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9、东晋名相谢安 大唐神将薛礼
    ,!

    “继续召唤,现在用95点亲密点召唤智力型人才。”召多了猛将,再召点智囊人才辅助才行,好比打游戏,有输出,有肉盾,有辅助,这样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滴!宿主使用95点亲密点召唤,将获得主属性为智力,且基础智力介于92-98之间。随机历史谋士一:唐朝著名高僧玄奘法师,玄奘的四维属性为武力67,统率42,智力93,政治82.”

    好运气用完了吗?上来出了个唐僧,虽然唐僧在佛学方面很专业,但是自己目前不需要啊,吴立仁心中开始吐槽起来。

    “随机历史谋士二:南宋末年著名道士丘处机,丘处机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5,统率72,智力92,政治80.”

    哎呦,和尚完了又来个道士,系统你确定这召唤是随机的?

    “确定,系统从不做自相矛盾的事情。随机历史人才三:春秋晋国著名谋士狐偃,狐偃的四维属性为武力43,统率72,智力97,政治86.”

    总算出一个属性高点的了,虽然吴立仁对狐偃不是很感冒,但是属性在那摆着,但是已经很高兴了,继续召唤。

    “滴!随机历史谋士一:唐朝名相狄仁杰,狄仁杰的四维属性为为武力49,统率68,智力96,政治94.”

    开门红了,就是没有其他选项,有狄阁老一个人,吴立仁也没有异议。

    “随机历史谋士二:东晋名臣谢安,谢安的四维属性为武力51,统率72,智力97,政治90.”

    步步高,下一个一定是98的智力的了!

    “随机历史谋士三:春秋晋国著名谋士赵衰,赵衰的四维属性为武力63,统率80,智力95,政治90.”

    这个人名字那么衰,谁会选他啊!狄仁杰和谢安之间,吴立仁还是更倾向于谢安。连续召唤了两个个智力高达97的谋士,吴立仁已经心满意足了,最后一次召唤,吴立仁获得了一个有些意外的人物——烛之武。

    这个人,曾经的语文课本中出现过一个经典的文章《烛之武退秦师》便是主要讲的他,属性并不是怎么闪光,但是出于一种好奇的心里,吴立仁还是将他选了出来。烛之武的四维属性为武力46,统率54,智力93,政治72.

    这个属性除了智力外,其他算是一无是处,所以当初郑国国君并没有重用他,等到秦晋攻打郑国的时候才想起来他,也是情有可原。

    “滴!恭喜宿主使用了285点亲密点召唤了狐偃、谢安和烛之武,狐偃的植入身份为姓胡名言,字銮舆,豫章人氏,现在投于太史慈麾下任参军;谢安的植入身份为谢奕的族弟,现在在谢奕手下做主簿。烛之武的植入身份为,姓朱名文,字制武。现在宿主剩余亲密点81,仇恨值13.由于宿主使用亲密点和仇恨值召唤的前朝历史人物五人,主属性90-95的三人,96-99的两人,合计需要消耗将魂碎片12枚,当前宿主剩余将魂碎片24枚。”

    听到这吴立仁不由得愣了一愣,他完全忘记了之前系统提示的,召唤前朝人物需要将魂碎片的设定。从系统一出来开始,便持续收集将魂碎片,到现在才36枚,一次召唤竟然就用了12枚,吴立仁忽然很惆怅:某天要是召唤的时候随机出了韩信、白起、张良之类的人物,正要选择的时候忽然发现系统提示,将魂碎片不足,无法召唤,这就蛋疼了。

    系统,为何之前召唤李冰的时候没有提醒需要将魂碎片?现在忽然加上,是不是又是bug?

    “回禀宿主,系统奖励的召唤特权,包括各种召唤卡等,都不需要支出额外的点数和碎片,所以李冰出世的时候,不需要将魂碎片。”

    吴立仁也无话可说,毕竟这个规则在系统升级的时候便已经提出来,在这之前,吴立仁并没有使用点数召唤前朝人物,所以这次算是知道了,以后遇到不是很优秀的前朝人物时,他一定会优先选择后代人物。毕竟同样的属性,额外支出让吴立仁很不爽,就比如谢安和狄仁杰,谢安愣是比狄仁杰多用三枚碎片。

    “宿主还有一张猛将卡和历史人才卡,请问宿主是否继续执行召唤?”

    召唤!先使用历史猛将卡,历史猛将前五十,不会有差的,要是能来个李元霸李存孝之类的就爽了,吴立仁想的时候就口水直流了。

    “滴!恭喜宿主使用历史猛将卡成功,获得商朝纣王大将恶来,恶来的四维属性为武力103,统率76,智力51,政治46.检测到恶来拥有技能蛮力——斗将时武力增加5点。”

    恶来,这,吴立仁一时不知该如何感想,基础武力和宇文成都一般,比曹操的古之恶来多了2点,技能更是简单粗暴,直接增加5点武力,也就是说斗将之时,恶来起手就有108的武力,若是运气好再带上兵器坐骑,起手110,便能将曹操的假恶来打的没脾气。

    可是吴立仁心里却总是有种失落,毕竟他想的猛将都没有召唤出来,偏偏出来这样一个人。

    算了,不能强求,若是真的出李存孝,李元霸这样的,那一定会将三国人物吊打的,我还是不欺负他们了。

    “恶来的植入身份为伍来,交州人氏,因为看不惯地方官员欺压百姓,失手误杀而潜逃在外,听闻宿主名声,正在投靠宿主的路上,请宿主尽快收服。”

    行,来了自然要收服,继续使用历史名将卡。

    “滴!宿主使用历史人才卡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唐朝名将薛礼!”

    薛礼?是那个薛仁贵吗?系统,我没有听错吧?本来历史猛将卡抱着很大的希望,反而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猛将,而这一个历史名将卡就抽到了薛仁贵,吴立仁觉得自己运气爆棚了。

    “宿主切勿激动,薛礼的四维属性为武力100,统率97,智力89,政治80.薛礼的植入身份为并州人氏,因为听闻宿主名声,便想投靠宿主,只因家中还有老母,一时不能远行。请宿主尽快收服。”

    怎么又是这个情况,当初收宇文成都便是千里迢迢从冀州将他连哄带骗地请了过来,可是薛仁贵该怎么请?

    “系统,有没有薛仁贵的具体位置信息,这么概括的位置本宿主也不好找啊!”

    “回宿主,没有,请宿主自己派人寻找。”

    吴立仁顿时无语,这比宇文成都还难,别给了自己一个神将,却看不到摸不着吧!系统,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

    “召唤完毕,请问宿主还有没有其他命令?”

    吴立仁很想说有啊,能不能把薛仁贵定位一下,用点数也可以。

    “可以,定位薛礼需要消耗100点亲密点,100点仇恨值,20枚将魂碎片,请问宿主是否执行定位?”

    吴立仁又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200点数加20枚碎片,系统你咋不去抢呢?且不说现在自己没有那么多点数,就是有,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啊!看来只好再让白玉堂辛苦一下了,对了,不知袁天罡这个神棍能不能帮下自己的忙。

    其他人倒是十分稳当地植入了,吴立仁倒是不担心,只有这个薛仁贵,本来就远,又不知地方,这让他心里不能安心。

    吴立仁起来后,立刻让人去将袁天罡和白玉堂请了过来。

    “天罡,听闻你在五行道术方面颇有造诣,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如果我知道一个人的人名,你是否能找到此人在什么地方?大概的就行。”

    袁天罡一听,眉头皱了一皱,接着答道:“属下可以试试,但是不敢保证是否可以成功。”

    吴立仁一听有戏,连忙在纸上写上了薛礼的名字,交到了袁天罡手上。

    “就是此人,你快看看,能不能测算一下他的方位。”

    袁天罡将薛礼的名字看了一眼,继而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块龟壳,只见他将龟壳放在手心,口里念念有词,吴立仁却听不清楚说的什么。紧接着只见他将手中的龟壳往地上一丢,几个龟壳便无规则地散落在地上,吴立仁瞪大眼睛瞪着他的解说。

    “滴!检测到袁天罡自带系统大相师系统触发,现在进入解卦模式。”

    袁天罡的神棍技能原来是这样玩的,嘿嘿,和自己一样,也是利用系统,不过相对于自己的召唤系统来说,这个大相师系统看起来更有意思,更能装x啊!

    袁天罡想了一会,继而摇了摇头道:“主公!虽不知此人为谁,但是这卦象不妙啊!上乾下坤,是为否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以属下之见,恐怕此人已经不在世上,还请主公节哀!”

    听到这里,吴立仁腾地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问道:“袁先生,你这卦象是不是算错了?薛礼怎么可能死?”

    袁天罡看到吴立仁忽然剧烈地反应,连忙拱手请罪道:“主公息怒!或许属下的卦象有误也不一定,但是刚刚求得卦象确实显示,这个名叫薛礼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已经有好几年了。”

    吴立仁差点笑出声,死了好几年?看来袁天罡八成算的不是自己说的薛仁贵,或者他的这个算卦系统不准,刚刚召唤出来的,怎么可能死了几年了,总不能系统还让自己穿越到几年前将薛仁贵救出来吧!

    “你说的这个薛礼是哪里人氏?”

    袁天罡连忙答道:“回主公的话,这薛礼是徐州彭城人。”

    果然,不是同一个人,吴立仁这时忽然想到自己几年前杀的一个人——笮融,他当初四处为非作歹,好像杀的一个徐州官员便是薛礼,袁天罡八成是测算的这个人了。

    “你还能不能测算到其他名叫薛礼的人,对了,这个薛礼是并州人,字仁贵。”

    袁天罡叹了一口气道:“回宿主的话,这个薛礼属下检测不到,但是这个卦象有一句卦辞是这样的:占财可成,贵人远行,出行不宜,事事晚成?贵人仁贵,大概正是应验在此人身上,由此可以推断:即使此人还在世上,主公想要寻他,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甚至会一波三折,还望宿主耐心等待。”

    吴立仁忽然觉得,这袁天罡的卦象或许真的很准,系统给的难题,自己目前看来,还真的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一来不知道这个薛仁贵在哪里,二来即使找到了如何能将他安全的请到徐州来。毕竟薛仁贵和宇文成都不一样,他还有老母亲。若是并州袁绍知道薛仁贵,怎么也不可能放他出来的。又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吴立仁对袁天罡拱手拜谢道:“多谢袁先生解惑!”

    袁天罡离开之后,吴立仁再次看向一旁的白玉堂,“玉堂,我刚刚托袁先生寻找的薛礼薛仁贵,便是我梦中梦到的另一员大将之才,可是梦中我只知道他在并州,没有其他信息。白左使可愿助我将此人寻回?”

    当初请宇文成都的时候,吴立仁便是用梦到神将的理由,现在再用一次也没关系。

    白玉堂拱手应道:“属下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此事属下一定尽力办成!”

    吴立仁点了点头,虽然白玉堂的武力不是很高,担心他却善于在江湖行走,朋友也有很多,又会乔装打扮,这样的任务也只能交给他。

    看着白玉堂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吴立仁心中忽然有些感慨,想到之前白玉堂在关键的时候帮自己是了李傕郭汜,这样才能为王允报仇,娶了貂蝉。若不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会为难成什么样子。

    “玉堂,你年纪也不小了,为何至今还没有娶妻生子?”

    白玉堂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吴立仁会问自己的终身大事,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主公,属下还没遇到合适的人。”

    吴立仁忽然想到待嫁的大乔,嘿嘿一笑道:“昨天你应该看到乔老的孪生女儿,小乔许给了周瑜,不知你对大乔可有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