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4、张士诚用计突袭 左宗棠诈败攻城
    ,更新快,,免费读!

    484、张士诚用计突袭 左宗棠诈败攻城

    祖郎看到左宗棠已经败逃而去,便下令,立刻收兵返回山阴。

    到了城中,祖郎看到张士诚已经来到门前迎接,他策马赶过去,哈哈一笑道:“张大帅,果然一切都如你所料!”

    张士诚也嘿嘿一笑,“祖帅辛苦了,还是多亏祖帅神勇,才能大破左魁,不知有没有擒住他?”

    祖郎有些遗憾地答道:“被那左魁小儿跑掉了,不过也是狼狈不堪,为了逃命,看,头盔和红袍都丢弃不顾了,哈哈哈!!”

    张士诚虽然也感觉有些可惜,但是再想下也在情理之中。

    两人一起来到张士诚府中,此时张士诚已经摆下庆功宴,两人先饮了几杯以后,祖郎开口问道:“张帅怎么判定左魁此时攻打,是因为兵力不足,虚张声势?”

    张士诚嘿嘿一笑,“此事极易!之前左魁一直和我等对峙,没有发动进攻,只是因为其兵力不足;而前段时间,听闻吴铭小儿亲自率兵来攻,我还心中有些担心;紧接着,那狂徒祢衡忽然来此大放厥词,说什么吴铭乃是天命之子,这小儿确实有些愚蠢,以为用这样的话就吓到我张士诚,岂不知,他这样欲盖弥彰,我已经猜到左魁必然因为兵力不足才会出此下策。正好不久前探子来报,吴铭竟然名为攻我等,实际上却借道豫章,剿灭了杨奉孙权。故而我判断,左魁大军必然分兵去助吴铭。”

    听完这里,祖郎连连叹服道:“张帅神机妙算,自然是那左魁无名之徒所能比的。”

    张士诚心中倒是冷笑一声:我若是真的断定,自己就去了,只是担心其中有诈,才让你先去试探。

    “对了祖帅,有没有看到贼将黄忠?”张士诚又问了一句。

    祖郎摆了摆手,呵呵笑道:“虽然张帅之前提醒过祖某,但是却未曾见过什么厉害角色,只有那潘临叛徒护着左魁逃走。”

    “如此看来,黄忠也被吴铭调走,怪不得他能如此快速攻下豫章,活捉孙权,不过如此甚好,左魁经此一败,再也不敢小看你我兄弟二人。”

    张士诚这时才有些放心,也肯定了之前的判断。

    “张帅,如今之计,我等该当如何?”

    眼看打退了左宗棠的进攻,祖郎却也不敢放松,毕竟,吴立仁大军刚刚攻打完孙权,大军就在不远处的豫章,只要等到荆南平定,瞬间便能挥军南下,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这区区数千兵马了。

    “祖帅勿忧!我等暂且观察一番,以静制动,看那吴铭到底有什么反应,毕竟吴铭最大的敌人不是我们,而是许都的曹操。”

    张士诚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够,但是他却能清楚的看明白当下的局势,况且当初他起兵攻打会稽,也是受到曹操派出密使联络的。若是吴立仁真的要全力对付自己,他相信曹操不会按兵不动的。

    祖郎点了点头,“张帅所言极是,祖某愚钝,多亏张帅提点,以后如果有需要用到我祖某的地方,祖某一定义不容辞。”

    “无论如何,这几天,我们一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来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张士诚喜笑颜开,这番打的左宗棠丢盔弃甲,终于一雪前耻,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杀败的,可是张士诚的心中依然是开心万分。

    当晚,张士诚和祖郎一起喝的酩酊大醉,被部下扶回后,便开始呼呼大睡。

    第二天中午,张士诚的探子来报,说看到左宗棠的人马已经退回余暨,闭门不出,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这左魁小儿有什么本事,看来也不过如此,哼,吴铭,陈煦,田复,他日我定然让你等死无葬身之地,以报大仇。”

    左宗棠大败而回的消息,也在山阴县城中传开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终于得到了释放,张士诚令警戒的将士减少了一半,轮番休息。

    当天夜晚,山阴城上的将士有两人正在一边放哨,一边聊天。

    “让我说,既然左魁已经败走,现在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守夜,二哥,你说对不对?”

    被喊作二哥的人,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糙汉子,他此时却没有一点放松,摇了摇头道:“三弟,别放松,须知张帅的对手可是鼎鼎大名的吴公!即使左魁不怎么样,可是一旦吴铭亲率大军来攻,到时候只怕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被称为三弟的则是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人,胡须稀稀拉拉的几根,面色发黄,他听到那糙汉子这样一说,不由得呵呵笑了笑,“二哥你又瞎担心了,若是果然吴铭厉害了,到时候我们就投靠吴铭就可以了,反正这种事情轮不到我们担心。况且听闻张帅的名声不大好,以后结果如何,都很难说,所以啊,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二哥你说对不对?”

    那糙汉子被黄脸汉子这样一说,不由得也点了点头,虽然他不太赞同对方的某些观点,可是大体上还是如此。这样的身份,他们注定也不是能有什么决定的权利。

    “二哥,你先看一会,我去一边方便一下。”

    黄脸汉子嘿嘿一笑,将手中的兵器往城墙上一靠,说话间便已经顺着阶梯下去了。

    糙汉子此时正在思考着黄脸汉子的话,正在这时,忽然他听到一丝不寻常的声音,他睁大眼睛向着不远处望去,只感觉到有黑影在移动,他有些不太相信,就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果然,那黑影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有很多个。

    瞬时糙汉子便觉得事情不对劲,立刻高声喊道:“不好,敌袭!三弟,三弟,快去……”

    还没等他说完,糙汉子只觉得胸口一痛,他低下头一看,一支羽箭已经径直插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上。

    “敌袭……”

    糙汉子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起来,可是却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话。

    射箭之人,便是黄忠,在如此的黑夜,如此的距离,竟然能精准的将城墙之上的守军给射死,足见他的射术多么的惊人。

    不过其他门的将士还是发现了左宗棠大军的忽然出现,瞬时只见,山阴县城已经混乱起来。

    这时,左宗棠望着不远处的山阴,冷冷说道:“攻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