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6、张昭因私谏周瑜 杨奉泄愤难鲁达
    没过几日,吴立仁开始整编整顿豫章的大军,包括孙权的降兵和将杨奉的兵马。他将杨奉的兵马以分兵驻守之名,分兵三千,让太史慈率领前往柴桑,剩下约有三千人继续驻扎在南昌。

    杨奉虽然一万个不乐意,可是亲眼看到孙权的败亡,他哪里还敢反抗,只得心中暗自愤恨咒骂。

    吴立仁正想着怎么将孙权带到富春,让方金芝和周瑜报仇之时,忽然系统的一声提醒,让吴立仁不由得嘿嘿一笑。

    “滴!检测到白玉堂技能盗圣触,武力+3,智力+3,雁翎刀武力+1,当前白玉堂武力提升至93,智力提升至83。”

    “滴!检测到马忠技能捕神触——其进行伏击偷袭之时,武力+3,随机降低被伏击对象某项属性5点。受捕神技能影响马忠武力+3,单雄信武力-5,当前马忠武力提升至,单雄信武力降低至9o.”

    盗圣加捕神,单雄信你就是死也不亏了。

    吴立仁刚想到这里,忽然便听到:“滴!检测到马忠斩杀单雄信,单雄信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o,统率81,智力74,政治59,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32。”

    单雄信啊单雄信,别怪我心狠手辣,俗话说不怕贼偷害怕贼惦记,何况你还是这样的一个厉害角色。既然收服不了,这也是你选择的结局。

    宜当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自然,吴立仁说的这个霸王是指小霸王孙策,当初孙策就是托大,最后死在刺客之手。万一自己被单雄信处心积虑那么一刺,那真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只不过可怜的单雄信,到死也不明白,自己死在了谁的手中,眼前这些刺客的装束他完全不认得。

    又过了两日,便有附近村民向地方官报告:现了一具死尸。后来检查现死者正是单雄信,经过地方官府的详细调查,最后得出了结论——单雄信死于山越贼寇的报复。毕竟当初单雄信攻打许多山贼,和他们结下仇怨也是情理之中。

    吴立仁还是十分“悲伤”地为他祭奠了一番。戏,要做全套。

    吴郡,富春县。

    有一人踩着轻快地脚步悄悄来到了周瑜府门前,又左右小心地看了几眼,确认没有人之后,才轻轻地叩了一声门,这时周瑜开门一看,不由得面露笑容,一把将来人拉了进去。

    “子敬!多日不见,着实让人担忧啊!快与我说说,最近去了哪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来人自然便是鲁肃,鲁肃看到周瑜好好的,也放下心来,呵呵一笑道:“公瑾有所不知,当初长沙事,我便连夜逃出长沙,后来听闻公瑾又误入孙权之手,心中实在担心不已。再后来,肃先回老家东城县,想看看能不能招兵买马,后来听闻公瑾被陈煦救到了庐江,正欲前去寻找,又听闻公瑾返回富春。在来的路上,肃听闻孙权兵败被擒,想到孙氏基业如今已经落在吴铭之手,心中有些伤感,感慨万千。”

    周瑜听完,默然不语,好像想着很多事,这时候,鲁肃又小声问道:“听闻吴公曾亲自来请公瑾出仕,不知可有此事?”

    周瑜点了点头。

    “不知公瑾以为意下如何?”

    周瑜唉了一声,“伯符待我如亲兄弟,可是孙权恶贼暗中加害了伯符,我却不能为之报仇;吴公如今既然能为伯符报仇,瑜应当为其效力以为报恩,可是心中却有许多不甘,实在难以抉择!子敬一向世事看得通透,还望子敬良言告知,瑜如今该何去何从。”

    “虽然仲谋谋害了伯符,可是他毕竟是孙氏骨血;我等身为臣子不应该妄议什么;吴公夺了孙氏基业,公瑾不肯从之,也是情有可原……”

    鲁肃还没说完,却现周瑜一脸严肃地说道:“孙权恶贼,并不是孙氏骨血!”

    鲁肃听完大惊失色,连忙问道:“公瑾此言何意啊?”

    周瑜便将当初孙策和他说的话一五一十和鲁肃说完,鲁肃此刻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长叹道:“未曾想道,其中还有如此曲折!孙权奸贼,人人得而诛之!”

    周瑜更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吾恨不得生啖其肉!”

    正在这时,府内下人又来报道:门外有人自称张昭张纮,前来拜见主人!

    听到这,周瑜看了看鲁肃,呵呵一笑道:“此必是吴公派来的说客!子敬和我一起前去见见故人吧!”

    下人将二张引进来后,几人互相寒暄了一番,周瑜便率先问道:“两位先生,此来莫非是为吴铭作说客乎?周瑜生是孙氏臣,死作孙氏鬼,还请二位先生不必多费唇舌,回奏吴铭,让他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若是二公执意多言那休怪周瑜不念旧情了!”

    张昭张纮听到周瑜这番话,不由得有些尴尬,周瑜的意思是讽刺两人不忠,原本是孙氏之臣,转眼便成了吴铭的说客。

    不过幸亏张昭有先见之明,没有主动降了吴立仁,所以他也十分坦然,呵呵一笑对着周瑜道:“公瑾莫非以为我等皆是吴铭之臣乎?我等深受故主大恩,如今主公被擒,我等实在无力救之,特来求公瑾来拿个主意,救出主公,重新振兴孙氏!”

    周瑜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两人,“子布之言可当真?”

    “句句属实!”

    这时周瑜才舒了一口气,看了看鲁肃,又摇了摇头道:“孙氏子孙如今凋亡殆尽,只有故主还留下这一点骨血,可是如今还在襁褓之中,又如何能振兴孙氏!”

    张昭连连摇头,“公瑾有所不知,吴铭虽然擒得主公,但是并未曾加害,只要公瑾想办法救出主公,再图大事,有何不可?还望公瑾摒弃旧怨,与我等一起,扶保主公。”

    周瑜讽刺了二张一句,张昭便这样还了一句:你说我等不忠,若是你能不计较私怨,在长沙辅佐主公,那今日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看到几人在这样互相猜疑斗嘴,鲁肃已经忍不住了,连忙说道:“子布子纲,个中隐情,汝等不知,所以才不明白公瑾为何会弃官而去。那孙权恶贼其实不是孙氏骨血,故而故主不想将大位传给他;孙权便趁机加害了故主,所以公瑾才不得已离开以求自保。”

    二张听完,也和鲁肃一般的反应,这样的事情,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一时间几人都默然不语。

    过了好一会,周瑜才缓缓说道:“吴铭抓住孙权,必然不会放过他,子布岂能不知?刚刚所言不过都是戏言。吴铭前番亲自来访,我与子敬也在商量,为了孙传,如今投于吴铭,也是有益无害,只是世人不知其中隐情,如果贸然前去,岂非让人议论?故而一直迟疑不决。”

    张昭从震惊之中慢慢恢复过来,听到周瑜之言,他呵呵一笑道:“若是让世人知道这些事情,便会让孙氏名声受损,故而公瑾犹豫不决。其实公瑾何必担忧,我等专为公瑾解惑而来!孙权恶贼谋害主公,吴公为故主报仇,我等身为人臣,如今若是以拥立故主幼子之名,可求吴公封小公子为长沙太守,只是如今年龄尚小,并不履行职责,挂个虚名。公瑾可与方夫人等一起在下邳抚养小公子,如此则是万全之计,公瑾意下如何?”

    听到张昭这样一说,周瑜不由得双目一亮,高兴万分道:“子布之言实在令与茅塞顿开!只不过,我仍当为故主守孝一年,以尽臣子本分。”

    只不过此时的吴立仁还不知道,他的任务即将完成,原本他打算先押着孙权去富春县交到周瑜手上,让他欠着自己的人情,可是刑道荣的一句无心之言,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零陵太守刘度捉住了吴国太和孙尚香。

    虽然孙权不是孙坚亲生的,但是这吴国太和孙尚香却是孙坚的夫人和女儿,若是将她们两人一起送还给周瑜,这便又是一个人情。

    吴立仁带着麾下兵马,向零陵进,而南昌,留林冲、鲁智深两人各领两千兵马驻守,同时还有杨奉的三千兵马。

    吴立仁让杨奉暂时带领豫章太守之职,这让杨奉心中才稍微有些满意,临行前,吴立仁当着杨奉的面,特别嘱咐林冲和鲁智深,要好生听从这位车骑将军的话,配合杨车骑的工作等等,林冲和鲁智深自然连声应允。

    吴立仁离开后的第二日,杨奉便开始在校场召集将士演武,杨奉早早便来到了校场,到了校场之后,过了小半个时辰,林冲和鲁智深才带着人马赶到。

    这时杨奉冷冷看着两人,大喝一声:“林冲,鲁达,汝等可知罪!”

    林冲拱手问道:“杨将军,不知末将何罪之有?”

    “点卯迟到了半个时辰,汝等还不知罪?此慢军知罪,其罪当诛!”

    杨奉说完,林冲不卑不亢地答道:“杨将军有所不知,我等点卯时间一直都是辰时三刻,现在刚刚辰时两刻多一些,怎么能说迟到呢?”

    “辰时三刻?我点卯从来都是辰时一刻,你的那些规矩和我杨奉的不一样,如今你等在我麾下听命,就当听我的指挥。难道吴公临行前的嘱咐你们都忘了吗?”

    杨奉此时拿着鸡毛当令箭,就以吴立仁的话压住林冲和鲁智深,听到杨奉这样强词夺理,鲁智深忍不住大吼道:“杨车骑莫非是因为记恨前几日庆功宴上,鲁达说了几句戏言不成?”

    听到鲁智深这样一说,杨奉好像一下说中了心思,脸色阴晴不定,他冷哼一声道:“是有怎么样?今日你等迟到,虽然是吴公将士,我不会杀了你们,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林冲和鲁达押下去,各打五十,哦不对,各打一百军棍,以儆效尤!”

    这时立刻从一旁闪出几个杨奉的心腹将士就要去押林冲和鲁智深,然而鲁智深大吼一声,一用力便将这几个将士给震散。他上前几步指着杨奉说道:“无耻鼠辈,公报私仇!我鲁达是我主之将,岂能任由你这匹夫处罚?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我!”

    鲁智深忽然猛,让杨奉不由得咽了几口唾沫,他不知道鲁智深和林冲的功夫如何,但是林鲁二人却带着几千将士,若是真的起了冲突,杨奉必然不是对手。

    “鲁达!你想造反吗?还记得吴公临行前的吩咐吗?汝等要好生配合,听我的吩咐。”

    杨奉有些心虚地看着林鲁二人,可是鲁智深却并不吃他这一套,继续嚷道:“主公是让我等配合杨将军,但是却绝不是送到杨将军手上受尽屈辱的。”

    杨奉一时不知如何做当,只好连连好生劝道:“鲁将军切莫激动,刚刚本将只是戏言,为了试试两位将军的胆色,如今看来,二位将军果然是真英雄。今日校场比武,还请二位将军能够展露一番身手,让我手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一个教训。”

    说完杨奉便让鲁智深来到演武场上,让他一人对阵十个悍卒。这些士卒是杨奉精心为鲁智深挑选的,他不知鲁智深的本领到底如何,就先让这些士卒和他对上一场。

    比试的时候为了避免伤亡,不准带着武器,但是鲁智深却一点不惧,赤手空拳冲了上去。

    鲁智深比试一开始,就现这些士卒个个不简单,一个打十个已经让鲁智深有些疲于应付;可是这时,杨奉大手一挥,再次冲上去十个人。

    面对二十个训练有素,又配合十分默契的悍卒,饶是鲁智深一身本领惊人,却还是被这群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不知已经挨了几拳几脚。

    鲁智深心中怒气沉沉,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时候比武台下的林冲看到后,连忙对着杨奉拱手恳求道:“杨将军,鲁达兄弟学艺不精,末将替他认输,还望杨将军将他们都换下来吧!”

    杨奉听完,呵呵一笑道:“林将军不要着急,这鲁达必然该有很多本事,且容我等慢慢看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