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3、贾文和为主谋败 吴立仁激言劝降
    ,更新快,,免费读!

    看到王贾二人如此模样,吴立仁心中愈发奇怪,“汝等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快快起来从实道来!”

    两人起身,贾诩上前一步,拱手说道:“主公,其实曹操此计诩和阳明事前已经猜到,但是却没有提醒主公早做准备……”

    吴立仁面色一变,脸色忽然一变,起身急问道:“你说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看到吴立仁满脸怒色,王守仁连忙开口劝道:“主公息怒,且听文和先生把话说完!”

    贾诩和王守仁都是自己的死忠,吴立仁知道他们绝不会对自己有二心,所以既然现在他们提到,必然有自己的打算,吴立仁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豁然开朗,脸色舒缓了很多,示意贾诩继续说下去。

    “主公可知,凡是古今成大事者,皆需要经受不一样的磨练。孟子曾言: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贾诩说到这里,吴立仁呵呵一笑,接了过来:“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是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知道。”

    贾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主公果然博学,诩所言便是如此。主公从初平元年还是袁术帐下一个不知名的谋士到现在势力横跨徐扬荆三州的一方诸侯,虽然也经历过坎坷,但是总体而言,却有些过于平顺。如今伐曹,宗泽将军又大败韩彪,陈煦等人已破曹仁,曹操虽然挟天子在手,主公却连连败之。虽然世人皆喜胜,但是若无小败以锻炼心性,则他日若遇大败,必然一败涂地;若是无危难锤炼意志,又如何能生吞吐天下之英雄气概?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诩便自作主张,暂时让曹贼诡计得逞一次,一来可以让主公不忘忧患,二来也能让将士再经困难磨练。只是让主公陷于危难之中,实在罪莫大焉!此计皆是贾诩一人所为,主公若是要责罚,请责罚贾诩一人,诩绝无怨言!”

    贾诩说完,吴立仁此时心中仿佛又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谋士不都是为主公谋胜,这贾诩还为自己谋败?这是何等的滑稽!虽然吴立仁能理解贾诩的意思,甚至贾诩的目的也已经实现,自己领悟的王道就是证明,可是吴立仁一时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看到吴立仁半天没有说话,王守仁紧接着再次跪下说道:“主公,贾先生事前是和属下商量过了,属下也同意了他的做法,所以此事属下也有责任,请主公责罚!”

    吴立仁长叹一声,“二位先生为了吴铭,如此尽心尽力,我就是再怎么愚笨,也不会去惩罚如此忠心为主之人,快快请起!二位先生能在这样的时候以此来勉励吴铭,实在是忠心可昭日月,请受吴铭一败!”

    说完吴立仁躬身对着两人拜了下去,王守仁和贾诩连忙去扶住,口中称罪不已,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是对吴立仁更加笃定。

    接下来,吴立仁大军便开始缓慢向寿春和合肥撤军,同时樊梨花和郭侃也再次用手段从颍上和慎县迁走了五千多户百姓。

    吴立仁撤军之后,汝阴的曹操也总算松了口气,他也跟着连夜带着文武返回许昌,同时留下夏侯惇、吕布等驻守在汝阴。

    夏侯惇为主将,吕布报仇心切,他便向夏侯惇请示领兵追击,夏侯惇虽然好言相劝,但是吕布却一点都不买他的面子。夏侯惇牢记曹操的话,不想和吕布闹得太僵,所以就让吕布自带本部兵马追击,让他吃点苦头。

    吕布遇到了宇文成都和恶来的狙击,自然是大败而归,自此汝阴之战告一段落。

    吴立仁此时只想赶紧回到下邳,一来是貂蝉传来消息——她真的再次怀上了孩子。这个消息不但是让吴立仁有点喜出望外,就连王守仁和贾诩听闻之后都有些不敢相信。当初吴立仁用貂蝉怀孕的消息脱身之时,贾诩一下子便猜到了这是吴立仁故意骗的;可是事到如今,这事实让贾诩瞬间感觉被打脸。此时的他心中只是在想着:主公莫非真是神人?想什么时候有孩子,就什么时候有!

    第二件事情,自然就是被抓的裴元庆父子;吴立仁对裴仁基不在乎,但是这裴三公子却是让他惦念了很久。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吴立仁决定要使出浑身解数将两人劝降了。

    吴立仁来到合肥,合肥的包拯便立刻前来拜见,一问之下,原来竟然是毕昇来到了合肥,他因为没法见到吴立仁的面,所以才托包拯来推荐。包拯和毕昇谈了一会,觉得倒是一个可用之人,所以就趁着拜见吴立仁的时候推荐了毕昇。

    吴立仁听到后,自然十分高兴,“你说的是毕昇吗?那个会印刷的毕昇?”

    包拯有些迷惑地看着吴立仁,不太肯定地答道:“主公,此人并不会什么印刷,主公一定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能有那么巧的事情,或许毕昇现在还不会印刷,但是只要给他足够好的纸张,吴立仁相信,毕昇一定能将活字印刷术弄出来。

    “不管这些了,他在哪里,快带他过来。”

    包拯有些莫名其妙,他有什么话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主公莫非以前听过此人?为何对他好像十分了解?我与他交谈许久,也并未发现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吴立仁故作神秘笑了笑,“希仁,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在以后你一定会知道,到时候,你绝对也会为此人惊叹的!”

    包拯仍然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但是他也听过许多吴立仁的事迹,所以对他的话并不是全部否定,而是抱着迟疑的态度。

    没一会,只见包拯从外面带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那人一身灰色麻布衣服,看起来十分不起眼,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有些精神,眼中透露着紧张和兴奋。

    “毕昇,这就是徐州牧吴公,还不快快拜见!”

    毕昇一听,立刻拱手躬身,行了一大礼道:“草民毕昇参见吴公!”

    吴立仁呵呵一笑,立刻起身走到了毕昇面前,开口问道:“毕先生无需多礼,我等你很久了!”

    “草民,草民不敢!吴公之前听过属下的名字?”

    吴立仁点了点头,“曾听黄承彦老先生提到过,听闻毕先生在印刷方面颇有造诣,不知是否属实?”

    毕昇听到这,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没有的事,草民并不会什么印刷,吴公是不是认错人了,又或者同名同姓之人?”

    毕昇不会印刷?不会真的弄错人了吧?系统别逗我,赶紧给我检测下眼前这个毕昇的信息。

    系统检测完,吴立仁才放下心来,这人自然是真的毕昇。只是或许如今根本没有印刷术的出现,所以毕昇的植入身份也没有一出来就带着活字印刷术。

    “我且问你,想要将一本书卷上的文字全部复写下来,怎么样才会最方便?”

    看来这个毕昇想要做出成绩,弄好活字印刷术,还需要自己给他补点知识才行。

    “自然是誊抄了或者拓印!”

    毕昇不假思索就回答了出来。

    “誊抄一来浪费时间,二来也不适合大批量使用。你想下,会不会又更好的方法。现在左伯在下邳的造纸坊已经造出来了很多质量很不错的纸张,到时候如果你能将古今典籍都能保存下来,人人都能看到学习,那将是一件多么伟大的创举!必然会名垂青史!”

    听到吴立仁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毕昇瞬时也被感染了,“草民愿意听从主公调遣!”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毕昇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又亲密点,仇恨值40.”

    吴立仁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将毕昇的亲密点拿了出来,吴立仁让毕昇去先和左伯搭档一段时间,熟悉纸张的优劣,转变下他固有的思维模式,这样才能在自己的循循善诱之下最快的将印刷术技能给刷出来。

    回到下邳之后,吴立仁自然先去看了看貂蝉,如今貂蝉又有身孕在身,吴立仁心中自然十分兴奋,虽然此时吴韶和吴道韫这对双胞胎都还没有长大,但是两人如今也已经被文武大臣特别“关心”,特别是吴韶这个嫡长子。

    接着,吴立仁便亲自来打了关押裴元庆和裴仁基的牢房,两人如今是被捆得五花大绑,根本没办法用力逃跑。

    这是两人看到了吴立仁走了过来,裴仁基立刻脸色一黑,转过偷取看都不看吴立仁。反倒是裴元庆,他还是少年心性,看到吴立仁来了,立刻高声喊道:“吴铭,你快点过来,把我给放了!我是因为为了救我父亲才甘愿束手就擒,你若是算个英雄,就将我放了,和我打一场,真要是能赢得过我,我裴元庆就甘心投降,否则,你这样的匹夫,我决不会投降!”

    裴元庆的话,吴立仁自然不会放在心上,要自己和他打,那等于让自己自杀。

    吴立仁来到了监牢门口,对着裴元庆拱手说道:“小裴将军,久仰大名!”

    裴元庆冷笑了一声,“刚刚我说的条件你答应了吗?”

    “你说让我放了你,难道我就要放了你吗?猎人能猎老虎,并不是因为猎人能和老虎单挑,而是因为猎人会使用弓箭这样的武器。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吴立仁讲的小道理,却让裴元庆想了好一会,可是后面好像还是没有想清楚,就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要不要和我打啊?”

    “我有天宝将军宇文锦、天王将军冉闵,哪个会怕你?如今你已经被我抓住,还想着和我单挑,小裴将军是不是想的有些太简单了?”裴元庆一听立刻火上来了,用力砸着家监牢大门,“吴铭,你让他们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也行!”

    这时候裴仁基好像总算听到了动静,连忙大声喊道:“我儿不可!若是你投降了吴铭,那我还有何面目会去见丞相。”

    “父亲,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曹丞相,与其我等终生带着这监牢之中,倒是不如拼杀一番!”

    裴仁基大喝一声道:“逆子!你若是投降了吴铭,以后便会成为乱臣贼子,我裴仁基丢不起这个人!”

    裴仁基的话,让吴立仁心中轻松了很多,他一直担心裴仁基和裴元庆是忠义之辈,若是两人宁愿选择死,那自己就悲剧了。

    “裴将军。我等是否是反贼,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现在受陛下没密旨,前往征讨奸臣曹操,怎么还能说是奸贼?汝等不分好歹助纣为虐,竟然帮助曹操对抗勤王大军,难道你们祖上不是吃的汉家俸禄?如此不识好歹不辨真伪,还敢在此大言不惭,实在可笑。”

    吴立仁颇为激动地说了这些,让裴仁基一下子愣住了,吴立仁说的这些他从都没有考虑过。之前投靠曹操便是因为曹操手上有天子,是名正言顺的汉统。可是曹操如何对天子的,他也有过耳闻,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如何敢质疑曹操。

    裴仁基面有愧色地退到了一边,吴立仁看到裴仁基的反应心里自然有数,看来裴仁基也能拿下,只不过这个时候裴元庆又大声嚷嚷起来:“吴铭,我不管你说的什么汉家,我只认本事!要想小爷投降,就让人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赢了我,我就投降!”

    裴元庆现在想比试,宇文成都正好可以上场,前番领悟了新技能的宇文成都,想要搞定裴元庆,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裴将军,你说的可否当真?”

    裴元庆立刻点头,“决不食言!”

    吴立仁呵呵一笑,连忙下令道:“来人,将裴元庆松绑,送他到驿馆暂且休息,等吃饱喝足,明日校场之上准备比武!”

    “等等,吴铭,你说我明日的对手是谁啊?”

    吴立仁呵呵一笑,“小裴将军放心,明天的绝对是能击败你的人,因为你裴元庆,我收定了!”

    说完,吴立仁转身就离开了,剩下裴元庆傻傻站在那里,想着明天的对手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