他们都是楞了楞,可是箭矢竟然直接穿透一个山贼的身体,同时继续穿透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第五个才算止住,五个山贼同时倒地,惊得其余山贼再也不敢乱动半分。

    薛仁贵冷笑了一声,再次拈弓搭箭,向着左侧再发一箭,同样的结果震的众山贼不敢再上前,只是其中有一人骑马而来,大声喊道:“放冷箭的算什么影响好汉,可敢与我是赛奉先郭盛决一死战?”

    赛奉先?薛仁贵一听,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自然知道温候吕布的厉害,此人敢称赛奉先,莫非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

    可是薛仁贵却一点都不怵,他翻身而起,赤手空拳步行向着郭盛冲了过去。郭盛亲眼见识了薛仁贵的箭术超绝,所以若是薛仁贵用弓箭,他铁定是躲不过去;然而若是近身肉搏,郭盛却有着十足的信心。

    “快亮出你的兵器,我可不会欺负你手无寸铁之辈!”

    薛仁贵哈哈一笑道:“放马过来吧!若是怕你,我就不是薛仁贵!”

    听到薛仁贵的名字,郭盛心里抖了一下,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仿佛从灵魂深处传来一般,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可是薛仁贵想要赤手空拳来挑战自己,却是真真的激怒了郭盛,郭盛大怒道:“匹夫受死吧!”

    “滴!检测到赛奉先郭盛技能戟将触发,武力+3,当前郭盛武力提升至83.”

    噗!赛仁贵变成了赛奉先?吴立仁这个时候才开始对系统的恶趣味吐槽起来,这点武力值,分分钟被秒杀的节奏啊?赛奉先,赛仁贵,作死的外号,而且,显然是这个假货遇到了真正的薛仁贵,郭盛看来也是要领盒饭了吧!

    郭盛奋力将手中画戟向着薛仁贵刺了过去,薛仁贵看着郭盛的动作,不由得冷冷一笑,继而身子微微一动,闪过了郭盛的一击,紧接着只见薛仁贵转身上前单手抓住了郭盛的画戟杆,用力向下一拽,大喝一声:“给我下来!”

    郭盛双手紧紧抓住画戟,可是竟然还是被薛仁贵轻松从马上扯下,更为糟糕的是,他竟然是脸先着地,一下子栽了个狗啃泥,让他身后的其他山贼仿佛都忘了郭盛是他们的头领,忍不住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郭盛从地上爬起来,啐了几口唾沫,而他的武器早已经被薛仁贵抓在手中,薛仁贵在手中颠了颠,继而原地耍了几招戟法,继而呵呵一笑道:“这画戟虽然轻了点,但是我现在正愁没有个防身的兵器,就送我用用了!”

    郭盛虽然心中时分不甘,可是薛仁贵的武艺,他看的真切,自然不敢说半个不字。

    “还有,以后你这赛奉先的绰号,也别再用了,太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