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2、陈武杀身成仁 贾诩认罪求罚
    ,更新快,,免费读!

    陈武醒了?

    吴立仁瞬时喜笑颜开,这样一个忠心护主之人,若是就这样撒手而去,吴立仁必然伤心万分。幸好有孙思邈的及时救援,还有他的福大命大,这样才能在吕布手下捡回一条命。

    吴立仁不及多想,就立刻赶往自己原来的大帐之中,正在这时,吴立仁的脑海之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滴!检测到陈武杀身属性隐藏属性激活——陈武杀身属性全开之后,若是其没有死亡,则基础武力永久+1,当前陈武的基础武力提升至96.”

    这?陈武厉害了!这技能可以给他刷属性,甚至以后陈武能靠这个技能成为金牌护卫啊!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武也算是因祸得福,吴立仁此时的心情更加好了,甚至连昨天的失礼都被他抛出脑外。

    吴立仁快速走进了大帐之中,看着已经睁开眼的陈武和在一旁把脉的孙思邈,他立刻走近,问向孙思邈,“陈将军伤势如何?”

    孙思邈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神色,起身行了一礼道:“多亏陈将军福大命大,挺了过去,总算转危为安,现在只要多加休息,按时服药,过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如旧了!”

    “陈将军!你终于没事了,再休息几天,我便遣人送你回下邳养伤,切不可推辞!”

    吴立仁的话,让陈武嘴角动了动,可是却始终没有力气将话说了出来,吴立仁心知陈武此刻伤势较重,便吩咐众人都出去,让陈武安心养伤。

    过了一会,吴立仁请王守仁、贾诩和宇文成都、李广等武将一起前来议事。片刻之后,众人都来齐了,王守仁便将昨晚的损失详细介绍了一番。

    经过昨晚激烈的一战,吴立仁麾下铁血军伤亡人数达到了四千多人,神威军也死伤了一千多人,而其他营帐、辎重以及攻城器械等被毁坏也有很多,而初步统计曹军的虎豹骑死伤的仅仅千余骑,夏侯惇的将士也损失的只有两千人,有一部分还是在宇文成都和恶来回援之时遭遇所斩杀的。

    听完这些之后,吴立仁此时的神色才开始有些难看,这一战确实有些憋屈,曾经在符离,韩擒虎已经用这招让宗泽吃了大亏,自己竟然也没有想到去防备。

    “此战损失是攻讨曹贼以来最惨重的一次,实在是属下等人的疏忽,还望主公责罚!”

    贾诩这次有些反常地先站了出来,将责任归结到自己身上。吴立仁不明白贾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开口问道:“文和何出此言?莫非个中还有什么曲折原委不成?”

    贾诩微微叹息一声道:“昨日阳明已经提到,曹仁荆州大败,有可能会做一次反扑;再加上这几日吕布如此奇怪的行为,诩竟然没有看破,还让主公无需担心;现在想下,实在是惭愧不已。”

    只是因为这个?吴立仁呵呵一笑道:“文和先生何须如此,古人云: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此事不足挂齿!此败也好警醒我们,曹操并不是一无是处的酒囊饭袋,他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当世枭雄。诸公,我吴铭有错,确实被之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放松了警惕。昨日之败,是我的,也是诸公的一次教训。无论任何时候,我等皆不可存任何轻敌之心,明白了吗?”

    吴立仁的话,让在场之人都不由得心神一凛,一起拱手,齐声答道:“我等谨遵主公训示!”

    对吴立仁来说,这次失败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反倒是真的让他得到了教训,而且经过昨天一战,自己还领悟了王道这个技能,甚至连奔霄神骏都上演了一出云天飞马,这足以让人好好渲染一番,为自己以后的“履历”之上再添一抹神奇的色彩。

    “阳明,如今之计,我军该当如何?”

    吴立仁问向吴立仁,这次出征,到今天为止已经进行了两个月,吴立仁这一路虽然拥有最多的兵马,却没有取得什么成就。和陈庆之、戚继光、周瑜等人战绩自然难以比拟,连宗泽那路都相差甚远,毕竟冉闵斩杀了许褚这员虎将。

    “主公,我军在此已经迁延许久,昨日新败,兵无战心,况且辎重粮草也支撑不了太久,不如撤兵回去吧!”

    王守仁直接说明的意见,这让身后的一般武将都面带不忿之色,在他们眼中,此次出征,不但没有立尺寸之功,还让主公昨日陷入了危险之中,这对他们来说都如同耻辱一般。

    特别是宇文成都和恶来,两人一起站出来,拱手请命道:“军师!我等不愿撤兵,只愿和曹贼决一死战,以报昨日之仇!”

    王守仁呵呵一笑,看了看吴立仁,又看了看两人,缓缓说道:“曹贼新丢了荆州,失去了这一战略要地,整个形势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必然不会在此久留;况且昨日曹贼小胜一阵之后,士气正胜,必然会紧守不出。再加上我军攻城器械缺乏,如何攻取这重兵防守的汝阴?”

    王守仁的反问,让宇文成都和恶来都无话可说,但是两人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这时贾诩起身接着说道:“我军若是就此撤退,曹贼可能派兵追击,主公不可不防啊!

    吴立仁看着贾诩精明的眼神,瞬时理解了他的意思,“宇文将军和伍将军各率两千兵马殿后,以护我大军回师。”

    两人一听,顿时转忧为喜,“我等必然不负主公和军师重托!”

    众人都开始下去准备,只有王守仁和贾诩站在原地,看着吴立仁,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却又面有担忧之色。

    吴立仁此时更加奇怪,莫不是军中出现什么变故,又或者其他战场有什么危机,再或者下邳出了乱子?

    吴立仁知道自己猜不到,只好问道:“二位军师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说?现在就我们几人,不必忌讳什么,但说无妨。”

    这时,两人对视一眼,好像下定了决心,齐刷刷一起跪了下来,口中喊道:“主公,我等有罪!请主公责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