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2、吴铭独写《秦昭赋》 瑜亮合奏《凤求凰》
    ,!

    方杰输得心服口服,他也算是认清楚了自己的水平,心中也暗暗下决心努力立下功劳升职加薪,不对,升官发财。

    吴立仁特意让人将诸葛亮从寻阳调了回来,毕竟一时瑜亮,两人也该再见下面了。

    过了十几日,诸葛亮果然赶回下邳,来见吴立仁,不过和他一起的还有秦昭和陈近南。

    三人行礼完毕后,陈近南先是拱手对着吴立仁说道:“主公,劣徒未经宣调而擅自返回,还请主公恕罪!”

    吴立仁自然不会去怪罪他,他相信诸葛亮和秦昭一起回来一定有他们的目的,吴立仁看向秦昭道:“时明,许久不见,这次回来见上一面也是极好的,前段时间听闻你受伤,不知是否痊愈,还是让孙先生帮你看一看吧!”

    秦昭有些受宠若惊,拱手答道:“末将身子已经痊愈,承蒙主公挂念,末将实在有愧,此次,此次末将同孔明一起回来,是有一件事想求主公。”

    吴立仁露出迷惑的眼神,他是猜不到这两人会有什么事情求自己,但是他却能看出陈近南、秦昭和诸葛亮脸上都写着同一个秘密,吴立仁摇了摇头道:“近南,到底是什么事情,你来说吧!”

    陈近南犹豫了一下,想试着组织语言,张了张嘴,又好像不知如何开口,颇为为难。这时候只见诸葛亮上前一步道:“启禀主公,亮想请主公为我和秦将军证婚!”

    听到这里,吴立仁瞬时瞠目结舌,如同被雷击一般,他忍住想要吐血的冲动看了看诸葛亮等三人,此时他才发现秦昭和诸葛亮脸上的颜色都是红通通的,而陈近南也是满脸的尴尬。

    这到底什么情况?系统,你别耍我,诸葛亮真要是有取向问题,也应该选一时瑜亮的周瑜吧,怎么和秦昭这个无双大将军在一起啊,莫不是真的是在一起久了,会日久生情吗?或者说军中没有女人,所以让这两个人勇于冲破了世俗的看法,寻觅真爱?

    虽然他不反对同性之恋,可是,这样两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提出这样的请求,吴立仁还是一时半会难以接受。

    好像看到了吴立仁半晌没有说话,陈近南想到了什么,哑然失笑道:“主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中尚有隐情,主公还不知晓。”

    “什么隐情?什么隐情这样做也不合适啊,虽然我不迂腐,也不反对他们,但是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若是这样公开成婚在一起,以后还如何统军,如何服众啊?我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即使你们,哎,真的想在一起,那就随你们,但是只能是私下里,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吴立仁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完,这时候才发现秦昭和诸葛亮一脸惶恐地看着自己,而秦昭更是忽然急促咳嗽起来,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这时候只听到陈近南哈哈一笑道:“主公你弄错了!这隐情便是,时明她,并不是大丈夫,而是美娇娘!”

    吴立仁被陈近南的这一句话又一次噎得半天说不出话,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与伦比:原来这秦昭竟然是女将?一直女扮男装?为何我一直没有看出来?敢情秦昭才是花木兰啊,不对,比花木兰还早,若是在历史中她运气不那么差,以后的诗歌里必然没了《木兰辞》而会多了一首《秦昭赋》啊!

    “唧唧复唧唧,秦昭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

    ……

    阿爷无大儿,秦昭无长兄,

    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

    吴公问所欲,秦昭不要万金赏。

    ……

    同行四五年,不知秦昭是女郎。”

    秦昭自然不知道吴立仁此时内心所想,只是看到吴立仁再次目瞪口呆,不发一言,以为吴立仁不相信陈近南的话,于是只见她将身上的盔甲除去,而里面早已经换上了女儿装。

    “主公恕罪,秦昭欺瞒主公这些年,实在是情非得已。当初父亲在时,一直将昭当男儿来培养,后来父亲过世以后,昭一心想报仇,所以就一直这样以男儿示人。如今昭与孔明情投意合,就想恢复女儿身,还望主公成全!”

    看到眼前的秦昭,吴立仁才想起几年前在徐州第一次看到秦昭的时候,当时他一点都没有看出秦昭是女儿身,甚至当初的秦昭还带有一些桀骜之气,这让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秦昭的性别。

    随着秦彦的阵亡,秦昭从军,每次见秦昭也不是很久,或许先入为主,吴立仁自诩能看清古人男扮女装,却在秦昭这里栽了跟头,如今想下,不觉得有些好笑。

    “哈哈哈!时明,真没想到,你隐藏的如此之深!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和公瑾一起……”

    说到这里,吴立仁忽然眉头一皱,想到了一件事情,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孔明,你要是和时明在一起,那黄月英怎么办?”

    吴立仁这句话顿时让一向从容的诸葛亮脸色一变,他惶恐地看了看秦昭,又看向吴立仁,连连解释道:“主公,亮和月英师姐并没有任何关系啊!亮一向视黄承彦老先生为师父,月英便是师姐,亮从来没有生出任何其他想法,实在不知主公此问到底是何意?”

    这句话虽然是看着吴立仁,但是却是急于向秦昭解释,吴立仁心里狂笑不已:看来这诸葛亮真的是喜欢上了秦昭了,这急得都要冒烟了,只不过诸葛亮和黄月英这对鸳鸯,却是要被拆散了!

    “咳咳,孔明无需着急,那日黄承彦将月英送来之时,我能看出来黄老先生是想将月英姑娘托付与你,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过秦昭此时却不以为意,呵呵一笑接着说道:“主公无需担心月英妹妹,据昭所知,她心中已经有人,却不是孔明!”

    啊!吴立仁心中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黄月英是跟谁了,吴立仁的八卦之心不禁再次燃起,问向秦昭。

    “这是月英妹妹的秘密,恕秦昭不能告知主公了。”

    看来秦昭和黄月英已经成了闺蜜了,想必黄月英和诸葛亮早就知道秦昭的秘密了,陈近南八成也早就知道,就是自己不知道。不过秦昭和诸葛亮搭配确实很不错,一个善文谋,一个善武斗,也算是天作之合。

    这件事情让吴立仁心中开心半天,回去后他便将《秦昭赋》写了出来,接着拿给了貂蝉看,貂蝉看完自然也是满满的难以置信,她眼中自然还有一丝羡慕,感叹道:“秦将军以女儿之身竟然能将无双军领的如此之好,实在是女儿之中的榜样,让人好生羡慕!”

    周瑜和小乔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只不过多了秦昭和诸葛亮这一对,让婚礼更加热闹。良辰吉日自然是还是拜托袁天罡选的,现在袁天罡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很多人都寻他求签问卦,问吉避凶。

    这场婚礼,注定是不平凡的,特别是经过吴立仁这篇《秦昭赋》的宣扬,军中武将,得知秦昭——吴立仁麾下的这位无双将军竟然是女儿身之时,这带来的轰动可想而知。

    而周瑜和诸葛亮,原本就是一对惺惺相惜之人,今天,在一起成婚,想到前几年在长沙之时,两人的心中也都感慨万千。

    这时吴立仁来到了这两位新郎身边,他知道周瑜善抚琴,而诸葛亮也是个中好手,于是对着二人说道:“孔明,公瑾,听闻两位都能抚琴,今天正是喜庆之时,不知两位可否为宾客抚琴一曲助兴?”

    诸葛亮和周瑜互相看了一眼,一起面露微笑道:“敢不从命?”

    两人各自坐下,将琴取出,一旁焚着檀香,众人都开始安静下来,只见周瑜手指轻轻一挑,一个音符瞬间跳动起来,诸葛亮也跟着一起拨弄起来。

    吴立仁虽然这样提议,却对此道不甚熟悉,只觉得这乐曲之中带着一种甜甜的感觉,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吴立仁看向身边的貂蝉,貂蝉在吴立仁耳边轻轻说道:“这首便是司马相如弹奏给卓文君的《凤求凰》!看来两位新郎在借此机会和两位新娘诉说衷肠呢!”

    这时,一曲奏罢,众人纷纷交口称赞,夸赞诸葛亮和周瑜的琴艺,吴立仁虽然分不清好坏,但是从众人的表现来看,一定是堪称完美,他第一时间抚掌而赞道:“果然是一时瑜亮,公瑾和孔明的琴声相得益彰,交相呼应,让人如痴如醉,真可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一曲《凤求凰》,想必一定将两位新娘的芳心俘获,不如就此将他们送入洞房吧!”

    众人一起起哄,吃吃喝喝,吵吵闹闹之中,婚礼也随着众人的散去而到了尾声。

    武松也是被邀之列,回去的时候,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他踉踉跄跄地回到家中,站在门口大声拍打着门,口中醉醺醺地喊道:“大哥,嫂子,武松回来了!”

    这时只听得房中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吱呀”一声,门就打开了,武松睁开眼一看,摇了摇头,对着眼前的妇人行了一礼道:“武松给嫂夫人请安了!”

    这人便是武松出世携带的潘金莲,自然还有一人便是武松的大哥武大郎。

    潘金莲笑了一声道:“叔叔又喝醉酒了,大郎他已经睡下了,我看叔叔还没回,就暂时没有睡下,快进来吧!”

    武松嘿嘿一笑,打着酒嗝,对着潘金莲说道:“多谢嫂夫人惦念!我这就进去了!”

    武松步履蹒跚地走了进去,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后,一下子就倒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时候潘金莲端着一盆热水来到了武松面前,轻轻唤道:“叔叔,劳累了一天了,先用热水泡下脚吧!大郎不会照顾人,叔叔偏偏又还没有娶妻,实在让人操心!”

    武松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潘金莲叹了一口气,将武松的靴子脱掉,放在了温水之中,替他洗了起来。

    收拾完后,潘金莲这才将武松的房门关上,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房中,她刚刚准备躺下,这时候却发现武大郎醒了。

    “夫人,二郎回来了吗?”

    武大郎揉了揉眼睛,看着潘金莲,潘金莲嗯了一声,继而又说道:“叔叔又喝醉酒了,刚刚躺下!”

    “今天听说是两个大将军成婚,二郎作为一个武将,自然免不了,不过二郎现在也是堂堂都尉了,以后武家也是官宦之家了,这样夫人就不用感到委屈了。”

    潘金莲没有说话,只是一扯棉被,在武大郎身边躺了下去。

    武大郎自知失言,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眼睛一闭,又开始鼾声大作。

    秦昭和诸葛亮大婚之后第三天,两人便一起携手又紧急赶回庐江,他们在下邳办了婚礼之后,回到军中之后,还要再办一场,也让无双军的将士们喝上一杯喜酒。

    就在诸葛亮和秦昭离开后没多久,吴立仁便迎来了一个使者——来自马腾的。

    原来马腾也收到了董承传过去去的天子密诏,经过百般询问,才知道董承这次联络的诸侯不但有马腾,还有吴立仁。吴立仁此时的声望日渐高涨,马腾自然也知道。所以在姚崇的建议之下,马腾便在一开春后便准备派人来下邳寻吴铭谈合作的事情。

    可是恰巧逢吴立仁率军亲征张士诚,所以马腾只好先等着,听闻张士诚被迫之后,马腾便派出使者,来和吴立仁亲自商谈关于除曹贼之计。

    听闻马腾愿意和自己一起合作对付曹操,吴立仁自然十分高兴,他便立刻让人将马腾的使者请了进来。

    吴立仁这时才看到进来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人身高八尺,身穿华服,一脸郑重,年纪约有三十岁左右,昂首阔步走向了吴立仁;在他身后紧跟着一员大将,但是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手中拿着一柄大刀虎视眈眈看着周围之人。

    只见身着华服之人拱手对着吴立仁行了一礼道:“凉州刺史麾下大将庞德,拜见吴公!”

    吴立仁楞了一下,有些意外,竟然让庞德来和自己谈?不过他还是迎了过去,对着庞德也行礼说道:“庞将军一路奔波,辛苦了!”

    庞德呵呵一笑道:“为天子分忧,为社稷除贼,何苦之有?”

    吴立仁让庞德和他身后之人都坐下商谈,庞德坐下后,他身后的那名护卫却依然站着,吴立仁不由得有些好奇:此人到底是谁?

    吴立仁猜不到,但是却难不倒他,立刻召出系统:检查这两人的信息。

    “滴!检测到庞德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7,统率84,智力73,政治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