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6、俏罗成大战锦马超 钟天师死谏张教主(下)
    罗成见马超竟然还不知领情,心中不由得火起,大喝一声道:“败军之将,安敢言勇!来来来,你我再战三百回合,我让你知道我罗家枪法的厉害!”

    说完,将枪头上挑着的头盔向着马超一下扔了过去,马超伸手抓住,可是仿佛抓到了耻辱一般,又将头盔扔在了地上,此时他的心中愈发气恼。

    罗成正要策马杀来,却只见张鲁立刻让人下令鸣金收兵,他清楚如今两人战的势均力敌,若是两人再战起来,结果还真不一定。罗成的绝招已经用了出来,若想故技重施,怕是不会起到什么效果。况且张鲁并非有意和马腾对敌,他只是借此来衡量一下双方的实力。

    罗成虽然还想再战,但是丁彦平此时已经从关内冲了出来,对着罗成喊道:“成儿!不得违抗军令,坏了主公大事!”

    这才让罗成不甘心的拍马而回,同时,马腾也亲眼看到了马超遭遇的危险,他也立刻下令让马超撤回。

    马超回到阵中之后,仍然是一脸的不悦,这个时候马腾迎了过来,呵呵一笑道:“孟起不必如此气恼,那罗成确实有几分本事,刚刚那一枪若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孟起此刻非死即伤。由此也能看出,这罗成并不想伤你,若是以后将罗成收为己用,则就称为一家人了。我们暂且等等看,那杨松还会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此刻的杨松,正在力劝张鲁,不要再和马腾大军交战,否则一旦陷入到马腾和刘璋两家围攻的状态,那张鲁真的就无路可退了。

    杨松的话,此刻是当着张鲁麾下的文武说出来,钟馗本不知道张鲁暗中派杨松出使之事,所以当他听到杨松竟然劝张鲁投降,便气不打一处来,来到杨松面前,大喝一声道:“杨松匹夫,竟敢勾结敌人,意图背主求荣,你有几个脑袋!”

    杨松看到钟馗,不由得冷哼一声,理都没有理他,而钟馗看到杨松竟然如此嚣张,抽出佩剑就要去砍杨松。

    “钟馗!不得无礼!”

    张鲁阴沉着脸,低吼一声道。

    钟馗满脸悲愤,拱手说道:“主公!杨松小儿意图谋反,末将岂能容他?”

    而这时杨松更是仗着张鲁在场,呵呵一笑,伸着脖子冲着钟馗挑衅道:“来,来,来!你是忠臣,我是逆贼,脖子在这里,有种你就砍下去,你给我砍啊!”

    这时张鲁叹息一声道:“正南,这件事不是杨先生的错,是我让他出使马腾,商量投降之事。”

    听到这里,钟馗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杨松会这样有恃无恐,原来这事情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张鲁的主意。

    “主公,切不可投降啊!主公占据汉中,有山川关隘之险,麾下有丁将军和罗将军之勇,谋士有阎先生之智,带甲数万人,百姓百万人,进能争夺天下,退能据守汉中,不失为一诸侯,何必要投降马腾,仰他人鼻息?谁提出此建议,当先诛此人,再据关抗敌,定然让刘璋、马腾之流有命来,无命回,还请主公三思啊!”

    钟馗的几句话哪里能改变张鲁的态度,此时张鲁降心已定,哪怕是罗成险些斩了马超,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马腾的西凉大军。

    “正南,此事已有定论,汝不必多言。天下诸侯并起,但是早晚必然会再次一统,我自忖不是成大事之人,早降晚降又有什么分别,惟愿保全家人宗庙足矣!”

    张鲁的话,让此时的钟馗失去了所有理智,他忽然又将佩剑抽出,唬得张鲁连连后退几步,指着钟馗喊道:“钟馗,你,你想干什么?想弑主不成?”

    钟馗哈哈一笑,继而将长剑一抬,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主公万不可降!末将不愿意做降将,主公若是执意投降,那末将只好以死明志,还望主公三思!”

    张鲁看到钟馗如此决绝,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他知道钟馗是个忠心的人,若是他真的血溅当场,张鲁的心里也会感到愧疚。

    这时一旁的丁彦平也上前两步,小心翼翼劝道:“主公,此事不如容后再议?钟将军性情激烈,若是真的自绝于此,难免让众将士心寒啊!”

    杨松看到张鲁还是犹豫,他更是有些担心,若是张鲁不同意投降,那自己肯定会是被第一个问罪的。

    想到这里,他也忽然哈哈一笑,望着钟馗说道:“钟馗,你还想以死相逼主公?这是一个臣子应该做的事情吗?你若是真的想死就一剑抹脖子,我还敬你是个汉子,若是不敢,就赶紧把剑放下,不要在此惺惺作态,让人笑话!”

    钟馗被杨松这样一激,手一紧,直接对着脖子抹了过去,而一旁的丁彦平忍不住喊道:“钟将军不要冲动!”

    钟馗最终还是忍住了,此时剑刃已经将钟馗的脖子割破了,鲜血已经渗了出来,只不过他将佩剑放了下来。

    “我就说你不敢!哼!你当主公是什么人!”

    钟馗望着一言不发的张鲁,他惨然一笑,继而忽然再一抬手,手中的长剑径直向着杨松刺了过去,杨松怎么也没有想到钟馗竟然如此大胆,竟敢当着张鲁的面刺杀自己,可是这一剑又准又快,刺进了杨松的心房。

    “你,你,你……竟敢……”

    杨松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没了气息,张鲁更是被钟馗这忽然的举动惊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半晌才下令道:“来人,来人,将钟馗给我拿下!”

    然而钟馗抽出佩剑,对着张鲁拜了一拜道:“钟馗多谢主公知遇之恩,临死前愿为主公除此奸佞小人,还望主公多多保重!”

    说完,长剑再次一横,直接抹向了自己的脖子,一旁的丁彦平脸色一变,想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丁彦平扶住倒下的钟馗,只见钟馗脖子上已经血流不止,再想说点什么,钟馗已经没了气息。

    面对着忽然而来的变故,张鲁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他满脸悲伤,继而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要这样!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逼我!”8)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