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4、二张共举贤才 吴铭大封文武
    ,!

    宇文成都本以为若是吴立仁不能驯服,自己就可以出手驯服,即使自己不用,也可以出下风头,以弥补当初未能生擒孙权之遗憾,可是没想到吴立仁竟然如此轻松写意的就将青骓降服,他不由得从心底发出一阵感慨。

    这句话顿时吸引了其他人的共鸣,包括新投降的邢道荣,鲁肃等人,众人齐声赞道:“主公真乃天人也!”

    周瑜虽然没有说,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波及,这个时候,吴立仁策马而回,将青骓牵着,呵呵一笑道:“未曾想此马性子竟然如此温顺,看来刚刚花将军是不得其法啊。”

    花荣不由得一阵羞愧,不过他还是眼巴巴地望着吴立仁,因为吴立仁已经有了奔霄,这匹青骓必然用不到了。

    “主公,此马……”

    花荣只是说了这几个字,吴立仁便知道了,虽然花荣跟随自己挺久,一直忠心耿耿护着自己,但是毕竟他是要把这匹马还给左宗棠的,“左魁此番平定张士诚,收回会稽,居功甚伟,我也无甚赏赐,我意将此马赐还给左魁,以嘉奖其功劳,诸公以为如何?”

    “主公英明!”

    花荣虽然很失落,但是也能理解吴立仁的做法,只好遗憾地叹了口气,吴立仁看了看花荣道:“花将军,以后若能再得神驹,就是你的了!”

    花荣没想到吴立仁如此贴心,如此在意自己的想法,他连忙拱手拜谢道:“多谢主公!”

    这时,吴立仁又对那身边众人说道:“如今若是以左将军之计,会稽需要长期驻守,我意令其兼领会稽郡守,再选一熟悉此处风情之人副之,这江东人杰地灵,不知诸公可有人选推荐一番?”

    刚说完,只见张纮朗声应道:“主公,属下倒是知道一人,此人曾师从名士蔡中郎,后来黄巾之乱后便回乡隐居不出,其至德忠贤,寡言慎动,清不增洁,浊不加染,确是当世之大贤。”

    吴立仁还没来得及问姓名,鲁肃便跟着接上了,“子纲所言莫非是吴县顾雍顾元叹乎?”

    张纮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原来是吴县顾元叹!铭亦有所耳闻,既然子纲先生推荐,那我等便借道吴县,请元叹先生出山。”

    吴立仁反正也要回去,从吴县经过,顺便再招个人才,帮助左宗棠一起先在会稽稳住,也是极好的。

    过了十几日,众人一起逶迤行到了吴县,经过几番询问,终于来到了顾雍家中,顾雍哪里会想到吴立仁会亲自来拜访自己,当他看到二张的时候便明白了。

    “草民顾雍拜见吴公!”

    顾雍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仍然不卑不亢,对着吴立仁拱手行了一礼。

    “顾先生无需多礼,顾先生聪明之人,想必已经知道吴铭此番的来意了吧?”

    顾雍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检测顾雍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顾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7,统率56,智力90,政治91.检测到顾雍拥有技能密重:其处理内政之时,政治+3,智力+2。”

    果然也是丞相之才!

    吴立仁不由得感叹道:自然这个丞相只是只三国时期,到了现在91的基础政治只能去当一个郡守,州牧恐怕都轮不到他。

    “草民虽然愚钝,但是也知吴公声名,如今吴公大驾光临寒舍,必是想要雍助吴公,只是吴公身旁有如此大贤,雍之才,实在不足挂齿。”

    吴立仁呵呵一笑道:“元叹先生何必谦虚!如今江东山越四起,百姓不得安宁,左魁新破会稽众寇,会稽百废待兴,吴铭有意请元叹先生出任会稽郡丞,以助左将军,不知顾先生意下如何?”

    顾雍听到这,纵使他已经想到吴铭会重用自己,在听到吴立仁的任命后还是有些愕然。会稽郡丞,很多时候相当于需要行太守之事了,对于自己这样一介白衣,无尺寸之功之人,确实是破格提拔了。

    顾雍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继而拱手拜道:“属下愿为吴公效犬马之劳!”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顾雍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257,仇恨值388.”

    众人又互相闲聊了几句,当说到平山越之地的时候,顾雍忽然起身对吴立仁说道:“主公,属下忽然想到,这吴县有一壮士姓朱名桓字休穆,颇为勇武,曾经自己招募相邻,剿灭贼寇,为百姓所称颂。主公若要破山越,朱桓必然是一大助力。”

    听到这,吴立仁不由得哈哈一笑,“果然如此那可真是意外之喜!只是不知朱桓人现在在何处?”

    朱桓,吴立仁自然也是听闻过,也是曾经东吴麾下的猛将,只是吴立仁没想到他也是这吴县之人,看来吴县真的是人杰地灵。

    “如今朱桓正赋闲在家,主公既然有意,属下当立刻作书为主公将其召来即可。”

    顾雍于是提笔写了一封信,交到下人手中,不到一个时辰,就看到从顾雍府门外冲进来了一个年轻人,年龄约有二十四五,身高七尺,面上颇为白净,看到居中在座的吴立仁,立刻拱手拜道:“草民朱桓参见吴公!”

    吴立仁则起身,慢慢走到了朱桓身边,点了点头道:“听闻朱壮士一身本领,若是就此埋没在山野之中,岂不可惜?不知可愿随铭一起建功立业?”

    朱桓哈哈一笑道:“杀敌破贼,建功立业,固所愿也!朱桓参见主公!”

    朱桓很久之前就已经有心投靠吴立仁,可是他觉得他没什么功劳,有些担心。此番吴立仁亲至吴县,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同时吴立仁也让系统检测了朱桓的属性。

    “检测到朱桓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9,统率91,智力83,政治76.”

    确实是一员大将!吴立仁喜不自胜。

    “朱桓听封。”

    吴立仁看到朱桓的属性,心神一震,立刻就要给朱桓加封。

    朱桓自然也是神色一凛,拱手答道:“末将在!”

    “封汝为建功都尉,择日与顾雍一起前往会稽,听候将军左魁调遣。”

    朱桓一听大喜道:“末将领命!”

    张纮举荐顾雍,顾雍举荐朱桓,只是这朱桓不知是否还能举荐个人才出来呢?

    “休穆啊,不知汝可知这江东之地上还有什么有本事的人吗?可以举荐一番,若是真的有能力,记你一大功!”

    朱桓听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有些失望地答道:“末将孤陋寡闻,不曾知晓隐士贤才,还望主公恕罪!”

    吴立仁心中这才有些遗憾地笑了笑,“无妨,今日能得元叹和休穆已经是让某开心不已。”

    吴立仁只是在吴县停留了一日,便带着众人一起赶往下邳。

    听闻吴立仁要回到下邳,王守仁、陈近南和宗泽等人带着一些下邳文武便来到城外等候,同时还有些百姓也在翘首以盼,等着自己的亲人回来。

    其中还有一个英俊的少年,他也在向远处张望着,好像等着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正在这时,忽然从不远处跑过来一个小女孩,或许因为一时心急,她脚下一个不稳,径直撞在了这个少年身上。少年不留神,被这下女孩一撞,身子往前一倾,若不是他反应快,就要摔倒在地。

    他心中恼怒,大喊一声:“是谁如此不知礼数!”

    随即往后一看,正看着一个闪着灵动大眼睛的小姑娘正满怀歉意地看着自己,少年一看,才意识到自己太鲁莽了,他连忙弯下腰,笑呵呵地对着小女孩说道:“你是谁家的小孩子,以后可不许这样乱跑乱撞了!”

    那小女孩一听,也立刻喜笑颜开道:“大哥哥,对不起!我要接我的母亲。”

    这时从人群中跑过来一个丫鬟,“孙小姐,孙小姐!你别乱跑!”

    自然这个小女孩便是被送到下邳的孙尚香,当她听闻吴立仁带着吴丽绮一起返回下邳时,她便十分兴奋,不顾丫鬟的阻挠,也要亲自来到城外迎接。

    少年听到这,仔细一想,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暗暗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孙文台的幼女,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没多久,吴立仁便领着众人来到了下邳城外,他将周瑜等人一一介绍给了王守仁、宗泽,稍作寒暄之后,吴立仁立刻吩咐道:“在州牧府旁边为吴夫人、方夫人等寻一处府邸,将他们一家安置好,一应日常供给,按照太守的标准即可。”

    紧接着吴立仁便带着众文武一起回到州牧府,吴立仁在路上便和贾诩商量了一番,如何任命周瑜等人,所以一到下邳,吴立仁立刻将任命下达。

    “封周瑜为折冲校尉,暂时在下邳任职,封鲁肃为豫章太守;封张昭为长沙郡丞,行太守事;封张纮为零陵郡丞,行太守事。”

    做了这样的安排,虽然王守仁的等还是怀疑他们的忠诚度,但是吴立仁心中有数,二张已经献上亲密点,说明他们在心中已经十分认可自己这个主公;而鲁肃,吴立仁相信他是一个忠厚之人,不会在认主之后无缘无故反叛;况且如今这些地方都有大军在侧,吴立仁不担心会出什么乱子。

    至于周瑜,目前来说,吴立仁最不放心的还是他,一来他没有献上亲密点,而来,一时瑜亮的任务直到现在还没有得到系统的完成提示。

    所以周瑜必须留在下邳,留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否则他不确认周瑜会闹出什么乱子。

    众人各自谢恩领命之后,这时鲁肃起身说道:“主公,那武陵郡太守廖立原是故主心腹之人,后来孙权谋逆之后,不屈服于孙权手下,也是忠义之士。主公不如以方夫人的名义将其招降,则主公一来可以兵不血刃拿下武陵;二来又能得一贤才,何乐而不为?”

    “哈哈,子敬之言与铭不谋而合。谅武陵之地也无甚兵马,我之所以没有挥军攻之,便是知晓那廖立之名,早就有心收服。如今既然子敬提到此事,那不如子敬代我走一趟,说服与他,如何?”

    当初贾诩已经和吴立仁商量过此事,所以鲁肃一说出来,吴立仁便有了主意,鲁肃自然立刻应承了下来。

    这时张昭也不敢落后,起身说道:“主公,当日长沙还有两人曾跟随旧主多日,忽逢孙权之变,他们二人也弃官而去,昭愿为主公访此二人,同为主公效力。”

    “子布所言是谁?”

    张昭呵呵一笑道:“其一便是朱治朱君理,丹杨故鄣人,其人颇有韬略,实乃大将之才;另一人则是吕范吕子衡,汝南细阳人,其人忠笃亮直,性虽好奢,然以忧公为先,不足为损,亦是郡守之才。”

    原来是这两个!朱治是从一开始便跟随孙坚之人,他还有一个养子名唤朱然,也是吴国后期的大将;而吕范,在吴立仁的印象之中,最大的莫过于促成了刘备和孙尚香的婚姻。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子布多费心力,若果能劝其二人归顺,我定当重用!”

    一切安排之后,吴立仁让众人先退下,他让上官婉儿留了下来。

    “婉儿,这次能收服周瑜等孙氏旧臣,多亏了你的功劳!说吧,要什么奖励!”

    吴立仁自然不会忘记上官婉儿在收服周瑜过程中起到的作用,他之前一直没有太重视上官婉儿,因为她的美貌,让吴立仁忽视了她的能力。

    “婉儿只是想帮助兄长,别无他求。”

    上官婉儿虽然不想要什么奖励,但是吴立仁却不能真的不给,他记得上官婉儿的梦想,所以他想了一下便决定,让上官婉儿前去郡学,先帮施世纶打个下手,以后郡学交给上官婉儿主持也并无不可。

    “对了,婉儿妹妹,你觉得周瑜此人如何?”

    忽然听到吴立仁问这个,她的心里咯噔一下,便知道吴立仁会说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答道:“曲有误周郎顾,周瑜有此名声必然在声乐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至于其他方面,小妹不曾接触,不过主公和孙策既然都如此看重,想必他一定是有其过人之处。”

    上官婉儿的回答,让吴立仁哭笑不得,她完全是避重就轻,大概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用意,不过吴立仁还是不甘心,继续说道:“周公瑾一代英雄,若得明主,其必将流芳千古,我看人不会错;况且其风流倜傥,貌如宋玉,不知婉儿妹妹对他是否有兴趣,如果有,和兄长说一声,我必定为你们撮合。”

    吴立仁的话说出去了,可是上官婉儿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她摇了摇头,轻咬贝齿,行了一礼道:“兄长若是没有什么事,小妹就暂且退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