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4、天宝将负伤 贾文和献策
    ,更新快,,免费读!

    吴立仁刚走了出去,身旁的卫士跟过去问道:“主公,就这样将裴元庆放了,他若是杀出城去,那岂不是无人能挡?”

    将裴元庆直接送到驿馆休息,吴立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裴元庆被抓之后,并没有产生什么仇恨,甚至主动说愿意投降,只要能满足他的条件,从此就可以看出裴元庆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确实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其二,虽然放了裴元庆,但是裴仁基还在在自己手上,裴元庆若是就此杀出去,当时也不会因为裴仁基而束手就擒。

    “不必担心,我料定他绝不会逃走!明天只要天宝将军能胜他,裴元庆便能收为己用。”

    吴立仁回去后,立刻让人将宇文成都请了过来,将明日比武之事和他细说了一番,本以为宇文成都一定会很高兴地答应下来,可是吴立仁却看到此时的宇文成都面露难色,似乎并不愿意接战。

    “成都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这可不是你的脾性!”

    吴立仁呵呵笑了笑,盯着宇文成都看了一眼,宇文成都拱手叹道:“主公,非末将不愿与他一战,只是在汝阴领兵殿后之时,右胁中了敌人一箭,至今还未痊愈,根本无法用出全力。若只是和他战上一场,末将自然会舍命相搏,可是此事关系到主公能否收的一员猛将,末将不敢耽误主公大计。”

    听到这里,吴立仁脸色一变,连忙问道:“你怎么受伤了?为何没有报给我知?是否请孙先生诊治了?”

    宇文成都看到吴立仁如此担忧,不由得心中感慨,连忙答道:“末将就是怕主公担心,所以才没有让人告知主公。这点小伤,孙先生已经开了药了,但是还需要再休息半个月才能痊愈。”

    这难道是命?吴立仁不由得感叹道,本以为是双技能的宇文成都出战,拿下裴元庆是十拿九稳的,可是宇文成都竟然受伤了,而且还是很影响发挥的伤势。

    “主公,若是实在没有人选,属下愿意拼死一战,也要为主公拿下裴元庆!”

    宇文成都此时面色凝重,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可是吴立仁怎么可能让宇文成都上场,若是拿不下裴元庆,反而被裴元庆所伤,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宇文将军不必担心,我自有打算,你身上有伤,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无需在此耽搁。”

    宇文成都不知道吴立仁是否真的有办法,毕竟裴元庆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吴立仁手下也就宇文成都、冉闵等可以与之一战而能占上风,而今冉闵却在寿春。这哪里还有人能打得赢裴元庆。只不过宇文成都此刻只能选择相信吴立仁。

    宇文成都退下之后,吴立仁也在犯难,以自己的了解,此刻根本不可能有人赢过裴元庆。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下邳还有王彦章和恶来,王彦章和裴元庆只有劣势;而恶来的话,技能差不多,但是却没有好的兵器和马匹,最多两人战平,胜出几乎也没可能,总不能将裴元庆的锤子和马都没收了吧?”

    又或者和裴元庆说说,拖延半个月,等宇文成都伤好了?或者在裴元庆的饮食里动点手脚?这种显然都不行,一定会让裴元庆对自己反目成仇,这不是吴立仁想要的结果。

    或者让赵四喜这样的辅助技能给恶来加上,这样的话,就多了几分胜算。

    “回宿主的话,校场比武之时,大四喜技能无法发挥作用,还有宿主的王道、宗泽的愤激,都无法在这样的切磋比武之中对麾下将士生效。”

    吴立仁刚想到,就立刻被系统给否认了,这让他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时间根本拿不出主意。

    正在这时,贾诩正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吴立仁紧皱着眉头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来到吴立仁身边轻声喊道:“主公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无法处理?不知属下能否为主公分忧?”

    吴立仁这才忽然一惊,看了看眼前这个眼中露着精光的贾诩,不由得一下子释然了,“文和,快,快来帮我想下!”

    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吴立仁一个人在那里瞎想,不如让别人帮着一起想,更何况是贾诩呢!

    吴立仁连忙将裴元庆的问题和贾诩前后说了一下,贾诩想了一番,接着说道:“这种情况,确实复杂,诩有上中下三条计策,可供主公选择。”

    吴立仁想了半天都没想到办法,没想到贾诩竟然刚听完,瞬时就想到了三条,这难道真的是差距吗?

    “文和,那你先说上计是什么?我听听是否合适。”

    贾诩微微一笑道:“主公只是答应要和裴元庆比试武艺,可是这武艺之中不仅仅包含正面厮杀,短兵相接,若是比试射术,就凭主公麾下李光、花荣将军,主公觉得要胜他还有什么难度吗?”

    吴立仁听完,不由得哈哈一笑,贾诩的这个办法确实不错,若是没有其他办法,这个也可以用,但是吴立仁还是觉得这样的方法即使能让他认输,却不能让他心服口服,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文和此计虽秒,但是裴元庆未必肯服,此计绝非上策,再说说中计。”

    贾诩点了点头,仿佛吴立仁的反应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贾诩继续说道:“主公说过,伍来将军吃亏在兵器和马匹,但是如果事前让伍将军小心防守,只守不攻,这样双方想打个平手也并非难事。事前说好,若是主公能胜,裴元庆降;若是裴元庆胜,则放他们父子离开。但是若是两人平手,可尚未商定。主公只要和他说,平手之后,继续比试,这样拖下去,直到天宝将军伤势恢复,再战裴元庆,便可以一举败之,也不算违反约定。”

    吴立仁呼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方法比较稳妥,恶来和裴元庆战个平手没什么难度,那裴元庆也只能一直在这里拖着,吴立仁一下子豁然开朗。

    “文和先生此计甚好,不急不缓,又不会落人口舌,只是不知道这下策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