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3、许褚裸衣斗冉闵 曹操扎心忧曹仁
    ,更新快,,免费读!

    什么情况?许褚怎么又加强了?系统你……

    吴立仁还没吐槽完,系统立刻接上话来:“然而系统并不姓许。”

    好吧,三技能,三技能的许褚,这是要逆天吗?系统,你不姓许也一定有姓许的亲戚。

    许褚的武力达到了110,在吴立仁眼中,这岂不是又能和冉闵战了几十回合了。

    然而许褚虽然再次爆发,在冉闵的眼中,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一个人——陷阵营的高顺。高顺当初在死前爆发出那种不畏一切的意志,让冉闵深有感触;而此时的许褚,本来就不是对手,此时又背上受伤,竟然还要再战,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

    虽然如此,冉闵对许褚心中更加敬重起来,他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许褚裸着上身,再次和冉闵战在了一起。然而没多久许褚就发现自己错了。虽然他想凭借着最后的精神想要再和冉闵斗上百回合,可是冉闵的强大好像又超过了自己之前的认识,而且现在后背的伤口让许褚每次都很难发挥出全部实力,即便疼痛感降低,身体的灵活性和协调性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许将军,我们撤吧!”

    眼看许褚已经稳稳落在下风,后背还在不停渗血,韩擒虎心中大骇,若是许褚折在这里,他根本无法和曹操交代,甚至可能因此获罪,许褚可使曹操十分喜爱的武将。

    只不过他不知道,如今的许褚,在冉闵的认真对待之下,想走都已经没了机会,冉闵的马快,若是许褚敢调头就走,无疑又是将后背全部暴露给了冉闵。

    韩擒虎有心去救可以,刚刚冉闵那随意抬手一击,让韩擒虎至今心有余悸,他只好只会身边的心腹将士想去帮许褚一把。

    然而许褚却一点都不领情,高声喊道:“都给我闪开!”

    这时只见冉闵将连钩戟径直刺向了许褚,许褚横刀来挡,继而用力磕开,用力一刀反击过去。冉闵心一横,双武器一起凌空向着许褚压了过去,许褚大刀再次和冉闵的武器撞在一起。然而这时只听得咔擦一声,许褚的大刀竟然一下断作三截,巨大的力道减弱了一些继续压向了许褚的双肩,瞬间只见许褚眉头皱了几皱,咬紧牙关,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来。

    可是纵然如此,周围的将士还是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而通吃许褚的战马,也仿佛受到这强大的撞击,竟然一下子站立不稳,支撑不住许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许褚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用左手中的刀柄用力往地上一抵,想止住落势,然而这个时候只见他额头瞬间冒出几滴冷汗,整个人栽倒在了地上,他忘了他的左肩骨折了。

    “啊!!!冉闵小儿受死!”

    只见他勉强站起来,右手还抓着刀头那部分猛然砍向了冉闵的朱龙马。冉闵大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朱龙马陪他南征北战多少年,如今已经相当于他最亲密的伙伴了,他怎么会让许褚伤害。只见他一勒缰绳,朱龙马极为配合地一跃而起,凌空从许褚头上飞过,许褚一刀斩空,正要回头再斩,却正看到冉闵的双刃矛直挺挺地刺了过来。

    看到那凌厉的回马一矛,许褚已经猜到自己的命运。此时浑身是伤的他,根本挡不住冉闵这含怒一击。双刃矛一下子刺进了许褚的喉咙,许褚右手将断刀丢弃,一把抓住双刃矛,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双刃矛扯了出去,口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丞相,许褚……不能……随丞相……共…创…大业…先……去了!”

    冉闵也被许褚的不屈所震撼,否则他也不会让许褚将双刃矛给扯出去,他对许褚充满了敬意,半晌没有言语。而韩擒虎看到许褚死的如此惨烈,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惊慌失措夺过一匹马,下令大军立即撤退。

    “滴!检测到冉闵阵斩曹操大将许褚,许褚死前的四维属性武力110,统率78,智力62,政治59.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枚,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27.”

    这个消息让吴立仁顿时瞠目结舌,久久不敢相信,许褚110的武力怎么会被冉闵杀了,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他自然不知道起初许褚忍着挨了卢俊义一枪也要讲方杰斩了,后来冉闵孤军闯阵,许褚竟然还想联合韩擒虎一起拿下冉闵。受了如此重伤的许褚如何能挡得住巅峰的冉闵。

    “曹操听到这个消息,恐怕该哭了,哈哈哈!天王将军威武,我这本来只是想杀了韩山童意思一下,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斩了曹操几大猛将之一的许褚,这简直是太惊喜了,要是樊梨花和王守仁知道了,肯定会夸我有先见之明啊!”

    此刻汝阴城中的曹操正在看着战报,想着形势,忽然他眼皮一跳,继而心窝突然如同被针刺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变得心烦意乱起来。他忍不住起身,在房中来回不停地走着,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来人!”

    这时候门外的将士立刻走了进来,拱手问道:“丞相有何吩咐?”

    “吴铭是否有什么行动?”

    “回丞相,没有任何异动!”

    曹操皱了皱眉,想到刚刚的奇怪的感觉,心中十分不安,“去把郭奉孝请过来!”

    没一会,郭嘉便走了进来,看着焦躁不安的曹操,他一时也不清楚到底为何,只得问道:“丞相因为何事烦心?莫非是荆州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曹操摇了摇头,“刚刚操忽然觉得心如针扎,继而便心烦意乱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奉孝以为那吴铭是不是要有什么行动了?”

    “汝阴城固若金汤,符离城,韩彪将军在可保无虞,只要他不会轻敌冒进;而最要担心的莫过于荆州了。裴将军和张将军虽然颇有勇略,却不识水战,定然不是戚继光和周瑜的对手。”

    曹操点了点头,这些他也都曾经想过,按理说应该不会因此而担惊受怕,可是如今他的感觉却是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莫非是子孝会有什么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