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9、吴立仁寄信劝秦昭 贾文和施计诈零陵
    ,!

    这时候秦昭连声说道:“孔明无须担心!昭现在没什么事,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这不甘焦孟二将之事,他们也已经尽力了。”

    诸葛亮摇了摇头,将焦赞孟良支使了出去,这时诸葛亮眼睛中有些心疼地看着秦昭道:“时明,你总是如此要强!将在谋而不在勇,你又不是不知,为何还要这般拼命。”

    “话虽如此,但是身为主将若是畏首畏尾,麾下将士又如何肯拼命呢?孔明放心,我自有分寸。”

    秦昭自然知道诸葛亮是担心自己,他心里也是十分高兴,诸葛亮也清楚秦昭的脾性,知道自己怎么劝也不会有用,只得摇摇头说道:“日后若是时明在上战场厮杀,亮定要跟随。”

    秦昭听到这,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孔明若要上战场,我秦昭可能就要一心护佑你的周全,再也无暇与人拼命了。”

    秦昭的话,让诸葛亮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十分固执地回敬了一句道:“是又如何?我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但是总有一张口,未必不能起到作用吧?”

    “好了,孔明不闲扯这些了。最近曹军有没有什么异动?陈将军率部驻守长沙,恐怕以后无暇顾及此处了。我等要早作打算才好。”

    诸葛亮点了点头,淡淡一笑道:“时明请放心,有公明将军在,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了,城中有许多百姓想要投在秦将军麾下,我令人挑选了一番,个个都是身手了得。等你伤好了再行查验一番。”

    诸葛亮的话终于让秦昭眸子一亮,欣喜万分。在长沙一战,无双军损失了近千人,这些都是秦昭辛辛苦苦带出来的,感情深厚。这番损伤着实让他心疼不已。自然,这批将士就是秦昭创立无双军,系统奖励的。

    正在这时,门外有侍卫高声报到:“启奏将军,主公派人送来书信!”

    诸葛亮一听,连忙让侍卫拿进来,他将吴立仁的书信打开,只看了一眼,便已经笑了出来,诸葛亮瞥了一眼秦昭说道:“看来时明的伤势已经让我主挂念在心了!主公如此,只是送了一封慰劳我们的无双大将军的书信,不知无双将军现在是否要看?”

    秦昭点了点头道:“快快读给我听!”

    说完诸葛亮便一字一句地读给了秦昭听,秦昭听完,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

    吴立仁最开始只是从系统的提示之中听到秦昭和裴元庆大战的消息,也不知道秦昭到底情况如何;等到上次围歼孙权之时,才从赵云口中得知秦昭的伤势不轻。他于是就特意写了这样一封书信,意在劝他以自身为重,千万不可逞强之类的。毕竟秦昭从一开始便是吴立仁看中的好苗子,若是真的一不小心折了,吴立仁定然会心痛万分。

    如今秦昭只要不是碰到很变态的猛将,自保应该是足够了,所以吴立仁最担心的就是怕他会拼死一战。这其实是和刚刚诸葛亮劝秦昭的话差不多,但是经过吴立仁的规劝,秦昭心里已经有些接受了。

    吴立仁带领大军来到了零陵,这个消息早已将零陵太守刘度吓了面色惨白,吴立仁的大名他岂能不知,所以当吴立仁刚安营扎寨完毕,刘度便令自己的儿子刘贤带着降表来见吴立仁。

    刘贤将降表交给吴立仁后,吴立仁看了看,又交到了一旁贾诩的手里,接着就问道:“文和以为如何?”

    贾诩看完只是笑了笑,继而又摇了摇头,吴立仁会意,大喝一声道:“来人,将刘贤拿下,明日砍了祭旗!”

    刘贤一听,脸色一变,立刻跪下,不停地磕头求道:“吴公饶命,吴公饶命啊!小的不知犯了什么错,才让吴公如此动怒!素来听闻吴公仁义,宽厚待人,为何独独对我刘贤如此?况且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还望吴公饶命啊!”

    吴立仁又看了看贾诩,贾诩则指了指刘贤说道:“主公有所不知,这刘度刘贤父子曾经是荆州刘表麾下,后来见孙策势大不能抵挡,就投降了孙坚;可是孙氏败亡之际,这两人又趁机反了孙家。如此反复无常的小人,现在不杀,早晚必成祸患!”

    这样的解释,让刘贤真的陷入了恐惧之中,他知道此时自己父子的生命便掌握在这贾诩手中,他对着贾诩又连磕了几个头,苦苦哀求道:“先生饶命啊!我父子二人也是为势所迫,不得不为啊!好生恶死,人之常情!还望军师明鉴!”

    贾诩呵呵一笑道:“诩言至此,还望主公明断!”

    吴立仁想了想,看着刘贤,叹了一口气道:“汝等虽然背叛孙氏,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却也是助我早日破了孙权,也算有功;可是若是让汝等继续待在这里,又实在令人难以放心。所以,刘贤,为了免除后患,为今之计,只能依文和之意……”

    话还没说完,刘贤立刻明白了什么,他连忙接过话道:“吴公放心,我这就回去劝我父亲,阖家老小都会搬离零陵,搬离荆州,若是吴公不放心,那就搬到徐州,下邳,还望吴公放我等一条生路!”

    听到刘贤如此识趣,吴立仁心中欣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便放你先回去,千万记得和令尊说清楚,若是今晚还没有答复,那明日休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吴立仁的话,刘贤恍如重生一般,立刻拜谢了一番,起身就赶紧离开了大帐,剩下帐中的众将士哈哈大笑起来。

    “文和,这样做会不会真的会让刘度父子拼死抵抗?何不等他们降了再缓慢图之。”

    吴立仁隐隐有些担心,能和平解决的,他自然不希望动用武力,一旦开战,必然会有损伤。

    贾诩却十分自信地答道:“那刘度父子乃是贪生怕死之辈,却又偏偏贪恋权势;若是主公准他降了,到时候若想再收回他们的权利,必然会引起动乱;不如一劳永逸,让他二人做个抉择。况且,以属下之见,这刘贤胸无点墨,胆小如鼠,今日这样一吓他,必然不敢再生异心;若是刘度妄想抵抗,刘贤必然会亲自开门献城,是与不是,今夜便知。”

    吴立仁自然对贾诩的判断颇为信任,况且大不了打一仗,这小小的零陵在吴立仁现在看来,可以说的上是不费吹灰之力。

    刘贤回到零陵之后,立刻便将去见吴立仁的情形一一报给了刘度听,刘度听完,不由得大怒道:“吴铭匹夫,竟敢如此小看我等!气煞我也,我与他势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