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6、黄忠烈弓射张帅 凌操胆气震祖郎(下)
    还是老黄威武!这箭术,天下还有谁能与之相比。虽然潘临死了,吴立仁倒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一来和潘临没有一点交集,二来,潘临的属性并不怎么样,现在吴立仁随便召唤,都会必这个潘临的属性好,贡献一个碎片也不错;而黄忠射杀了张士诚,这倒让吴立仁心中十分满意,张士诚一死,会稽暂时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其他小头目,不会有啥作为。

    眼看张士诚身死,黄忠哈哈一笑,卯足了气力,冲天大吼一声道:“张士诚已死,汝等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那几个亲眼看到张士诚死的将士,早已吓得惊慌失措,四处散逃了,遇到有其他将士问到,他们将将张士诚的死讯说了出来。当听到黄忠的喊声,他们更加确认,张士诚真的已经死了。

    而这时黄忠麾下的将士也已经掩杀了过来,和城外潘临的将士一起,将张士诚的大军包围了起来。

    “降者免死!”

    黄忠传令麾下将士一起鼓噪呐喊起来,可是山阴城中的将士却一点不为所动,因为他们早已被张士诚贯彻了一种思想——绝不能投降,否则死的会很惨。

    他们一起冲向城外,此时面对死亡的威胁,这些人也爆发出了体内的潜能,左宗棠编制的山越新军竟然无法挡住。

    在北门的一万多将士,除了死伤两千多人,其余七八千人,竟然全部都逃了出去。

    而在南门,彭式此时正遇到突围而出的祖郎大军,祖郎虽然和彭式之前并没有什么过节了,可是在张士诚的刻意诋毁下,祖郎已经将彭式当成了反复无常的小人,他对彭式早已充满了恨意。

    “彭式小儿,不知死活,看我今天斩了你的狗头,为我兄弟们报仇雪恨!”

    祖郎冲向了彭式,两人战了二十回合,彭式料定自己没办法留住祖郎,便只好拨马就走。祖郎正想追,可是转念一想,若是追过去的话,必然还会陷入左宗棠的围攻,所以他略一迟疑,便带着麾下将士向南继续逃去。

    大约走了不到二十里,折腾了大半夜,祖郎麾下将士也有些累了,祖郎看到追兵没有追过来,便下令大军原地休整。

    众人刚刚放下兵器,坐在了地上,忽然从四周再次传出了喊杀声,继而只见无数箭矢从四面八方射向了自己的大军,一时防备不及,许多人顿时命丧当场。运气好的,也都赶紧抓起兵器,十分不安地四处看着。

    祖郎心中一惊,立刻起身,带领兵马就准备再逃,可是他却发现前面已经有一支兵马再等着自己了。

    祖郎上前几步,手中一只大斧向着为首大将一指道:“你是左魁派来的伏兵吗?”

    那将哈哈一笑道:“我乃徐州牧麾下大将凌操,尔等山贼气数已尽,还不赶紧投降,更待何时!”

    祖郎一听,大怒不已,提着斧子便冲向了凌操。凌操岂会怕他,两人战了越有三十回合,不分胜负;但是祖郎心中有些急了,因为身后的追兵也开始追过来了。

    “哈哈哈,祖帅!如今你已经没有退路了,还不赶紧下马受降,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否则一旦被我抓住,定要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祖郎没有理他,手上的斧子更加卖力的砍了过去,凌操知道祖郎的勇猛,所以也在小心谨慎地接招。

    这时彭式的兵马终于才冲了过来,看到祖郎正和凌操大战,他连忙高声吼道:“祖帅息怒!张士诚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为何还要帮他?如今既然大势已去,不如早点投降,也好保住你这性命。”

    祖郎自然不会理会彭式的话,还是径直冲向了凌操;眼看祖郎冥顽不灵,彭式大叫一声,向着祖郎冲了过去。

    “哼,想要以多欺少?我岂会怕你们这帮宵小之辈?”

    祖郎不屑的一声言语,让凌操顿时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他向彭式大声吼道:“彭将军,我凌操独自战他即可!”

    彭式知道凌操的脾气,所以也微微叹了一口气,杀向了祖郎的麾下将士。

    祖郎哈哈一笑,“你倒是条汉子!来吧,就让我们战个痛快!”

    祖郎一斧子再次劈向了凌操,凌操手中长枪一挥,迎了过去。

    祖郎力大,越战越勇,凌操和他拼了几次气力,发现确实拼不过,心中有些不甘,咬牙和他继续拼斗下去。两人又战了三十回合,凌操此时更加着急,拿不下祖郎,他刚说的大话一定会被人笑。

    “啊!”凌操大吼一声,忽然手中长枪一抖,猛然变向,从侧面透过祖郎的大斧刺向了祖郎。

    “滴!检测到凌操触发技能胆气——其单挑斗将之时,面对力量型对手,对手武力-3;面对技巧型武将,自身武力+2检测到祖郎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6,统率70,智力65,正是57受凌操胆气技能影响,祖郎武力-3,当前祖郎武力降低至83”

    祖郎看到凌操忽然刺来角度刁钻的一枪,他心中一惊,大斧想要撤回,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好身子一个侧移,堪堪躲过这一枪,可是整个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便从马上摔了下去。

    凌操这时翻身下马,冲着祖郎不屑地笑了一声:“我也不占你便宜,我们下马再战!”

    祖郎不信邪,继续冲向凌操,可是这时候他才发现凌操好像已经吃透了自己一般,他再也找不到刚刚那种压制凌操的感觉了。

    “这样下去,我早晚要败在他的手上!”祖郎心中暗暗叹息。

    祖郎大步上前,大斧高高举起,再次攻向了凌操,凌操自然小心闪过,然而祖郎却顺势将斧子甩向了凌操的坐骑,瞬间就听到战马嘶鸣不已,鲜血飞溅。凌操看到自己的坐骑忽然惨遭毒手,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可是祖郎却忽然大步转身,冲向了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向着远方逃去。

    “尼玛!这个匹夫,怎么如此无耻!”凌操心中已经将祖郎骂了个狗血淋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