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3 、左宗棠上表定山越 吴立仁翻身降青骓
    ,!

    随着三人不约而同的一拜,吴立仁一下子就得到了三个高级人才的效命,吴立仁的心中还是很高兴的,然而还是比不上收服周瑜来得畅快,毕竟收服周瑜可不仅仅是得到一个周瑜那么简单。

    “吴公,既然公瑾已经答应替你效力,是不是可以将尚香放回来了?”

    这时候吴夫人的这句话让周瑜等人眼神中满满的诧异,吴立仁仿佛看到他们的脑袋上的不断跳着亲密度-1、亲密度-1……

    “主公,这是怎么回事?”周瑜率先问道。

    这时贾诩呵呵笑了笑,走上前说道:“公瑾有所不知,当主公听闻吴夫人和尚香小姐被零陵太守刘度擒住之后,便日夜兼程率军直逼零陵,再略施小计,兵不血刃拿下零陵,救出了吴夫人和孙小姐。但是主公知道孙小姐和孙权感情深厚,不忍她面对这样的真相,便提前将孙小姐请到了下邳。诸位不如一起前往下邳,也好和孙小姐一起相会。”

    吴丽绮虽然知道吴立仁不可能那么好心,但是想到孙尚香确实对孙权这个脾气温和一些的二哥比较依赖,若是让她看到孙权在自己面前自杀身亡,一定会让她崩溃。这样确实可以说是吴立仁帮了孙尚香,吴丽绮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原来如此!主公对孙氏大恩,瑜必当重报。”

    周瑜的心中只有孙氏,吴立仁叹了一口气,即便是如今已经归顺了自己,恐怕要在短时间之内也无法能改变孙家的位置。

    正当众人商议何时起身之时,左宗棠派出的使者送算赶到了,虽然吴立仁早已经知道张士诚败亡,可是还不知道事情具体的过程,看到左宗棠的奏表之后,不由得连连赞叹。以左宗棠的能力对付一个区区张士诚,确实是不在话下。

    然而奏表后半部分却是对山越以后的规划,吴立仁将奏表交给贾诩看了一看,继而又交给了周瑜看了一看,“不知公瑾以为,左将军此番见解可否行得通?”

    左宗棠只是一份奏表便让周瑜叹服不已,他神色凝重,拱手说道:“左将军此举虽然看似周期较长,短期难以获得大的功绩,但是却是步步为营,彻底清除山越之患的之计。属下以为,若为长久计,当支持左将军之建议,以山越之兵取山越之地,制山越之民,此言甚善!”

    听完周瑜的话,吴立仁也点了点头,如今既然张士诚已经死亡,再让左宗棠大军驻守会稽,逐步剿除各处山越贼寇,步步为营,总有一天能将这山越彻底清除。到时候自己不但后方安稳,还能带来许多凶猛彪悍的兵源,实在是大有可为。

    “好,那就依左宗棠之言!走,我们去看看左将军带来的那匹骏马。”

    吴立仁领着几人一起来到马厩,一眼看到一匹青色的骏马,毛色亮堂,四肢强健,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匹难得的骏马。

    “这就是左将军所献的青骓宝马啊!端的是非比寻常,不知诸位将军谁愿意骑上去试一试。”

    这时,只见马厩旁的那名送信的使者有些惴惴不安地拱手答道:“主公!这,这匹并不是青骓宝马,这是小的骑乘的青眼儿,一旁的那匹才是青骓!”

    被那使者一说,吴立仁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下可丢人丢大发了,他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

    “主公,此马看起来也颇为不俗,认错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主公是天下雄主,并不善于相马,善于识人即可。”

    贾诩贴心的话,让吴立仁呼地吐出一口气,继而转向了使者指示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匹苍白色的宝马在马厩里站着,整个骨架比那个青眼儿小了一套,吴立仁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苍白色的马,怎么会叫青骓,难不成是这使者想要私吞了宝马,故意骗自己不成?吴立仁不敢确认,也不好意思再问别人,只好将系统召唤出来检测一番。

    “检测到眼前的马匹为昭陵六骏之青骓。”

    原来还真是,“系统,为何青骓不是青色的反而是苍白色啊?是不是你弄错了?”

    “回宿主,昭陵六骏之名多来自于突厥文,所以青只是音译,并非是指马匹的颜色。”

    好家伙,原来是这样,害得自己闹出这样的笑话。

    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后,吴立仁还是不由得汗颜一把,继而对着身边的几位武将说道:“谁去试一试这匹骏马?”

    这时候宇文成都正想上前,可是花荣却连忙开口道:“宇文将军已经有此神驹,不如把机会让给花荣吧!”

    俗话说:宝马配英雄,自然英雄也是爱宝马,花荣也是一心能得到一匹好马,所以他误以为吴立仁是说谁能降服此马,那这只骏马便归谁所有。吴立仁看到花荣如此积极兴奋,也不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

    “那花将军小心点。”

    花荣点了点头,小心翼翼走了过去,将青骓牵了出来,紧接着,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翻身骑上了青骓的背上。

    只听得青骓仰天嘶鸣,开始狂躁不安起来,不停地甩着身子,尥着蹶子,花荣只得十分小心地保持着自己的平衡,不让自己掉下去。随着青骓的不停地跳跃奔跑,众人也为着花荣捏了一把汗,本以为青骓就这样闹腾片刻就会安静下来,未曾想,半个时辰之后,花荣仍未能将青骓驯服。

    吴立仁哈哈一笑道:“花将军,看来这骏马你是降服不了了!让我来试试吧!”

    花荣自然十分不甘心,可是吴立仁既然要求了,他也不好再去强求,只好翻身下马,将青骓牵到了吴立仁手上,“主公小心,此马性子极烈,若是主公不能驯服,就交给末将,末将有信心三天之内,不,一天之内就将他驯服……”

    然而还没等花荣说完,就看到吴立仁纵身跳了上去,骑到了青骓上,只见吴立仁一拉缰绳,青骓便向着前方奔腾而去,似乎吴立仁就是旧主一般,这下子让周围的文臣武将都不由得大跌眼睛,刚刚花荣骑上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实在想不到,为何他会这样听吴立仁的话。

    “主公真乃天人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