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2、贾文和智激周瑜 陈元龙计破杨奉(下)
    ,!

    吴立仁呵呵一笑,“元龙之前可不是如此阿谀奉承之辈啊?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相求?但说无妨!”

    陈登哈哈一笑,“主公此言差矣!登有一计,可不费一兵一卒便能攻取豫章,收服杨奉,只不过此计只能由主公亲自来实施,故而才有此说,却非溜须拍马之言!”

    陈登的话,让吴立仁尴尬起来,身旁的贾诩和宇文成都等也纷纷笑了起来,吴立仁也笑着摇了摇头,“是铭失言了,元龙勿怪,只是不知计从何来?”

    “滴!检测到陈登技能胆志触发,自身智力+2,杨奉智力-3,当前陈登智力提升至95,杨奉智力降低至55.”

    听完系统的提示,吴立仁看着陈登,陈登却不慌不忙,“主公先请进城,我们进府再谈。”

    第二日,吴立仁亲自领五千兵马赶往南昌,这个时候,太史慈已经围攻南昌两天有余,期间太史慈遵照吴立仁的吩咐,只是稍微试探性的进攻了两次。并没有大举进攻,直到吴立仁的到来。

    当吴立仁的神威军出现在南昌城下之时,响亮的口号冲天而起,南昌的守军此时才意识到危险。

    这时杨奉还在府中等着单雄信的回来,忽然他隐隐约约听到了“神威神威,无坚不摧!”的喊声,杨奉脸色一变,他清楚的知道,这喊声代表着什么。

    “来人,快去看看,城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多久,守城将士便已经匆匆忙忙前来报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吴铭,吴铭亲自领着宇文锦等人,带领神威军杀来了!”

    听到这里,杨奉立刻瘫坐了下来,若是只有太史慈,他还有信心与之一战,等到单雄信回来,便可以反击。可是,吴铭,宇文成都,神威军,这三个词在一起,杨奉的眼中只有一片烟暗。

    “来人,传令下去,坚守城池,不得出战!”

    杨奉这个命令传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还有什么前途,想到之前吴立仁已经放过自己一次,杨奉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吴公能不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再饶过我一次。

    杨奉全身披挂完毕,来到城墙之上,向城下看了看,高声喊道:“杨奉请徐州牧吴公出阵答话!”

    吴立仁听到报告后,策马走出阵,宇文成都和花荣紧紧跟在他的后面,这时候,杨奉已经看清确认,城外之人正是吴立仁。

    他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对着城下吴立仁拱了拱手,高声喊道:“吴公别来无恙乎?”

    吴立仁也回了一礼,哈哈一笑道:“杨将军又见面了!”

    杨奉尴尬笑了笑,“奉与吴公也算有些交情,只是不知今日为何大兵压境,扰我城池啊!”

    “杨将军此言差矣,豫章本是我扬州之地,昔日为了和孙伯符结盟,故而让与孙氏;如今伯符英年早逝,我与孙氏重燃战火,这豫章自然还是要收回为好。将军若是识趣,早早开门献城,否则以后若有任何休咎,都与我无关。”

    吴立仁的话,让杨奉不敢有半分反驳,这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即便没有任何理由,他要是想攻打,自己也没有一点脾气。

    可是如此被威胁,杨奉还是有些微怒,脸色一暗,转身就离开了。

    吴立仁哈哈一笑,这时只见花荣张开弓,搭上了一支箭,此箭杆上绑了一封书信,只听得嗖的一声,箭如流星般射到了杨奉的军的旗杆上,守城将士慌忙将那箭拔了下来,将书信送到了杨奉手中。

    杨奉有些狐疑地打开信一看,原来正是吴立仁写的亲笔书信,书信的开头便是徐州牧吴铭拜于大汉车骑将军麾下,这让杨奉不由得有些喜出望外,信得内容很简单,开头盛赞杨奉当初的救驾之功;又写到吴立仁现在奉诏讨贼,若是杨奉如此助纣为虐,便将以往的功劳全都丢弃;若是现在献城投降,吴立仁便上表奏明杨奉的功劳,保他加官进爵。

    杨奉拿着吴立仁的信,沉思了片刻,虽然他不知道吴立仁所说的加官进爵有没有可能实现,但是若是如今不投降,那便会玉石俱焚,性命都危在旦夕。

    杨奉想了许久,最终在吴立仁的大棒加胡萝卜的策略下,杨奉决定开城投降,和吴立仁合作。

    自然这封书信,便是陈登献出的计策,吴立仁听完陈登的计策后,不由得连连点头,这和历史上陈登说服韩暹杨奉时的情况差不多,所以吴立仁一点多没有怀疑。

    吴立仁大军进城之后,便立刻控制了南昌的所有防务,杨奉邀请吴铭等人来到太守府,共商讨贼大计,正好单雄信赶了回来,便看到了眼前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一幕。

    “主公!吴铭奸险,殊不可信!与其合作,无异于与狐谋皮!主公,末将愿意先斩吴铭小儿之首级,再与主公一起奔逃而出,再做计较。”

    听到这里,吴立仁身边的宇文成都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凤翅镏金镋往地上一撞,沉声吼道:“单通匹夫,汝想找死,我宇文锦就成全你!”

    听到宇文锦的名号,单雄信心中还是不由得一惊,但是他却丝毫没有示弱,不过此时杨奉却连忙满脸堆笑看着吴立仁道:“单通不知礼节,多有得罪,还望吴公恕罪!”

    吴立仁呵呵一笑,起身来到了单雄信旁边,看着他一脸戒备的模样,吴立仁有些叹息道:“单将军貌似对我很有成见,不知到底是为何?”

    单雄信冷哼一声,十分不屑地答道:“吴公起于微末,若不是奸险狡诈,怎么会有如今的成就?寄于下邳夺其郡,受恩于陶公夺其州,后又取江东诸郡,若不是汝使用阴谋手段,岂能如此如意乎?汝可骗尽天下人,但是却骗不了我单通!”

    吴立仁此时被单雄信的话激得火起,高喊一声:“宇文将军,与我好好教训这悖逆之徒!”

    宇文成都应声而出,拔出腰间的佩剑,便砍向了单雄信,杨奉早已吓得大惊失色,连忙冲到吴立仁的面前,哀求道:“吴公息怒啊!单通鲁莽,实在是奉管教不严,还望吴公看在某的面子上,饶了他这一次。”

    “若有下次,汝等二人同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