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8、婉儿提花香造纸 吴铭押孙权求才
    上官婉儿点了点头,看到吴立仁如此兴奋激动的模样,她的眼中也是满满的喜悦,继而又问道:“兄长有所不知,左从事做出来最新的纸张后,想找主公再次鉴赏一番,可惜主公认不在下邳,左从事便让小妹拿给嫂夫人鉴赏一番;虽然嫂夫人赞不绝口,可是左从事仍然有些不自信,所以小妹便让嫂夫人用新造出来的纸给兄长写了这样一封家书。”

    听到上官婉儿的话,吴立仁心中感慨:上官婉儿确实是用心良苦;若只是送纸,肯定也用不到她专门跑一趟,所以她让貂蝉写了一封家书,这样一封信中不但有左伯的心血,还有貂蝉的感情在里面,如此让上官婉儿送过来倒是没有什么。

    “不知兄长是否现这纸张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

    上官婉儿忽然又问道,吴立仁这时仔细想了一想,紧接着眉头一松,嘿嘿一笑道:“这信纸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蕴含其中,我想左从事本为男儿之身,应该不会想到这方面的事情,所以这纸张中的清香一定是婉儿妹妹你加进去的,是也不是?”

    吴立仁本来闻到这信纸上的香气就有些奇怪,不过刚刚他没想通,可是上官婉儿这样再问一次,吴立仁才恍然大悟,他便试着问了一问,上官婉儿颇为高兴地点了点头,吴立仁呵呵一笑,果然被自己猜对了。

    “只是不知婉儿是怎么做到的?”

    上官婉儿好像已经猜到吴立仁会这样问,立刻答道:“春日正盛,百花艳开,小妹便寻来一些当下来着的牡丹海棠桃花杏花,还有一些晚梅,摘下些许花瓣,捣碎以后加些清水,将花中的香气度到水中。等到造纸过程中加少许这些香水,就可以让造出来纸张上有些许香味。只是这味道略微淡了些,有些美中不足。”

    听到这,吴立仁已经明白了,花瓣的香味来自于芳香烃物质,而这类物质大多都是易溶于有机溶剂,不溶于水。所以想要萃取出来,需要用有机溶剂来提取。上官婉儿是用清水,自然很难萃取出来香气物质。况且,这种香味又极其容易挥。

    只是这个年代,想找到合适的有机溶剂太难了。酒精?酿酒可以,提纯酒精需要蒸馏;乙醚,更难了。至于植物油,这个只是有些不易挥,若是想要提纯,需要更进一步的操作,看来暂时只能是用酒似乎更靠谱一点了。

    “婉儿,下次用酒代替清水,试试能不能把香气多萃取一些出来。”

    听到这,上官婉儿愣了一愣,下意识地说道:“酒怎么可以?”

    可是转念又想到,眼前之人是吴立仁,是那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继而又点了点头,“小妹回去就试试。”

    “婉儿你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吗?明天我会去先去一趟吴郡,之后会直接赶回下邳,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让人先送你回去吧!”

    上官婉儿咬了咬嘴唇,抬头看了看吴立仁,有些倔强地说道:“小妹知道兄长去吴郡是为了周瑜,小妹也想和兄长一起去看一看,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未可知。”

    吴立仁没想到上官婉儿竟然知道自己的目的,他皱了皱眉,用着十分好奇的目光问道:“婉儿如何得知?”

    上官婉儿看到吴立仁没有直接拒绝,十分轻快地回答道:“军师在下邳,小妹很多事情都会和军师请教一番,有次听到军师提到主公一直为了收服周瑜劳心劳力,所以便大胆猜测了一下。”

    想到这,吴立仁才现他一直将上官婉儿当成了“花瓶”,其实上官婉儿97的政治可以让很多政治家汗颜,虽然可能专业的方向有所不同,但是却决不能小看她的能力。

    “或许她真的会有什么不同的见解来助我收服周瑜也未可知!”

    吴立仁暗自思忖道,想到这,他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依你之言,明日和我一起去见一见美周郎!”

    吴立仁强调这个“美周郎”是因为他这时想到周瑜竟然一直没有婚娶,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了小乔,又或者之前的孙氏让他心力憔悴,或许周瑜配上官婉儿也是一个绝配,上官婉儿若是能嫁给周瑜,一个采斐然,一个通晓乐曲,可以说是琴瑟和鸣,不亦乐乎。

    上官婉儿闪动着大眼睛,好像并没有对吴立仁特别强调的词没有什么反应。

    第二日,吴立仁带着数百甲士,押着孙权和吴丽绮,随行的自然还是宇成都、花荣、贾诩,同时多了一个上官婉儿。

    孙权被押在了囚车之中,灰头土脸,碧眼紫髯的孙仲谋让人看到都有些心酸不已;而吴丽绮则坐在马车之中,上官婉儿则亲自请求和吴丽绮同乘一辆马车。

    众人经过了几日的奔波,终于赶到了周瑜的府门前,周瑜早就得到了风声,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直到吴立仁再次敲起了门。

    周瑜开门之后,看到吴立仁已经他身后的吴丽绮和孙权,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先对着吴丽绮拜了一拜,“罪臣参见吴夫人!”

    吴丽绮一脸的不悦,冷哼一声,她从内心深处便觉得:孙氏败亡是因为周瑜带领人才出走导致的。

    “你确实是罪人,我孙氏基业,便是败在你等之手!”

    周瑜被吴丽绮的话激得满脸羞愧,却也无可奈何,吴立仁则从旁打了一个圆场:“我等不如进去再谈,一切事情真相都还未知。”

    上官婉儿则在吴丽绮身旁跟着附和一句道:“一向听闻周公瑾忠于孙氏,如今即便孙氏败亡,公瑾依然还守着孙策之子,不肯接受我主的屡次邀请,可知他并不是一个反复之人,其中必有隐情,吴夫人何不听他细细道来?”

    吴丽绮哼了一声,虽然两人从旁为周瑜说话,可是心中恨着吴立仁的她,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

    “公瑾,莫不是让我等还要一直站在此处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