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7、丁彦平斥责罗成 张教主劝阻马腾
    “主公,请节哀!钟将军性格耿直,如此杀身报主,实在令人扼腕叹息,还请主公下令将钟将军厚葬!”

    张鲁点了点头,挥挥手,无力地说道:“就按丁将军的意思办!另外,杨松先生也是忠义之辈,为我而死,理当一起厚葬!”

    丁彦平还想说什么,但是张鲁阻止了他,他让所有人都下去,只想一个人静下来,想想以后的事情。

    此时罗成来到了丁彦平的大帐之中,想询问以后的去留问题。当他看到丁彦平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忍不住劝道:“义父为何如此烦恼?主公既然有心投降,我等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更何况主公根本无甚大志向,即使跟着他,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前途,不如趁早令投明主,也是好事!”

    罗成的话,好像触到了丁彦平的底线,只见他拍案而起,大喝一声道:“逆子何敢出此悖逆之言!主公投降,我等随之,无有不妥,可是如今主公还没有下决断,汝在此发此狂逆之言,便是背主求荣,汝该当何罪?”

    看到丁彦平动了怒火,罗成吓得连忙认错道:“义父息怒,罗成失言,请义父责罚!”

    “你我虽然并无血缘关系,但是比亲父子还要亲,我自然也希望你能有一个好前程。只不过大丈夫在世,当求无愧于心。如今主公还无法抉择,我等还是要做好为人臣者的本分才好。”

    丁彦平语重心长地教育着罗成,罗成只好唯唯点头应承着。

    钟馗的死,让张鲁的内心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以他并没有立刻让人去联系马腾,而只是将马腾大军在关外晾着。虽然马腾几次三番派人射书信到关内,和张鲁陈说厉害,但是张鲁全然不顾,丝毫不理会马腾的愤怒。

    这一日,忽然探子来报,陈玉成大军攻下了葭萌关,张鲁的弟弟张卫败逃向阳平关。

    听到这个消息,张鲁心知大骇,他未曾想到陈玉成的大军来的如此之快。若是等到陈玉成率军来到阳平关外,张鲁开始担忧起来自己的命运起来。到时候管关外有两路大军,若是真是一起来攻,那阳平关的陷落就在转眼之间。

    张鲁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考虑了,立刻让人将关内的文武都请了过来,商量准备开关投降,迎马腾进关的事情。

    这次张鲁真的下定决心,所以不管丁彦平等人如何反对,张鲁坚持己见,并且令杨昂和杨任准备好一切手续,亲自大开关门,率部去向马腾投降。

    马腾受降之后,倒是没有怎么难为张鲁,在张鲁的带领之下,西凉大军终于进驻了阳平关,接收了汉中的所有兵马和人口。

    “主公乃是大汉伏波将军之后,张鲁相信,将军一定不负伏波将军之名,振兴汉室。如今西川刘璋还在苦苦相逼,听闻陈全已攻下葭萌关,大军正在向阳平关靠近,还望将军小心。”

    陈玉成大军的消息,马腾自然知道,他也知道张鲁忽然投诚,必定也是受到陈玉成的影响,他此刻已经派魏冉领军去伏击陈玉成。

    “张天师无需担心,区区陈全,不足挂齿,某已经有安排。对了为何不见那日关外和犬子大战的少年将军?”

    当然罗成和马超一场大战,让马腾对罗成喜爱有加;而如今马腾看了半天没有发现罗成,所以就询问道。

    “罗成如今应该是被他的义父禁足,不能出门,主公若是想见,那我这便让人去传他来。”

    张鲁说完,马腾呵呵一笑道:“罗成的义父是不是就是双枪将丁彦平丁将军?腾早有耳闻,此人枪法也颇为不俗,只是如今为何也不见丁将军?”

    丁彦平眼看张鲁固执己见,他无法劝阻,长叹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之中,拒不出降。

    最终马腾带着马超、庞德来到丁彦平大帐之中,亲自去请,丁彦平才算愿意投降马腾。

    而此时陈玉成正领大军追击张卫的败军,张卫如今麾下只有数千残兵,当他以为自己无路可退之时,魏冉率领大军忽然杀出,陈玉成防备不及,被杀的大败而回。魏冉将张卫救出,张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魏冉和张卫说明了情况之后,张卫还有点不敢相信。

    张卫亲自看到张鲁之后,立刻着急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大哥要投降马腾啊?”

    张鲁呵呵一笑道:“我若不降,今日你焉有命在?此乃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及也!事已至此,无需多言,我相信马腾一定不会亏待你我兄弟的。”

    张卫心中不服,可是他也无可奈何,当日晚,马腾大摆宴席,犒赏三军,马腾趁机和张鲁到了子午谷奇袭的计划。

    “主公,万万不可!子午谷虽确实可直达长安,可是这一路上艰难险阻,人马极难通过!若是大军此去,必然会伤亡惨重,还请主公三思啊!”

    张鲁的话,让马腾不屑地笑了笑道:“天师,此言差矣!我自受天子密诏讨贼以来,夙兴夜寐,殚精竭虑,未尝敢有半分松懈;对曹贼用兵至今,各有损伤。只是如今长安难下,一直不能前进半分。既然如此有此捷径可破长安,即便有人因此牺牲,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只要能攻下长安,我相信,他们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马腾的话,让张鲁一点反对的余地都没有,他清楚知道马腾的野心,他不会在乎将士的伤亡,更何况,子午谷奇袭,是要用张鲁麾下的将士来完成。

    想到自己刚一投降,手下的将士便要受次劫难,张鲁的心情不由得一阵失落。马腾看到他的反应,连忙好言劝慰道:“张天师何必如此担心!子午谷虽然崎岖难行,但是只要一路上小心谨慎,并不会有太大意外,况且天师麾下的将士颇为熟悉山路,必然能大大降低伤亡。”

    “主公,即便子午谷可行,但是若是我大军撤离此地气息子午谷,那阳平关无人防守,陈全必然会趁虚而入,到时候后放不稳,若是长安没有拿下,反丢了汉中,岂不是陷汉中数万将士于万劫不复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