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0、 宇文恶来回援 夏侯吕布推责
    ,更新快,,免费读!

    吕布此时心中怒火憋着无处可撒,夏侯惇偏偏这个时候挡在自己的面前,吕布不耐烦地低声斥道:“我正在追杀吴铭小儿,你给我闪开!”只见吕布手中方天画戟随手一挥,夏侯惇脸色一变,急忙用武器一挡,可还是被吕布给甩落马下。夏侯惇看着远去的吕布,气得牙根痒痒,“吕布匹夫!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蠢货,宇文锦和伍来都已经领兵来援,你若再不走,小命难保!”

    夏侯惇此时已经收到消息,宇文成都和恶来都已经知道了中军大帐遇袭,正在返回。曹操曾经有令,此战只要打出气势,挫一挫吴立仁的锐气,让吴立仁吃一场大败就可以了,一旦等到宇文成都等人率军回援,吕布和夏侯惇需要立即回撤。可是如今吕布仗着自己的勇武,又加上对吴立仁的恨意,竟然没有理会曹操的命令。

    这个时候,吕布已经发现自己寻不到吴立仁的踪影,吕布纵马四处寻了一番,也寻找不到。这时吕布身旁的一员小将跑了过来,高声喊道:“温候,敌人援军将至,若是再不撤退,怕是会被里应外合,还请温候速速定夺!”

    吕布长叹一声,只好下令,全军撤退。

    没多久,宇文成都就已经率部赶了回来,正逢撤退的吕布大军,宇文成都率军冲杀了一番后,他心里惦念吴立仁的安危,便又率部返回。

    一回到中军大营,便看到整个大营之中破败不堪,不时还有许多地方在烧着,血腥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让人的心头沉重不已。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各种尸体,有将士的,有坐骑的,有曹军的,也有吴军的,有断臂残肢,也有无头之鬼。

    大战结束,硝烟弥漫,此时剩余的将士开始将那些受伤的将士寻出来扶到大帐之中,让医官开始诊治。看到眼前的惨状,宇文成都心中十分不安,抓过来一个铁血军将士就问道:“主公怎么样,主公在哪里?”

    那将士摇了摇头,紧接着,宇文成都又连续问了几个人,他们都不知道,最后终于有人指了指一个方向,“刚刚看到主公在那边,将军可以自去查看。”

    宇文成都这才赶紧冲了过去,四处喊着“主公”,直到在人群中看到了吴立仁的身影,宇文成都才转悲为喜,连忙滚鞍下马,纳头就拜道:“主公,末将来迟,让主公受惊了!”

    吴立仁看到宇文成都回来,叹了口气道:“成都,赶紧起来,别的话不多说了,快,快去寻找陈武将军!”

    吴立仁此时最关心的便是陈武,因为系统的提示消息中,并没有陈武阵亡的提示,那就说明陈武还活着,吴立仁相信,即使他还活着,那也一定是重伤,所以他要第一时间将陈武找出来,看看是否还能救回。

    没多久,在众将士的一起努力之下,终于寻到了陈武,只不过此时的陈武胸前已经被刺穿,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吕布的方天画戟所刺;而同时脑袋上也在不停地流着血,一看就知道是落地的时候撞到什么东西上了。吴立仁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情景:吕布一戟刺过去,纵然陈武用尽全力,也无法抵挡,被吕布当胸贯穿,继而整个人挑了起来,向着地上一摔。

    此时的陈武几乎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吴立仁连忙让人将陈武抬到自己的大帐之中,继而让人将孙思邈请了过来,立刻进行治疗。

    孙思邈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诊治,终于从大帐中走了出来,无力急忙迎了过去,连声问道:“陈将军怎么样?还有救吗?”

    孙思邈此时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叹了口气道:“主公,陈将军伤势过重,虽然及时送来治疗,我也给他清理伤口,服下了汤药,但是能不能救活,就看今晚了。若是明早他能醒过来,则就不会有事;若是醒不过来,那就要给陈将军准备后事了。”

    孙思邈的话,让吴立仁悬着的心还是无法落下,他快步走了进去,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陈武,一言不发,这时候王守仁、贾诩、李广等人拥着孙思邈也跟了进来,众人都颇为关切看着吴立仁,孙思邈上前一步问道:“主公今日也受伤了,让属下诊治一番吧!”

    汝阴城。

    吕布和夏侯惇回到城中之后,两人一起来向曹操交令,只见曹操阴沉着脸看着两人,有些生气滴呵斥道:“汝二人缘何撤军如此缓慢?不听号令,可知该当何罪?”

    夏侯惇连忙拱手答道:“丞相,非末将不听军令!只是当时吕布率部冲杀,末将屡次劝阻他却不听,所以……”

    “丞相!末将当时正在追杀吴铭,若不是夏侯将军拦着,吴铭今日定然难逃一死。若是能杀了吴铭,为丞相除去这样一个心腹大患,丞相还有何虑?可是被夏侯惇这样一挡,便让吴铭小儿逃脱此劫,末将以为夏侯惇必然有叛逆之心!”

    吕布岂会任由夏侯惇陈述,他立刻开口辩解,这番话说完,让夏侯惇顿时暴跳如雷,高声怒喊道:“吕布!你竟敢如此污蔑于我,我岂肯与你干休!”

    说完,夏侯惇捋起袖子就要和吕布动手,这让一旁的曹拍案而起,大喝一声道:“还没闹够吗?汝二人皆是我心腹之人,准确的说,都算是我曹家亲族,竟然如此推卸责任,实在让人心寒!今日就罚你二人半年俸禄,都给我好好反省下。以后若是再敢如此,休怪我军法无情。”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这时曹操让吕布先退下,只留下夏侯惇一人,曹操走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元让啊!你我本是宗亲,那吕布虎狼之辈,我用他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汝切不可意气用事。”

    “末将不敢!”

    夏侯惇说完,曹操呵呵一笑,“你的心情,我自然理解。不就是因为夏侯楙和曹芝之前有过婚约,后来我将曹芝许给了吕布,然而操确实也是身不由己!不过以后楙儿还是可以从我诸女之中选一人为妻,元让以为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