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5、诸葛亮草船借箭 张文远初战晕船
    ,更新快,,免费读!

    曹操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腾地全都站了起来,他们满脸的不可思议,对着曹操刚刚的话充满了怀疑和不安。

    典韦更是满脸通红,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他没有怀疑曹操的话,“丞相!是谁杀了我那虎痴兄弟,末将愿意取那狗贼性命,为虎痴兄弟报仇!”

    郭嘉没有像典韦那么冲动,示意典韦不要再添乱,而是令人赶紧传医官进来,先为曹操诊脉,稳住曹操的身体为上。

    郭嘉将曹操手中的那帛书接了过来,好生劝说他保重身体,将曹操送回房中之后,郭嘉便和其他文武一起向那送信的使者问询符离的情况。

    详细问完,郭嘉等人才明白符离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其中脾气大的典韦早已经暴跳如雷,口中高喊着要去符离斩了冉闵为许褚报仇。

    “韩彪之计不可谓不好,可是偏偏却天降冉闵,莫非吴铭真的能未卜先知不成?”

    郭嘉此时心里也在犯嘀咕,虽然韩擒虎贪功,设计想要打败宗泽,可是此计几乎可以算是成功的。若不是冉闵率那支骑兵忽然出现,宗泽败局已定。而且从那使者的描述来看,连宗泽本人都不知道冉闵会出现,也就是说冉闵的出现反倒像是歪打正着,又或者是吴立仁军中有高人猜到了这样的情况。

    可是郭嘉自己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样的猜测。毕竟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韩擒虎据城死守都是最佳选择。

    郭嘉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想和众人一起商议一下,其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原因让吴立仁会派冉闵只带一支骑兵去符离。

    “听闻吴铭小儿善于识人用人。莫非是吴铭他已经了解韩将军的秉性,便料定韩将军会主动出击,所以才会有此安排?”

    程昱小心翼翼猜测道,虽然连程昱本人都不太相信,但是这又好像是目前为止最好的解释了。

    “主公果然神机妙算,我等皆不如也!”

    宗泽的奏表送到吴立仁的军中之后,王守仁、贾诩等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由得对吴立仁的安排深感佩服,只不过此时他们的心里还是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到底主公是神机妙算还是会未卜先知之术呢?

    吴立仁嘿嘿一笑,他此时被夸的都有点飘飘然了,这件事情的决断,起初只是想让冉闵找机会收了韩山童的人头,将那久久不能升上来的复仇技能升级;然而事情的展却完全和吴立仁料想的不一样,冉闵不但快完成了吴立仁设定的目标,还歪打正着,帮助宗泽脱困,同时斩杀了曹操大将许褚。

    吴立仁不知道是该说自己的运气好,又或者是冉闵、宗泽等人的运气好。

    “主公,既然韩彪已败,许褚新丧,消息势必已经传到了汝阴城中。许褚乃是曹操最为倚重的将军之一,许褚一死,势必对曹操和曹军造成沉重的打击。此时不攻城,更待何时!”

    王守仁呵呵一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吴立仁再看看贾诩,贾诩也补充了一句:“攻城是假,拖住曹军才是真,此时戚将军和陈将军想必已经开始进攻了,主公自然需要出兵遥相呼应。”

    这便是当初戚继光写信给吴立仁汇报进攻夏口之约,现在戚继光的探子每日汇报如今夏口水师每日都在加固水寨防御,同时再长江之中开始布置起暗桩,戚继光和周瑜已经可以判断:蔡瑁必然已经不在水军之中,即使没死,也一定被关押起来。

    所以戚继光和周瑜只是稍作商议,便下令大军开始行动,同时知会陈煦,令他从6路进攻,配合阻挡曹仁大军。

    戚继光召集兵马,开始誓师攻打夏口。

    “周泰蒋钦,令你二人领军五千,各类大小船只一百艘,于明天卯是两刻时从大江西南方向进,攻打曹军水寨。先用小船骚扰,若是敌军大军出寨,小船立刻撤出,大船围攻之。”

    “末将领命!”

    两人齐声应道,接过将令。

    “甘宁,令你领军五千,同样大小战船一百搜,也是明天卯时两刻,从大江东南方向进攻曹军水寨,和周蒋二将一般执行。”

    “末将领命!”

    戚继光点了点头,继续下命令道:“张顺张横!”

    两兄弟一起站出来,大声应道:“末将在!”

    “令你二人,各率水龙军五百人,张顺随周蒋二人,张横跟随甘宁,前头开路。需在离曹军水寨十里外下水,摸清江水中情况,让大军能顺利通过。”

    水龙军,也就是曹操口中的水鬼,这也是吴立仁着重让张顺张横二兄弟训练的人,招募精通水性之人,再让他们悉心训练了几年,才有这样的成果。

    “公瑾,你我二人便领大军从中路进攻,若是曹军忍不住出寨迎战,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周瑜点了点头,这次不仅仅是一场普通的战斗,也是周瑜投靠了吴立仁后的第一战,他要证明自己,一定要打得漂亮才行。

    正在这时,在一旁的诸葛亮看了看天空,伸手试了试风向,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戚继光和周瑜道:“两位将军,今夜丑时会有浓雾,而且这大雾至少要到明天辰时三刻才会散。”

    “滴!检测到诸葛亮特殊属性微星触,稍后的时间能能准确预测到局部天气变化。”

    听到诸葛亮这样一说,戚继光有些不太敢相信,“孔明先生若说有雾倒也罢了,这时辰是否有些太过精确了?风雨雷电,雾雪冰霜,天气可是最捉摸不定的事情啊!”

    诸葛亮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戚将军此言差矣!天气虽然难于捉摸,但是圣人言:天行有常,并不是无规律可循的。亮此言虽不敢保证完全符合,但是大致是在这个范围。军国大事,不可戏言,若是有一刻钟差别,亮甘受将军处罚!”

    听到诸葛亮的这番军令状,周瑜也觉得他有些托大了,若是真的差那么一刻钟,总不能真要军法处置吧?他连忙居中劝说道:“孔明先生如此自信,想必也不会差太多,军令状就不需要立了。”

    戚继光知道诸葛亮的重要性,所以他也不会真的相信诸葛亮的军令状,既然周瑜从中说和,他岂能不知进退,也点了点头,认可了周瑜的话。

    “二位将军,亮并非只是说雾!”

    戚继光皱了皱眉,反问道:“莫非孔明先生有何妙计不成?”

    诸葛亮呵呵一笑道:“如此大雾,既然亮已算准,那此雾便可胜数万精兵,将军若是不加以用之,岂不可惜?”

    戚继光和周瑜都没有明白诸葛亮的意思,齐刷刷看向了诸葛亮,他们相信诸葛亮不会瞎说的。

    “孔明先生有何妙计不妨直说,无须卖关子。”

    周瑜对诸葛亮的才学也是十分敬重,所以他猜到诸葛亮此时一定有什么妙策。

    “准备二十艘小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分布两边。船中放置擂鼓,于今夜丑时雾起之时,向曹军水寨进攻。”

    诸葛亮说完,戚继光连忙摇了摇头道:“孔明先生不可!区区数百军士,二十艘小船,岂不是自寻死路?即使有大雾弥江,孔明先生又会有什么作为。”

    这时周瑜一直在死死盯着诸葛亮,他眼睛再不停地闪烁着,继而忽然哈哈一笑道:“瑜已然知道孔明深意!”

    “我说你们两个在卖什么关子,快快说与我听!”

    周瑜呵呵一笑道:“深夜大雾弥江,若是我军去攻曹军水寨,若是戚将军为曹军水军统帅,又当如何?”

    “情况不明,形势不利,自然会用强弓硬弩射退之!”

    周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曹军必然不敢轻出,用弩箭射之;而孔明先生准备的草人,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一夜下来,这二十只小船必然全都是箭矢。等到清晨浓雾散去,我军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收获许多弓箭,岂不妙哉?”

    戚继光这时才恍然大悟,哈哈一笑道:“果然妙计,此草船借箭之法,果然令人叹为观止,孔明先生大才,请受戚某一拜!”

    周瑜连忙挡住了戚继光,摇了摇头道:“此其一也!其二,我军之勇这区区二十只小船和六百将士便能扰得曹军一夜不能安眠,箭矢也会消耗大半。等明日三路大军齐进的时候,曹军将士体力不济,箭矢不足,此消彼长之下,曹军安能挡住我军虎狼之势?”

    周瑜解释完,戚继光哈哈一笑,对着两人拱手拜道:“诚如主公所言,公瑾和孔明果然为一时瑜亮,汝等之才,戚继光甘拜下风!”

    诸葛亮献的草船借箭之计,张辽和裴仁基无论如何也不能识破,所以在他们眼中,戚继光和周瑜只是想趁着大雾之际偷袭,现在既然被硬弩射退,必然不会再来。

    两人各自让一半将士先去休息,同时巡查了一下防务,正当张辽也要回去休息之时,忽然看到不远处即将消散的雾霭之中,再次出现了敌军的船只。

    “不好,敌人又打过来了!快快传令下去,所有人不得休息,立刻起来迎敌!”

    张辽下完命令之后才现,此时他麾下的将士很多人都在不停打着哈欠,毕竟被人这样骚扰了一夜,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身体也都十分疲倦了。

    就在这样的早晨,敌人再次攻打过来,这些水军将士都有些厌倦了,可是此时他们也不敢表达出什么不满。

    张辽召集完将士之后,没一会儿军需官就跑了过来,惊慌失措地喊道:“将军,箭矢不多了,现在再去赶制也来不及了!”

    张辽听到这,脸色变了几变,他忽然意识到昨晚的敌袭背后真正隐藏着什么,他越来越怀疑昨晚的攻击只是一个陷阱。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让人赶制,同时去向曹将军请求支援十万只箭矢过来,快点!”

    然而张辽此刻心中已经明白,即使现在去调,也根本来不及了,他只是希望敌人来的慢一些,好让自己能够多一点时间。

    这时许多小船已经顺利通过张辽设置的暗桩,不停地向着水寨骚扰性的进攻着。若是任由他们进攻破坏,那么水寨的防御迟早要被这些人悉数破坏掉,到时候整个水寨便像一个失去了铠甲的士兵,脆弱不堪。

    张辽无奈之下,只好令人领五十只战船去出去迎战,可是还没追多远,那些小船调头就走,紧接着出现在眼前的便是几十只大船。

    “放箭!”

    一声令下,大船中的弓弩手纷纷拈弓搭箭,射向了曹操的水军。曹操这些战船之上的将士也立刻拿起弓箭还射,可是对射了几轮之后,曹军便面临着箭矢不足的困扰,无奈之下,又立刻向水寨之中撤去。

    这一撤,戚军这些大船便紧紧跟着,开始向曹军水寨进。张辽眼看此时局面已经有些失控,便狠下心来,决心全军出击,迎击甘宁大军,决心和甘宁拼个你死我活。

    张辽的兵力虽然优于甘宁,可是毕竟很多人一夜都没曾休息好,而且张辽刚来水军没几天,他也只是刚刚熟悉,想要指挥,他完全不是甘宁的对手。

    “滴!检测到甘宁技能锦帆触,自身和手下的将士武力+2,自身统率+3,当前甘宁武力提升至98,统率提升至91.”

    甘宁手下将士此时喧嚣声震天,而张辽此时只能硬着头皮领军迎过去,没多久双方的水军便开始接触,混战瞬时展开,整个将面之上,许许多多的大小船只,互相之间开始厮杀起来。

    甘宁虽然是主将,依然和之前一样奋勇在前,只见他从自己的船上跳到了一艘曹军船只之上,手中的铁戟开始大杀四方,谁也不能挡住甘宁。

    张辽也不敢示弱,虽然此时他在船上还有些难以稳当,但是他作为主将,却要身先士卒,否则无法服众。张辽手中兵器也没有丝毫停留,开始收割起甘宁麾下将士的生命。

    这时张辽刚刚砍翻一人,忽然感觉到喉咙有什么东西卡着,他一转身,“呕”的一声,吐了出来,继而他仿佛感觉天空开始旋转起来,他几乎站立不稳,勉强用手中的刀柄支撑在甲板上。

    “将军,你竟然晕船了,赶紧撤吧!”

    说话的正是张辽身边的副将,他无论如何都没料到张辽会在这个时候晕船,曹操派这样的将军过来统领水军,不是害自己这帮兄弟吗?

    这时候,甘宁麾下有些将士也现了张辽晕船的事情,他们连忙高声喊道:“张辽晕船了!张辽晕船了!杀啊!”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