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1、上官妙语解纷争 周瑜立志拒佳人
    “滴!恭喜宿主使用稀有坐骑卡成功,获得稀有坐骑昭陵六骏之青骓,青骓可以使骑乘者武力+1,青骓植入为左宗棠在打败张士诚后从战利品从现的一匹良马,左宗棠将派人和捷报一起献给宿主。”

    献给我?你左宗棠好不容易得到一匹千里马,我怎么好意思夺人所爱。哎,还是你自己用吧!虽然加武力没什么用,但是有宝马,总能在危难的时候提供一点帮助,就是逃命也跑得快点。想当年刘备骑乘的宝马的卢,在刘备被蔡瑁追杀到檀溪之时,硬生生一跃三丈,助刘备逃脱,也是一时美谈。

    此时,周瑜府中,二张、鲁肃等也已经重新去拜见了吴丽绮,同时对孙权的死也表示了哀悼。吴丽绮想为孙权大肆操办一番丧事,可是方金芝无论如何也不肯同意,她还是坚持要将孙权级割下,祭奠孙策,两人因此事便针锋相对,各不相让。

    “方氏,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没?”

    吴丽绮此时真的动怒了,本来孙权死了,她就已经很伤心了,没想到方金芝竟然还要如此对待孙权的尸体。

    “妾身眼中有母亲,但是心中却更念着我那可怜的夫君!母亲之前偏爱孙权,现在他作恶多端,自绝于世,母亲还要偏袒他,夫君在天有灵,也会心寒。”

    方金芝一点都不退让,这让两人一度陷入了僵局,周瑜、鲁肃等人也不知该如何劝解;一个是可怜自己的小儿子,一个是想告慰自己的亡夫。理论上孙权既然是非法谋夺大位之人,他们应该站在方金芝的立场;可是如今孙家并没有人当家做主,吴丽绮便是最有权威之人。

    这时反倒是在一旁的上官婉儿,旁观者清,心中反而是更加明亮,上官婉儿上前几步,来到了方金芝面前,“方夫人,小女子有句话,事关孙伯符之遗愿,还望方夫人一听。”

    方金芝心中以为上官婉儿是吴丽绮的人,所以对她也是有些没好气,“想说什么就说,若是敢有半分诋毁夫君之言,即便你是吴公之人,我也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上官婉儿点了点头,“想那孙伯符到死都没有将孙权的身份公布于世,并不是他顾念两人的兄弟之情,而是因为顾及孙家颜面;所以即便伯符去后,也不会希望孙家的这桩辛密为外人知晓。而假若方夫人一心想要将孙权级祭奠伯符,那孙氏,吴氏族人又当作何感想?若是因此而引得世人对故去的孙台将军议论纷纷,伯符在天有灵,也不会原谅夫人的这番良苦用心的。”

    上官婉儿的话,让方金芝怔了一怔,周瑜也不由得连连点头,“嫂夫人,上官姑娘之言不无道理;当初伯符兄虽然知道孙权的身份,却一直迟迟没有动他,便是因为这个顾忌。所以……”

    周瑜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方金芝也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可是要让孙权风光大葬,依然是让她难以接受。

    上官婉儿看着此时的方金芝,她有看向吴丽绮道:“丧夫之痛,我不懂,在座诸公都不懂,但是吴夫人和方夫人都懂。当初孙台将军身亡之后,吴夫人也一定是想将刘表等人除之而后快;若是有人让你同意将仇敌风光大葬,想必吴夫人也一定不会同意。将心比心,方夫人如今也是如此。所以依静之意,不如就以寻常人家的礼数将孙权葬了;并且吴夫人要亲自将孙权谋杀兄长的罪名宣告与孙氏族人,不能让他再入祖祠。这样才能堵住悠悠众口,不知吴夫人意下如何?”

    上官婉儿的这番话说完后,方金芝泪眼汪汪地抬起头看着上官婉儿,其中饱含着复杂的感情,她的痛苦从上官婉儿口中说出,好像终于有一个知己一般。

    吴丽绮也叹了一口气,上官婉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根本无法反对,这时她才看了看方金芝,明白此时方金芝心中承受的委屈和痛苦,不由得走到方金芝身旁,一把抓过她的手,“金芝,让你受委屈了!不如就依上官姑娘所言,你我各退一步,将此事了结了。”

    方金芝终于也松口了,“全凭母亲做主!”

    这件事情终于就在上官婉儿的一番劝解之下达到了共识,周瑜、鲁肃等人不由得对这位上官婉儿另眼相看;最有感触的便是鲁肃,之前在下邳郡学见到上官婉儿的见解,便被她深深折服,此番又见她三言两语将方金芝和吴丽绮的矛盾化解,心中更对她佩服不已。

    鲁肃私下里便和周瑜谈起了上官婉儿,不停地夸赞,最后看着周瑜,嘿嘿一笑道:“公瑾,这上官静不单美貌动人,还有治国安邦之能,这腹中经纶恐怕不比子布等人少。公瑾年纪也不小了,诗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知公瑾是否有意?肃愿意亲自为公瑾作伐,去替公瑾向吴公求取上官静。”

    周瑜摇了摇头,神情依然十分肃穆,“子敬,如今孙权虽然伏法,但是名义上仍是孙氏旧主;旧主新丧而瑜怎敢娶妻?此事断然不可,况且之前我也和吴公说过,要为伯符兄守孝三年;如今虽然未必能如愿,但是更不能因为一女子而改瑜之志!”

    鲁肃听完,不由得感慨道:“公瑾真乃大丈夫也!只是上官静如此优秀,如今不娶,后必为他人之妇,着实有些遗憾!”

    周瑜呵呵一笑道:“子敬,大丈夫何患无妻?此事不足挂齿!”

    与此同时,上官婉儿正安慰着吴丽绮,过了好一会,吴丽绮才止住内心的悲伤,她的内心对上官婉儿是充满着感激之情。

    “婉儿,这几天多亏你,我虽然对吴铭充满了恨,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对你的感激。”吴丽绮自真心地说了这句话。

    上官婉儿冷笑一声,“兄长为人坦荡,胸怀天下,吴夫人虽然现在对他还不理解,以后必然还是会感谢他的。另外,有件事,静不得不说,此事事关伯符孙氏的是声誉,若是不能妥善处理,孙氏必然会为世人所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