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4、宗泽分兵迁民 曹操吐血悼将
    ,更新快,,免费读!

    曹操一直担心着曹仁,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符离城中的韩擒虎和许褚会出事,也完全不会想到许褚会死在战场之上。???  在他心中,许褚无论面对谁,只要想跑,没有什么人能拦住他。更何况吴立仁麾下的猛将并没有谁在符离。

    冉闵刺死许褚之后,韩擒虎惊慌失措,带领麾下将士向着符离城撤去,冉闵自知麾下骑兵并不适合攻城,所以便没有再去追击。

    这时候卢俊义和李敢也终于从围困中脱身,他清楚地看到了冉闵和他麾下这支精锐骑兵如何将韩擒虎的大军击溃,力压虎豹骑的风头,更是看到了那个大大的“冉”字旗帜迎风飘扬,两人虽然都没有见过冉闵,可是却也早就听说过冉闵的大名。

    “末将卢锦(李淦)拜见天王将军!”

    冉闵露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让他们起来,这时候卢俊义也总算现了不远处许褚的尸体还跪在地上,他已经明白,这许褚是被冉闵所杀,也算为方杰报仇了。他心中一喜,拱手对着冉闵再次拜了一拜道:“天王将军竟然将许褚小儿斩杀,实在可喜可贺!他刚刚便杀了末将的一名同袍方杰。末将现在就去将他枭,以祭拜方杰兄弟在天之灵!”

    说完,便要抽出佩剑,向许褚的头颅斩过去,然而只见冉闵将手中连钩戟一伸,立时挡住了卢俊义。“卢将军且慢!许褚虽然是曹贼部将,又杀了方杰兄弟,但是他却不失为一个忠勇可嘉的铁血汉子。既然他已死,何必又要去羞辱他的尸身。若是主公在,也一定会让我等将许褚风光大葬的。”

    卢俊义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有考虑太多,冉闵的话,也是有几分道理,所以他也不再勉强。

    不一会,宗泽等人也率大军赶来,看到是冉闵领军为自己解了困局,显然十分意外,连忙策马过来,高声拜谢道:“天王将军救我如此多兄弟于困厄之中,当受宗泽一拜!”

    冉闵连忙翻身下马,扶住了宗泽,哈哈一笑道:“宗帅何必如此客气,我等皆是为主公效命,这些兄弟是宗帅的兄弟,也是我冉闵的兄弟,何须分彼此。”

    “冉将军此来,莫非是奉了军师之命?不知是哪位军师如此神机妙算,冉将军来的正是时候啊!”

    宗泽对冉闵的出现叹为观止,可谓是来的恰到好处,晚一点那宗泽大军必然会损失惨重,早一点的话,曹休的虎豹骑必然也不会出现,韩擒虎也不会放手来攻。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只是主公传密信给我,让我领骑兵来支援宗泽将军,没想到刚到这里就遇到这场大战。”

    宗泽令人清理一下战场,同时领军回到大营,他先将这一战的前后始末都写的清清楚楚,派人送到吴立仁手中;又同时将方杰的尸让人运送回下邳,请陈近南为他主持葬礼。毕竟方杰是方金芝的族弟,刚上战场没多久便落得马革裹尸还,宗泽心中还是有些愧疚,都不知道如何和方金芝交代。甚至他还担心是否有别有用心之人挑拨方金芝和吴立仁的关系。

    “诸位将军,此战虽然我军伤亡不小,可是韩彪死伤更加惨重,特别是敌将许褚被天王将军所斩,韩彪此后定然不敢擅出。为主公大业计,我意分兵五千出徐州、青州,继续迁移百姓,以充实江东诸郡。如今徐州、青州许多郡县都仰慕主公仁德,如今曹军不能限制,正是大好时机,诸将以为如何?”

    众人也都知道百姓是基础,虽然有人觉得宗泽打仗的时候忽然去劫掠人口,有些不够“专注”,但是谁也没有其他什么好的建议。而冉闵更是第一个表示了赞同,他深知吴立仁一直在不断迁移战乱区的人口,不但能将这些百姓为己所用,同时也是保护了他们的安全。

    “有我在此驻守,韩彪小儿必然不敢在出城,但请宗将军放心!”

    冉闵的话,让其余众将士都定下心来,宗泽呵呵一笑道:“如此甚好,那卢锦、李淦,让你二人领军五千,先回下邳休整一番,和陈主簿商议一下,多做些准备,方便的话,让孔从事也跟着你们一起去,定然会事半功倍。”

    孔融的好名声,不仅仅是在北海,北海四周的郡县,多有敬服他的百姓。若是让他去,定然能够让更多的百姓愿意跟着迁移。

    韩擒虎率败军回到城中,曹休现不见许褚的影子,他连忙问道:“韩将军,许将军人在何处?莫不是负伤了?”

    他知道冉闵来了,他也知道冉闵的厉害,所以如果说许褚被冉闵所伤,也是情有可原。

    韩擒虎面对曹休的质问,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曹休更加疑惑了,“韩将军为何不一言?”

    “文烈将军,许将军,许将军他,不幸,被冉闵鼠辈给斩杀了!”

    韩擒虎终于支支吾吾将这句话说了出来,曹休此刻瞪大着眼睛,完全不敢相信韩擒虎的话,他抓着韩擒虎的战袍,高声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许将军骁勇无比,怎么会被冉闵所杀?许将军可是丞相最喜欢的将军之一啊,在丞相面前,你我如何交代!”

    韩擒虎无言以对,他也知道没办法和曹操交代,可是事情已经生,他根本也没有办法。现在想下,当初若不是许褚争勇斗狠,先是被卢俊义刺伤,后来和冉闵赌气争斗,怎么也不会沦落到战死沙场。

    这时只见韩擒虎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韩山童的身影,他连忙问向曹休道:“山童在哪?”

    曹休听完,冷笑一声道:“草莽之辈,已被冉闵枭!”

    韩擒虎被曹休的话瞬间噎住,他本以为收了一个心腹之人,可是哪曾想到,就这样便葬送在这一战之中。而且最让他心中气愤的是曹休的态度,分明是看不起韩山童的出身,同时也相当于对自己的轻视。

    “文烈将军,逝者为大,韩山童为了丞相大业而死,岂能容你如此诋毁?”

    曹休冷哼一声,拂袖离去,他心中已经想好如何回奏曹操,他决定将这次的失败责任全都归结在韩擒虎轻敌冒进上去。

    而几天之后曹操终于收到了曹休和韩擒虎的奏表,不管两人如何论述对错,此时曹操的心事全在许褚的死上面。

    此刻,众文武都看着曹操一手抓着帛书,一手捂着胸口,面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唬得众文武连忙去唤医官来。此时典韦和郭嘉一左一右冲过去,想要扶住曹操,只见曹操忽然噗嗤一口,一大口献血喷了出来,继而捶胸顿足,痛哭哀嚎道:“仲康,你怎么舍得现在就离我而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