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9、陈玉成兵发越巂郡 萧摩诃大战灵关道
    ??  听到张任的话,刘璋有些不高兴,“就调查到了苻坚的名字?这还有必要向我汇报吗?张任,汝办事不利,该当何罪?”

    张任没有理会,继续说道:“主公,属下还没有说完。苻坚麾下有几员猛将,这次来的人名唤萧摩诃,端的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庞义将军便是为他所杀。”

    刘璋点了点头,继而挥了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有何惧!对了,听闻张从事武艺也是十分了得,不知是不是那萧摩诃之敌?”

    张任呵呵一笑道:“属下怕不是那厮的对手,还是等陈全将军手下大将高肃才能与之匹敌。”

    看到张任露出了笑容,刘璋一脸嫌弃地喝道:“汝不能为主分忧,竟然还敢在此发笑,不知羞耻的家伙,还不赶紧给我退下!”

    张任被刘璋这番话骂的面红耳赤,当他想到刚刚的情景之时,已经明了刘璋为何如此愤怒。

    谁让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撞到了主公的好事呢?张任在心中自嘲地说道,继而就躬身准备退下。

    这时候,刘璋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喊住了张任:“等下,若是陈全回来,你可传令让他不必入城,直接前往西南平乱,有什么需要的,和黄权、张松等人一起筹措便可。”

    没几天,陈玉成便带着两万大军返回成都,张松、黄权、张任等文武已经在城外等着了。张任将蛮夷大军的情况和陈玉成简单的介绍了下,同时又将刘璋的命令传达给了陈玉成。

    “陈将军,这萧摩诃勇猛过人,非一般人所能挡之,汝务必也要小心应对。某有一人,举荐给陈将军为副将,不知陈将军以为如何?”

    说话的是张松,陈玉成听到他要举荐人,自然也十分开心,如今他麾下除了高长恭外,并没有什么大将之才了。

    “多谢张先生,不知此人是谁?”

    张松呵呵一笑,高声喊道:“蓝玉,还不快来拜见陈将军?”

    这时,只见一人全副戎装走了出来,来到了张松和陈全身旁,继而拱手说道:“小将蓝玉,拜见陈将军!”

    张松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此人名唤蓝玉,字佩德,原是主公亲卫军中提拔上来的,可是后来和那个吕方有矛盾,所以才被调离。蓝玉此人不但武艺不俗,又颇有谋略,统兵打仗也有一番独特的见解,以他为副,必然可助陈将军大破蛮夷。”

    陈玉成点了点头,他从蓝玉不俗的身姿,便能猜到此人武艺不俗,至于统兵打仗,这个可不是用嘴巴说的,这个需要战场上拼出来的。

    蓝玉此时拱手再次说道:“末将一定会尽心尽力,随陈将军一起冲锋陷阵,为主分忧!”

    陈玉成此时看向黄权,郑重说道:“那一切粮草补给,还请黄主簿等多多费心,军情紧急,我这就不做耽搁了,诸公,告辞了!”

    越巂郡,邛都。

    萧摩柯从永昌郡出兵以来,在邛都用计大败了庞义之后,便在邛都补给。他此番调集了各部蛮兵合计五万人,四处攻掠,越巂郡大部分都已经落入到了萧摩诃的手中。

    当他听道探子来报,陈玉成已经率大军来到了越巂郡,他立刻集结大军,准备再次将陈玉成消灭在越巂郡中,让他重蹈庞义的覆辙。

    “此番陈全来犯,必定从灵关道而来,乌戈森,你领大军一万,从灵关道西南的阐县五十里外埋伏起来;厄地森,你领大军一万,在灵关道东南的边河处埋伏起来,不得有误!”

    乌戈森和厄地森是彝族部落的两个首领,如今都归顺了苻坚之后,苻坚令他们各自领麾下的蛮兵和萧摩诃一起起兵。萧摩诃下达完命令后,自己亲自率大军两万人,径直向着灵关道进发,他的策略很简单,先诈败,令陈玉成追击,追到埋伏圈之后,再一起合围。等到陈玉成逃跑之后,再被厄地森大军断了后路。到时候陈玉成大军必然会被前后夹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此时陈玉成大军驻扎在灵关道,他并没有着急进兵,而是先让探子四处探查地形和萧摩诃蛮兵的踪迹。几天后,萧摩诃便领大军来到了灵关道,两军对圆之处,萧摩诃横刀立马,大吼一声道:“陈全小儿,快快出来受死!”

    陈玉成带着将士仔细一看,只见萧摩诃一脸凶相,满嘴的络腮胡子,两颗眼睛仿佛两个珠子一般,发出渗人的光芒。

    “敌将报上名来!”

    陈玉成大喝一声,萧摩诃看到陈玉成俊美的模样,不由得哂笑道:“那就让你死个明白,我便是蛮主麾下先锋大将军萧摩诃是也!尔等鼠辈,若是知道某的厉害,就赶紧下马受降;敢说半个不字,我定然尔等不得好死!”

    萧摩诃如此嚣张的模样,让陈玉成气愤不已,只见他大吼一声道:“谁与我出阵,斩杀此贼!”

    话音刚落,只见高长恭便应声而出,挺枪策马,冲向了萧摩诃。

    “萧摩诃小儿,献上你的首级!高肃来也!”

    萧摩诃拍马舞刀,迎了过去,高长恭长枪如闪电一般直取萧摩诃胸口。

    “滴!检测到高长恭技能音容触发,萧摩诃被高长恭判定为很丑,高长恭武力+4,当前高长恭武力提升至104.”

    高长恭vs萧摩诃!

    吴立仁听到之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是想了下萧摩诃的身份便恍然大悟,高长恭这是出兵云南了!只是为何只有高长恭有技能,萧摩诃却没有?莫非又是一个白板武将?

    萧摩诃眼疾手快,一刀挡住,然而高长恭马不停蹄,抽枪而回,再次用力刺了过去。萧摩诃此时已经知道高长恭的武艺很强,他也不敢托大,小心谨慎应付着,但是坚持了十几个回合后,便抵挡不住,打马就退。

    高长恭哪里肯舍,便径直追过去,陈玉成担心高长恭有失,于是一声令下,挥军掩杀过去。

    萧摩诃麾下的蛮军,仿佛兵败如山倒,丢盔弃甲,纷纷向着阐县逃去。

    正在这时,一个焦急的声音在陈玉成耳边响起,“将军不可再追!恐怕这是萧摩诃的的奸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